|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四百五十一章 夺之奥义
  在叶楚的四周,出现了一道道花印,花印花瓣娇艳无比,似芙蓉而更香,如山茶而增艳。.美艳的浮现在叶楚四周,这朵艳花一出,那百花瞬间失色,只能沦落为它的陪衬。

  繁花似锦所有的一切,只不过为了衬托这朵花印。

  “情花!”金娃娃愣愣的看着这朵似芙蓉而非芙蓉,似山茶而非山茶的花朵,问着其中散发出的清香,金娃娃愣愣的看着面前的花朵。

  情花!生于极西之地!娇艳而又馨香!馨香带着醺醺然的酒气,传言情花是天上仙花堕落而下,坠入凡尘沾染**,导致原本珍贵无比的天仙之花堕落,沾染了世俗的毒性。

  传说只要情花染体,只要一动情,就元灵激荡,身体剧痛。这是凡间一种极其恐怖的毒花,尽管妖艳美丽,但越妖艳情花越毒,传言最毒的情花,绝强者被刺都动情就死。

  金娃娃愣愣的看着叶楚身前一朵朵情花绽放,繁花似锦更加绚丽无比,因为情花,叶楚四周万花更是增艳。

  馨香浓厚,情花一朵朵绽放,让金娃娃都要迷失在其中一半。这让金娃娃吓了一跳,赶紧后退几步,屏住呼吸。

  情花非凡,毒性绝世。叶楚的情花虽然是幻化的,可鬼知道是不是也有无限毒性。

  金娃娃不解,细细的感知,但他只见到绚丽和清香,并没有发现其中有什么凶险。在金娃娃的疑惑中,他很快见识到其中的不凡。

  情花突然绽放,一股浓郁到飘飘欲仙的酒香弥漫开来,于此同时,叶楚的气势疯狂的提升起来,恐怖的气势震动,化作巨龙盘旋,直冲云霄,生生的激动出虚空爆发出巨响。lingdian

  恐怖的声响让人心惊不已,浩瀚的气势震动,直冲云霄而去,这股气势一处,四周的巨石树木直接被掀飞,叶静云等人离叶楚很近,身体也被甩了出去,叶楚爆发的气势宛如巨大的龙卷风一样,恐怖的让人头皮发麻。

  尽管叶静云他们实力暴涨了,可看着叶楚四周缠绕的万花,特别是娇艳无比的情花时,她们还是忍不住心跳加速。

  万花化作巨龙一般,把叶楚包围在其中,恐怖非凡的气势不断的攀升上去,情花绽放,叶楚踩在万花化作的龙头之上,整个人气势如雷。

  这一幕足以让叶静云等人心悸了,但让他们更为惊骇的是,叶楚身上突然喷涌出一股悲凉,狂暴的戾气。

  这股气势也十分恐怖,横扫而出,金娃娃感觉自身元灵都受到奇异的玄理牵引,气海中运行的灵气都缓慢了几分。

  而相反,叶楚的气势却再次增加了几分。这种感觉让金娃娃一愣,目光猛然的射向叶楚。叶楚身边的情花突然消失,叶楚四周的日月精华冲入叶楚体内,叶楚瞬间步入五重玄命境的层次。整个人肉身光华四射,得到了恐怖的淬炼,荧荧发亮。

  叶楚全身的气息猛然的收敛起来,四周缠绕的万花消散。叶静云一群人都愣愣的看着叶楚,心中依旧震动。

  刚刚叶楚情花暴动,让她们感觉到一股极其难受的感觉,仿佛自己都要狂暴发燥。体内的灵气都消减了几分似的。

  金娃娃望着叶楚,眼睛眯着,对叶楚施展的繁花似锦惊异非凡。不只是能以意纹融入其中,更是以绝世之花点缀其中。想到刚刚那股气势,金娃娃就觉得心跳加速,那不是一个五重玄命境能爆发出来的气势。

  “情花?至尊意演变出来的!”金娃娃不凡,能看出其来历。只是,他不知道叶楚怎么能在其中感悟出这东西。

  “传言那把剑中有着绝世秘密,可能有至尊的秘法,你从其中感悟了什么?”金娃娃好奇的问着叶楚。

  叶楚此刻也沉默,他感受的到一朵朵情花并没有消散,反而遍布到他全身,融入他的血肉中。想到这些天的感悟,叶楚也心惊肉跳。

  “奥义!”叶楚对着金娃娃说道,尽量语气平淡。

  “什么?”金娃娃吼叫,整个人身体爆的站起来,瞪大眼睛看着叶楚,“你再重复一遍,你说什么……”

  金娃娃紧紧的捂着胸口,觉得心要从其中跳出来。那两个字的意义非凡,能得其者,比起得到一件至尊器都更有效果。

  “这就是至尊剑的秘密!”叶楚说道,“每次迷失,就能感悟其中的真意,另外至尊留在其中的绝世秘法,而这套绝世秘法,就是奥义!”

  叶静云张着那张樱桃小口,人呆呆的站立在那里,只觉得双脚无力了起来,被这句话震撼到了。杨慧杨宁在震惊后,又马上露出了兴奋之色,也不知道她们为何兴奋。

  “奥……奥义!”金娃娃自认自己见识无数了,定力非凡。毕竟他见至尊器都见过,还会因为什么而失色。

  但此刻听到奥义这两字,还是觉得心要跳出来,他努力的让自己保持几分平静,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语气平静,可依旧有着几分颤音:“什么奥义?情?”

  在金娃娃看来,情圣的奥义,应该就是情了,因为花也是情。

  “不!是‘夺!’”

  “嗯?”金娃娃不理解。

  “‘夺’能夺天地灵气,夺万物生机,夺世间情感。当然,也能夺修行者的灵气塑灵之气。能夺别人气势为己用,能夺其功法,夺其寿命,夺……夺世间一切可夺之物。”

  叶楚说话之间,手臂一挥,落在一颗树木上,这颗树木瞬间枯萎,其中的勃勃生机没入了叶楚的身体中。

  这一幕让金娃娃愣愣的站在原地,想到刚刚自身灵气运转缓慢,甚至溢出体外,而叶楚气势却增加,这让金娃娃心跳了跳。

  “夺天地之可夺之物,这是一种何其的霸道。”金娃娃无法想象,但只是看着那颗生机被夺的树木,他就知道其恐怖。

  一个修行者,生命有限。可要是能夺别人生机,那他岂不是……要长生?

  想到这点,金娃娃心的要跳起来。这就是奥义的恐怖吗?果真非凡!能夺天地一切,那是不是代表世间最大的强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