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四百四十章 金娃娃之难
  第四百四十章

  金娃娃以奇异的意境想要从叶楚这里夺取一些金块,可任由他如何驱动,叶楚都没有迷失的迹象。这让金娃娃想到叶楚拥有至尊意都没迷失,他不由打消了这个念头。

  心中却有些气急败坏,这一路而来,他在各个城池都做财神,纳了不知道多少金块。没有想到在这里碰到叶楚,这让金娃娃忍不住大骂了一声晦气。

  “你死到这里来做什么?”金娃娃有些气急败坏,虚空幻化的巨大金殿也消失。身上那缠绕的金光同样消弭,没有这些神棍的光华,他瞬间从财神跌落到一个死胖子。

  叶楚翻了翻白眼,很鄙夷的说道:“你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

  金娃娃无力和叶楚争夺,只是光华一扫,堆积在地上如山的金子都消失,这让叶楚盯着金娃娃。虽然叶楚很不满这死胖子,但不得不承认这死胖子的强悍,那堆积如山的金子起码有着数万斤,可他居然轻而易举的就收取了。

  原本被金娃娃迷失的人恢复过来,一个个怒视他,想要夺回金块。可金娃娃信手一挥,这些人都飞了出去,虽然没有受伤,可都到了百米之外。

  这一幕让人吓了一跳,知道金娃娃有多么强势,不敢再轻易出手。

  “碰到你真晦气!”金娃娃嘀咕了一声,但又取出一物,丢给叶楚说道,“老疯子猜测,你也快到五重玄命境了,这东西让我碰到你时丢给你。”

  叶楚接过玉盒,没有当着众人的面打开,这么多人注视,叶楚不愿意被惦记。老疯子带来的东西,总归不会是凡品。

  不过,叶楚倒是惊讶老疯子看的透彻,他如何得知自己快达到五重玄命境了。

  “老疯子不是让你到未央州找青弥山势力吗?”金娃娃嘀咕了一声,当时他拿这东西去找青弥山弟子,但都说没见过叶楚,只能让他到外寻找。

  金娃娃一直觉得叶楚很蠢,此刻就更觉得叶楚蠢,找到青弥山在未央州的实力,可以开多少方便之门啊。叶楚居然傻不拉几的不知道去夺取一点资源,要知道他此刻的身份可是青弥山核心弟子,拥有的权限不低。

  “鬼知道这未央州青弥山势力在那里!”说到这叶楚也气愤不已,这些天被白心白柔追杀,也想找到青弥山的势力避避风头,甚至拉出几个人让白心白柔见识一下自己的强悍。可是,他根本就没有见到一个青弥山弟子。

  金娃娃很鄙夷的看了叶楚一眼:“青弥山势力可在未央州深处,难道你不知道,越往中心走,未央州就越适合修行吗?”

  叶楚自然知道这点,只不过要往深处走,也要一步步来啊。而且,实力不够的话,冒然进去凶险万分。

  叶静云听着金娃娃和叶楚谈话,心想叶楚果然和金娃娃关系匪浅。而且听他们的意思,好像共同师承一个老疯子。

  杨慧杨宁也眼睛一亮,虽然不知道那个老疯子是谁,不过见她能培养出金娃娃如此人物,肯定是一个绝世人物,要是如此的话,那叶楚……

  金娃娃刚想说什么,面色却猛然的一变,怒视着一方:“该死的。这混蛋怎么这么快就追上来了!”

  金娃娃腾空而起,身上震动着金光,目光瞭望一处。

  “金娃娃,此次看你往哪里走!”一声雷鸣巨响响起,从远处激射出一群人,每一个人都身着彩金铠甲,声势浩荡,最弱的实力都不下于王者。

  为首的是一个青年,青年目光如炬,闪动着雷光,站在一众人前面,身着七彩盔甲,头戴帝冠,手持七尺长戟,如同一个战神一般,直直的立于虚空,身后的追随者如同神兵天降。

  “嗤……”

  每一个人看着如此一幕都倒吸凉气,包括叶楚在内。为首的青年他看不透深浅,可是身后的追随着可是每一个都达到了王者的实力,并且一身都是日月之器包裹。

  这是何等手笔啊,叶楚愣愣的看着为首的青年,又看了一眼金娃娃,不知道两者有什么恩怨。

  “小毛虫!本财神不和你计较,你不要惹本财神发怒。”金娃娃怒视对方,身上金光闪动,再次光彩夺目的如同一个神灵一般,全身富贵。

  “金娃娃,你此刻不是一个落魄世子而已,真当自己还是财神之子不成?”手持长戟的青年盯着金娃娃大笑道,“自欺欺人而已!”

  金娃娃被踩了尾巴似的,跳起来吼道:“你才落魄世子!本财神是天下最富有的人,本财神有的是金子,信不信我用金子砸死你!”

  金娃娃说话之间,掏出大把的金子,狠狠的向着青年砸了过去。

  “去死!本财神用金子压死你,世上没有人比本财神富有,本财神是你们仰视的存在,从未落魄过。你家财落魄,你祖宗十八代都是吃屎长大的!”金娃娃怒吼,大骂之间,一块块金子砸出去,口中不断喊着要用金子压死他们。

  长戟男子怒视金娃娃,金子砸到他身边,都破裂爆碎了开来,化作金粉洒落空间,迎着阳光十分耀眼。

  叶楚看着长戟男子,心中疑惑至极,不知道这是哪里冒出来的人物,居然敢叫板金娃娃。而且,金娃娃难到以前还是财神之子不成?

  金娃娃显然被对方刺激到了,金子不断的砸出去。对于金娃娃来说,金子都是他的命,一块都舍不得拿出来的家伙。可此刻居然不断砸出去,显然是已经疯掉了。

  “废物就是废物,躲了这么多年,还不是被我发现。既然如此,那就死吧!”长戟青年喝道,喝声之间,响声震动云霄,震动之间万物暴动,随之颤动,当真有着无穷的绝世锋芒。

  叶楚呆滞的看着这一幕,心中为青年的强势而震动,这个人太强了,强的出乎他的预料。

  叶静云却呆滞在原地,望着青年额头的印记,她不由想到了另外一个传说。只不过,想到这个传说,看着金娃娃的眼神惊恐不已。

  他连那个家族的人都敢惹?是疯了,还是他也身份不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