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四百二十九章 白心之怒
  第四百二十九章

  叶楚原本准备服用一颗的,但得知玄命境只能服用一颗,叶楚终究打消了这个念头。(,)这样的好东西应该到关键时候用,境界越高服用价值越高。要是此刻只是为了三重到四重服用的话,未免就太浪费了。

  晋级丹有八颗,叶楚给了杨慧杨宁一人一颗,当然叶静云不用他给就抢夺了一颗了,其他的叶楚再次放到玉盒收起来!

  有着大把的资源,四人心情也异常的舒畅。叶静云完全把这些资源当是自己的,青元丹当做豆子嗑,实力也晋级的极快,短短时间居然追上了叶楚,达到了三重玄命境的层次。

  这倒是让叶楚惊异的看了一眼叶静云,心想不愧是叶家的嫡系血脉,修行速度非凡。叶楚完全看的出来,叶静云用青元丹修行的时候,施展了秘法,才能让青元丹的药效全部吸收,而且吸收速度极快。

  “不要羡慕!我说过达到玄命境后,对于我们这类人来说是巨大的蜕变!”叶静云说道,“你是人杰,蜕变的更加恐怖,只是你没有相应的秘法而已,要不然修行起来比起我还要快。”

  “修行秘法?”叶楚疑惑,但随即又笑道,“把叶家的秘法教给我用用?”

  叶静云翻了翻白眼道:“不是本姑娘不教给你,而是这套秘法需要叶家浓厚的血脉之力,你身上叶家的血脉之力极其稀薄,根本无力驱动。就算传给你,也无用!”

  “靠!这世道真变态,连修行功法都欺负人。”叶楚嘀咕的骂了一声,心中十分不平衡。

  “你身为人杰!按理说足以逆天了,可是为什么发现你和普通修行者没什么两样?别告诉我你没有师承!就你以前那废材模样,要是没师承能蜕变到如此实力,打死我都不信。”叶静云好奇的看着叶楚。

  “有师承不代表就拥有秘法。”叶楚心中也在破口大骂,心想老疯子果然不靠谱,人家的弟子族人都是高富帅,要什么有什么。可自己却如同一个臭**丝,要什么就没什么,一切都要靠自己闯。

  “靠!亏老疯子自成自己多牛.逼,说无心峰也算圣地之一。现在看来,算个屁圣地。穷的叮当响不说,连一些靠谱的修行秘法都没有。”叶楚心中大骂,但也无可奈何。

  叶楚当然不知道,不是老疯子不给他修行秘法。相比之下,无心峰修行秘法绝对是惊世的。不管是欧奕金娃娃还是睡古,他们的修行秘法拿出来,都能让世间震动。

  可问题是,叶楚碰了至尊剑。老疯子不敢随意给他太过强势的秘法,特别是拥有道法玄理的秘法,因为怕刺激至尊意,让叶楚更快陷入迷失。

  所以老疯子才会说,叶楚的路一切要靠自己,能走到那一步都要靠他。

  “可惜你一个人杰了!尽管确实非凡,但要和真正的人杰相比,还是差距极大的。因为真正的人杰,他们的底蕴太过深厚了。”叶静云说道,“就算是我,真要施展秘法和你交手,你也不见得是对手。”

  叶静云的话让叶楚无力吐槽,这一点他根本不怀疑。

  像叶静云谭尘那样的人物,都不知道有多么深厚的底蕴,身上的拥有的秘法自然不用说。叶楚无法和他们相比,他也不想和他们相比。

  路还是得靠他自己走出来,就算是他们的先祖,当年不也是一无所有吗?既然对方的先祖能走出让人惊世的路,叶楚相信他也能。

  “不过,你那实力能瞬间达到王者的秘法,却也惊世。”叶静云盯着叶楚灼灼的说道,“算的上绝世秘法,有这一套秘法在身,你面对人杰也不用怕。”

  “……”

  叶楚直接无视这个女人,从这个女人炽热的眼神中,叶楚完全能看出对方的意思是什么。只是,这秘法无法只适合他使用,叶静云再打主意也没用。

  “小气!”见叶楚不搭理他,叶静云嘀咕了一声,十分不屑的说道。

  叶楚无所谓的耸耸肩,从怀中取出一物,这一物不是别的东西,正是在皇者库房中得到的煞灵术。

  叶楚此行得到的东西有不少,不管是玄石还是日月之器都是非凡的,但没有一件东西能让叶楚如此在意。煞灵术作为煞灵者的独有手段,叶楚早就想要学习了,只是一直不能入门而已。此刻能有,也算圆了他一个心愿。

  手有些颤抖的打开玉书,心神融入其中,想要见识一下煞灵术到底如何非凡。

  ……

  冰皇城池中,白心白柔带着斧王一群人前来,她们看着残败的宫殿,面色阴沉到极点,在她们面前,跪着的是老花,此刻老花身上带着血痕,全身颤抖匍匐在地上,满是惊恐之色。

  “嘿嘿,花王!能不能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斧王对面前的老者早就看不惯了,当初仗着冰皇的信任,对他们可没有少欺凌。现在终于报复回来了,数个王者围攻,打的他吐血了。

  老花后背冒着冷汗,原本以为冰皇死了,他将是这里的主人,却没有想到两个女人前来接手,并且是狐皇的代言人。斧王一群人直接叛变臣服她们。

  “花王,你不会是监守自盗吧。啧啧,胆子倒是不小。”斧王嘿然一笑,巴不得白心白柔要处死这老家伙。

  老花吓了一跳:“两位大人明见,这不管老夫的事情,这是一个人引起的。”

  白心白柔看着残败的城池,深吸了一口气,但胸口那口气怎么也顺不过来,这是一个皇者的宫殿啊,其中多少财富,可是一夜之间全没了,白心白柔想象都觉得肉疼。

  “说吧!谁做的?”白心语气中带着强烈的杀意。

  “是叶楚!”老花赶紧说道。

  “是他!”白心心猛的一跳,不由想起叶楚走之前说的一句话,说要她们后悔,难道就是这?

  “就凭他一人,能把一个宫殿弄成这样?”白心哼了一声。

  “他说冰皇已死,煽动整个城池的修行者抢夺宫殿。而且,他留下了一句话……”说到这,老花偷偷的看了白心白柔一眼。

  “他说什么?”白柔问道。

  “他说……他说:高尚善良又英俊的美少男叶楚到此一游过,感谢你们的照顾。”老花终究还是咬牙说出来。

  “叶楚!你找死!”白心终于忍不住爆发了,看着残破的宫殿,肉疼到极致,这原本是属于她们的东西,此刻白心被满腔怒火填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