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四百二十六章 死了呢?
  再次抢了不少石架上的青元丹,手镯中的空间就没有多少了。(,)这让叶楚忍不住嘀咕了起来:“可惜了,叶静云的空间器空间不大,要是能再大一点就好了,这么多青元丹,居然拿不走了。”

  叶楚看着面前一排排的青元丹,觉得肉疼无比。这些青元丹要是能全部拿走,他们修行资源怕是数年内都不用愁了。

  “竖子滚出来!”外面有修行者怒吼,暴动出恐怖气势。

  叶楚没有理会他们,目光在四处打量,最后发现一个奇特的石架,这个石架上十分空荡,只有少数几颗丹药在上面,丹药无奇,黑乎乎的卖相十分不好。

  叶楚看着这几颗丹药疑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不过见它们单独放在一个石架上,而且石架和别的更加有光泽,叶楚心想应该是好东西。取出一个玉盒把它们装起来。

  外面有修行者冲进来,叶楚再次取走不少青元丹,当玉镯完全灌满后,叶楚才身影闪动向着外界激射而去。

  “滚开!”有修行者挡在叶楚面前,叶楚怒吼一声,以恐怖的力量暴动而出,直射其中一个修行者而去。

  叶楚的实力非凡,一击而出,这个修行者瞬间惨叫断命。

  “不想死的滚开!”叶楚吼叫一声,声音如雷。

  “敢闯库房,死!”有修行者怒吼,是一个五重玄命境,一击直接向着叶楚要害攻了过来。面对如此强者叶楚也不敢小视,整个人突然有着悲苦的气息涌动,手臂上有着花印浮现,直接一掌击了出去,气息涌入到对方的身体中,瞬间磨灭了他的生机,这个人化作枯树皮一样,死的极其凄惨。

  “挡我者死!”

  叶楚之前说话没有人怕,可是看着一个五重玄命境死的如此凄惨,他们终于惊恐了,叶楚气势所过之处,都忍不住后退了起来。

  “他不过就是一人,宫殿却有着无数修行者,就算王者也要陨落在这里。”有修行者大喊,为自己这一方大气,率先带人冲向叶楚,恐怖的力量合力暴动而出,交缠在一起,恐怖异常。

  叶楚哼了一声,剑意暴动而出,剑意经过迷失后,更为凌厉锋芒,暴动而出直射对方而去,恐怖的剑意爆射,配合叶楚的彩纹煞气,激射而出。

  “死!”

  叶楚说话间,顿时有着数个修行者惨叫,一个个身体倒在地上,直接被叶楚的剑意贯穿身体。

  “嗤……”阻拦叶楚的修行者都冒着寒意,望着叶楚更加惊恐了起来。

  “不想死的都给我滚开!”叶楚吼叫,气势震动之间,极为不凡。

  就在众人惊恐,看着叶楚行走而避开的时候,从外面冲入几个修行者,每一个都气势惊人,恐怖非凡。

  “大人!”围着叶楚的一群修行者看着这几个人,面色大喜过望,这是守护宫殿的几个玄命境上品,实力非凡,可以挡住面前这个少年。

  “敢闯库房!死!”几个修行者暴怒,气势震动,确实恐怖至极。玄命境上品的实力暴露无遗。叶楚看着这一幕也面色凝重,玄命境上品的力量十分不凡,他就算动用秘法,也不见得能挡住,何况对方有着数个之多。

  其中一个玄命境上品直接一掌向着叶楚的胸口拍了过来,出手狠辣至极:“不知天高地厚,敢来这里闹事,当自己是皇者吗?”

  叶楚驱动自身全部的力量,化作煞气和花印配合,一击直接震动而出,两人都倒退数步,手臂颤动。

  “好强!”叶楚心惊,玄命境上品确实不凡,他十成力量配合悲苦花印也才面前抵挡住。

  但叶楚并不知道,他能做到这点何等强势。一个三重玄命境和玄命境上品是一个天一个地的差别,在外人开来,玄命境三重是不可能和上品交手的。即使是和叶楚交手的这个修行者,也是把叶楚当做玄命境上品。

  “这小子有上品的实力,我们一起出手,震杀对方!”和叶楚交手的修行者大喝,对着同伴说了一声,再次涌动出恐怖的力量,直接震杀叶楚而去。

  “本公子说过,挡我者死!”

  叶楚声音森冷,但在别人看来却是一个笑话。一个玄命境上品尽管强悍,可在这个地方却只有死路一条。

  可是修行者一击再次和叶楚交锋在一起,他却直接惨叫倒飞出去,手臂锻炼,骨头碎裂声响起,整个人口吐血液,身上腐蚀了一片,在地上没有挣扎几下,就死于非命。

  “……”

  每一个人都被这一幕吓到了,一个个呆滞的看着叶楚,神情惊恐不能自主,这其中包括几个上品玄命境。

  “煞气!”他们吞了吞唾沫,后背有着凉意涌动而出。

  只不过,当他们感受到叶楚身上震动而出的气息时,更加惊恐不能自主。

  “他是王者!”他们终于不能淡定了,王者是何其人物?绝对不是他们所能抗衡的!

  叶楚的气势喷涌而出,澳门赌博网站:挡在前面的修行者无一敢挡路,叶楚走出库房,余下一群人颤颤巍巍。

  叶楚走出库房,可还未来得及高兴,在一侧就有着一股恐怖的劲气爆射而来。这让叶楚面色猛然一变,身影快速的闪动,避开这一击。

  恐怖的劲气砸在叶楚刚刚站立的位置,直接砸起的漫天的碎石,在叶楚站立出的一座巨大石狮直接被轰的粉碎。

  叶楚倒吸了一口凉气,心想信号自己闪躲的快,要不然凭借着这一击的力量他足以重创。

  “王者!”叶楚死死的盯着刚刚偷袭他的方向,只见那里走出一个老者,老者气势滂湃,不比叶楚差。

  “阁下反应倒是不错,让你逃得了一命。不过敢来库房抢夺,胆子也未免太大了一些。”老者盯着叶楚,一双瞳目射出了冷冽的光芒,直直的扫视叶楚。

  “哈哈哈,本公子想要就来了,有什么胆子大不大的。”叶楚大笑道。

  “大言不惭!”叶楚嚣张的口气让器怒喝道,“仗着自己有几分实力就为所欲为,在皇者面前,你不过是蝼蚁而已。”

  叶楚大笑了起来:“要是你们还有皇者,我自然有多远逃多远,不敢招惹你们。可是,你们的皇者要是死了呢?”

  叶楚的话让四周一片平静,一个个呆滞的看着叶楚,心中翻起惊涛巨浪:“他说什么?冰皇大人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