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三百六十五章 是他!
  杨宁对于身为未央州的居民,对于那个传说也不陌生,对叶楚和叶静云解释道:“当年数位绝强者镇压恶龙后,并没有收取龙血,反而任由龙血化作湖泊。i^这其中也是有缘故的!”

  “什么缘故?”叶静云好奇问道。

  “数位绝强者都是大德之人,他们当年重创恶龙,心中记挂恶龙对未央州造成重创,就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用龙血湖帮助修行者改变天赋,让未央州再次繁华起来。但又因为未央州修行者无数,而龙血湖有限,他们就设下了条件。”杨宁说到这顿了顿,继续开口说道,“几位绝强者商量之后,就以大手段设下屏障,唯有年轻一辈,有成就强者可能的年轻一辈才能进入龙血湖中。”

  “唯有年轻一辈才能进入其中?”叶楚惊异,目光盯着血光翻滚的龙血湖泊。

  “几位绝强者认为浪费资源给普通修行者,还不如集中给天赋优秀的年轻一辈。”杨宁说道,“当然也有人不满,想要强行突破屏障进入其中。于是在又一次龙血湖出世时,有众多修行者合力出手,组成绝世之阵想要突破屏障。这一次,出现的强者无数,甚至有‘夺天地之造化’的恐怖人物。可就是如此,依旧未能突破屏障,反倒是惹怒绝强者留下的意,直接震杀这众多修行者,连带‘夺天地之造化’的恐怖存在,都尸骨无存。这就是龙血湖的另外一个传说。”

  “夺天地之造化的强者都被震杀的尸骨无存?”叶楚心猛然的跳了跳,这才知道屏障多么恐怖,直直的盯着被血光覆盖的龙血湖,再也没有轻易出手。

  “这么强势?”叶静云也咋舌不已,望着龙血湖目光更加炽热。能让绝强者留下这样的手段,足以证明他的珍贵。

  “那怎么样才算满足条件的年轻一辈?”叶楚好奇的问着叶静云。%&*";

  “首先要未满三十岁!其次,要通过屏障的认可!”杨宁说道,“通过屏障的认可很简单,就是证明你的意境强悍,有着足够的天赋能成为强者。”

  听到杨宁的话,叶楚和叶静云倒是松了一口气。这两个条件,倒也不是太难,他们都有希望。

  四周一片寂静,所有人都盯着龙血湖,很多人垂头丧气了起来。他们想要进入其中,可大半的人已经超过了三十岁。

  有些人不甘心的冲击屏障,可屏障意境震动而出,直接把他轰飞出去。

  有众多强者联手,想要撼动屏障,可屏障血气暴涨,屏障丝毫未受影响,可这些人却元灵受到意境创伤,惨叫飞了出去。

  这一幕终于让很多不甘心的修行者死心,不敢再强行突破。

  “何其不公平,有绝世宝物在面前,却不容我们享受!”

  “当年的圣者,你们有什么资格剥夺我们的权利。”

  很多人为此而疯狂大吼,甚至怒骂当年绝强者。龙血是至宝,是让他们眼热的绝世之物,没有人愿意放弃如此机缘,可现实却这么残酷,让他们内心狂暴。

  这些人怆天呼地的悲怒没有影响叶楚等人,年轻一辈开始向着龙血湖走去。这一次他们没有动用蛮力,而是走到那血光化作的屏障面前,各自施展意境,想要凭借自身的意境得到屏障的认可。

  修行者有无数,年轻一辈的修行者自然不少,各种意境震动而出,或冷冽,或霸道,或柔绵,或阴冷……

  意境无穷,射向屏障。

  这意境震动而出,屏障居然也有着意境涌动,意境化作剑意,凝聚出柄柄飞剑,飞剑并不大,只有巴掌大小,飞剑涌出,直射这些意境而去。

  众多年轻一辈心中一惊,各自驱动意境,抵挡意境……

  但飞剑的意境出乎人的强大,射出之间,瞬间就把众多的修行者意境击溃,震的他们身体踉跄,身体倒退出去,面色苍白。

  不过和之前强攻的修行者不同,他们元灵并未受到创伤。很显然当年的圣者对年轻一辈极其照顾,并不会伤对方。

  屏障的一轮攻击就让不少人溃败,飞剑如同流水在屏障四周飞腾,气势不可挡,叶楚在旁边见到,都面色变了变。屏障涌动的意境,十分不弱。

  “再去!”一波人无法放弃龙血湖这样的至宝,尽管被意境震退,可不愿意认输,再次震动而出。

  在一群人之中,有一个青年神情冷凝,意境暴动到极致。他的意境十分滂湃,凝聚出意纹,意纹是一头豹子。

  这是一个极其有天赋的修行者,在这一片也赫赫有名,都传言他有望达到王者之境。

  这个青年意境震动,化作豹子冲击而去,撕咬飞剑,以意纹对抗。

  能拥有意纹的修行者,都是俊才。何况是能凝聚出豹子意纹的修行着,他的意纹给人一种凶残之感,要撕裂一切,引得不少人心悸,即使这一片成名的强者,看到都忍不住心寒。

  意纹挥舞,豹爪不断激射而出,每次激射之间,和飞剑交锋。

  “他应该能进去了,他在这一片,起码能排进年轻一辈前十,意境饱满,足以突破屏障了。”

  “他确实非凡,如此意纹震动,应该能得到认可。”

  “……”

  众人感叹不息,即使叶楚和叶静云在旁边都忍不住点头,对方确实是一个俊才,应该能进入其中。

  就在众人等待着对方进入其中时,但结果却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只见飞剑震动,有着剑鸣之声,凌厉的意境要直射而出,瞬间贯穿意纹豹子,意纹溃败。

  青年身体倒退出去,面色苍白,踉跄踏了几步,没有站稳跪倒在地上。

  “嗤……”

  不少人为此深吸了一口凉气,愣愣的望着面前的屏障,任谁都没有想到。如此俊才居然都得不到认可,而且仅仅是屏障的一击就败了他。那这屏障需要怎么样的意境才能认可?

  很多人沉默了起来,澳门赌博网站:这屏障所要认可的意境未免太强了。难道他需要人杰不成?

  原本不少信心饱满的人,这时候都忐忑了起来,叶楚和叶静云同样如此。四周居然陷入了短暂了平静,没有人再为此出手。

  就在众人为之沉默的时候,北边却有着一阵波动。众人的目光吸引过去,叶楚看着这个身影,也微微愣了愣:“怎么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