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三百四十章 走!
  剑意凛然,缠绕在叶楚四周,仿佛要葬下虚空,叶楚气海中的力量不断的被抽取出来,意境震动,灵动无比,震动之间,剑意颤动。%&*";

  这是一股恐怖的景象,仿佛叶楚此刻就化身为剑一样,人凌厉无比,要直冲云霄而去。

  这股气势让青琥神情也猛然一变,露出了几分惊惧。面对这股剑意,就如同面对一个绝世强者般。

  青琥忍不住心生恐惧,想要后退。可望着剑意要笼罩下来,他强自打起几分精神,力量暴动到极致。玄命境的力量全部暴动而出,同样有着浩荡威严。

  “我不信,你一个元灵境能逆天!”

  青琥吼叫,不相信一个元灵境能战他。即使这股意境让他心悸,可他依旧认为元灵境就是元灵境,无法和玄命境交锋。

  叶楚没有说话,力量不断的震动而出,全身的意境震动,灵动无比,化作绝世的剑意般,汇聚在一起,剑意颤动,葬下星空。

  “死!”

  青琥承受不了这股压力,吼叫向着叶楚扑了过去,意境震动,张牙舞爪,化作猛兽向着叶楚扑了过去。

  力量滂湃恐怖,叶静云在一旁注视,尽管知道葬空剑诀的恐怖,可叶楚毕竟是元灵境,气势尽管惊人,但真正能爆发的战斗力又有多强?

  葬空剑诀非凡,叶楚即使拥有,又会其中多少精髓?未能领悟葬空剑诀的精髓,就算施展出来,所能爆发的战斗力也有限。以叶楚此刻的实力,当真能挡住青琥?

  叶静云紧紧的握着拳头,娇躯绷直,美眸直直的盯着两人。%&*";

  凌冽的剑意和滂湃的力量交锋,顿时万千劲气激射,疯狂的射出来,引得矿山都巨石滚动,有着惊雷巨响。

  叶楚剑意凛然,青琥力量滂湃,两者交锋,引得众人骇然,都疯狂的后退。

  刁钻的攻击不断的扑向对方,叶楚要葬下虚空般,而青琥却要碎开虚空,两人战到了极致,到最后留给众人的只余下心悸。

  “噗嗤……”

  不管是叶楚还是青琥,到最后都打的咳血,身体狼狈,身上有着伤痕出现,血液染红衣服,打的喋血。

  “啊……”

  一声惨叫,青琥被一道剑意射中,贯穿手臂,有着血珠射出。叶楚也不好收,被一股力量震到,倒退了数步,踉跄后才站稳。

  “砰……”

  再一次交锋,两人暴动的力量砸在一块巨石上,巨石直接化作粉末飘散在虚空。而叶楚也为此倒退了数步。

  青琥单跪在地上,呼吸紊乱,身上伤痕累累,都是剑意肆虐的伤痕,他努力的想要挣扎起来,却终究还是未能站起来。

  叶楚身上同样狼狈,身体的虚弱让他要晕死过去,他疯狂的嗑了一把丹药,才恢复了一些力量,压制住施展葬空剑诀的虚弱。

  “玄命境,也不过如此嘛!”叶楚撑起身体,面色有着几分苍白的看着青琥,带着几分不屑的笑道,伸手抹掉嘴角的血液,“如何,你服不服,要不要再打一番?”

  “噗嗤……”

  青琥被气的一口血液再次喷了出来,他是什么人?堂堂一个玄命境,蔑视元灵境的存在。可此刻居然被一个元灵境如此蔑视,这等于是一个小屁孩扬言,老子要在你头上拉屎,并且真的拉了一坨。

  但青琥却无力和叶楚对抗,此刻他血气翻滚,觉得撑起身体都艰难,无力再战。

  他相信对面的少年不会比起他好太多,元灵境施展出如此秘法,绝对能让他虚弱的晕死过去。可是……

  这个少年却偷了他的元灵丹,并且当做豆子嗑,这是他没有的待遇,青琥看到都觉得肉疼!

  “不要瞪那么大眼睛,我不想和你交恶,可你偏偏要找我麻烦。不过就是拿你一些豆子吃而已,却要至我于死地,现在后悔了吧。”

  叶楚的话让在场所有人都嘴角抽动:***,你家倒是那这样的豆子给我嗑啊,要是给的话,给你做牛做马都愿意。

  青琥缓了一口气,盯着叶楚:“你休要得意!”

  “我得意又如何,此刻我就要在你面前大摇大摆离开,你能奈我何?”叶楚不屑的说道,当真向矿山下走去。

  “你……”

  青琥强自提了一口气,可身上的巨疼让他惨叫一声,无法阻拦叶楚。

  看着因为巨痛而跪在地上的青琥,叶楚哼了一声。倒也不奢望能杀的了对方,此刻他已经虚弱的可能,真要杀对方的话,他要付出的代价怕也不小。

  何况,一个玄命境,真要不顾一切拼命起来,那也是相当可怕的,起码叶静云挡不住。

  “走!”叶楚对着叶静云喊道。

  叶静云看了青琥一眼,随即又看了叶楚一眼,心中翻起了惊涛巨浪。叶楚依靠葬空剑诀居然胜了!

  葬空剑诀非凡,是绝强者的大招,能胜玄命境不奇怪。可问题是,要施展出其中的精髓啊。

  叶静云想到刚刚叶楚暴动的招式,不由想到纪蝶。她心想,就算纪蝶来施展,在对葬空剑诀的意境上都不见得能强过叶楚。

  纪蝶是什么人?是天之骄女,尽管未有人杰之名,可真的能堪比人杰。而且身居叶家浓厚血脉,她得到葬空剑诀,所领悟自然非凡。

  可面前这人能超越她,那代表的是什么意思?叶楚的领悟力当真恐怖到这种地步?

  叶静云看着叶楚,心中不能平静。葬空剑诀作为叶家最神秘的功法,叶家都失传了。叶楚一个外支都能学到,这要传回家族,会引起怎么样的震荡?

  叶静云跟着纪蝶学过一阵葬空剑诀,可所学有限。此刻看着叶楚,神情更是复杂?难道她还得向叶楚请教不成?

  堂堂叶家直系,向一个旁系学习家族至高武技?

  “走啊!还愣着干什么?”叶楚对着叶静云喊道,此刻他虽然镇住了对方,没有人敢动手。可矿山的修行者不少,他们真要死拼死抵挡,以他此刻的状态难以抵挡,就算叶静云也不见得能抵挡下来。

  趁着对方被震慑,正好可以离开,此时不走待何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