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三百三十四章 春光外泄
  叶静云身影闪动,落在叶楚身边,美眸望着叶楚颤动的手臂,忍不住问道:“你如何做到的?”

  明明处于绝对的下风,怎么突然就形势大扭转。

  “卑鄙!被叶楚重创的修行者努力的想要撑起身体,可身体的重创让他只能作罢,死死的盯着叶楚,咳出一口血液盯着叶楚骂道。

  “多谢夸奖!”叶楚笑嘻嘻的盯着对方,看着对方红肿起来的身体,心想这家伙承受还算不错,居然还没有被煞气腐蚀。不过,煞气入体,他也坚持不了多久。

  从一开始,叶楚就没有展露出他拥有煞气,一直以来都是以真元对抗对方。这也导致对方认为,叶楚不过如此。

  但对方怎么也没有想到,叶楚的力量属性突然大变,带着煞气的属性对抗他。他虽然依靠恐怖的力量占据优势,但因为大意还是让煞气侵入了体内。

  “你是煞灵者!”修行者咳嗽,咳嗽间有着血液涌出。彩纹煞气融入他的体内,他坚持不了多久。

  只不过他的一句话,让两个同伴都有着几分惊惧的看着叶楚。煞灵者是一个特别的圈子,这个圈子人很少。但声势却浩大,神秘恐怖。对煞气的掌控飞常人能理解,达到顶尖的煞灵者,可轻易驱使煞气,对修行者来说是一个噩梦。

  叶静云此刻才恍然,不由想到叶楚当年控制煞气对抗大修行者的模样。

  叶楚一路被压着打,险象连连都没有动用煞气。好几次都险些被对方震杀,但都强忍没有动用煞气。这一路都是凶险的,到最后关键时候才暴动出来。

  叶楚是狡猾的没错,可这种算计一个意外,叶楚可能就饮恨了。

  “他还真敢试!”叶静云心惊叶楚的胆大,看着叶楚手臂还在颤动,知道对方那一击给叶楚也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噗嗤……”

  被叶楚重创的修行者终究还是承受不住煞气的攻击,在口吐血液后,哀叫中被煞气侵蚀而死,磨灭了生机。

  这一幕让其他两个修行者面色剧变,面露惊色的看着叶楚。修行者对煞灵者有着天然的恐惧。

  望着叶楚和叶静云,两人不敢再轻易动手。毕竟叶静云一人就能挡住他们,要是对方再在后面偷袭一下,以煞气侵蚀他们身体,怕凶多吉少。

  “走!”两个修行者咬牙,向着外面跃走,“你们都急着,敢盗窃灵元丹,在这里也活不了多久,会有人杀你们的。”

  叶楚和叶静云也没有拦住对方,当然对方的威胁也没有放在心上。

  “你没事吧?”叶静云问着叶楚,见叶楚颤动的厉害,询问叶楚道。

  “调息一阵就好!”叶楚气血有些翻滚,可对他来说并不是太大问题。目光落在叶静云的腿上,见她腿上有不少伤痕,“找个地方先把你腿上的伤处理一下。”

  叶静云被叶楚提醒,才感觉到腿上火辣辣的疼痛。眸光落在上面,见美腿上血痕伤势不轻,忍不住咬牙大骂了起来:“混蛋,总有一天平了你们!”

  “你到底做什么了?引得三个元灵境九重追杀你?”叶楚好奇的问道,“他们说你盗窃灵元丹是什么事情?”

  “我借助七彩空间台,来到未央州,正好落在对方的矿山上,又正好发现了对方藏灵元丹的地方。不小心就信手取了一些,那里知道被人发现,这三个混蛋一路追杀我。”叶静云愤愤不平。

  “我看不是正好吧,你是潜进去偷的吧。”叶楚可不信叶静云当真运气好到这种地步,随便传送一个地方,也能传送到人家储存灵元丹的仓库。

  “要你管!”叶静云被叶楚戳穿,瞪着美眸盯着叶楚。

  叶楚耸耸肩道:“我可没有兴趣管你,记得把你答应给我的血液送来就行。”

  “少不了你!”叶静云瞪了一眼叶楚,一点血液而已,她还不介意流。只不过要搞清楚这家伙要拿去做什么?要是行龌龊的事,打死也不能给他。

  ……

  叶楚和叶静云进去了一个小镇,在小镇找了一个房间。叶楚回到房间中,想要调息身体,却见叶静云也闯进了叶楚的房间中。

  “你要干嘛?”叶楚见叶静云进来直接坐到床上,吓了一跳,心想现在的女人都这么直接吗?

  叶楚倒是不怕叶静云直接,只是这女人腿上还有着血痕呢,难道她都不顾要和自己行好事?啧啧,叶静云的口味好像也很重啊!

  “一个大男人,你怕什么?怕也是我怕啊!”叶静云鄙夷的看了叶楚一眼,对着叶楚说道,“这片区域,都被那两个阵营把持,要不是想到两人在一起安全一些,你当我愿意和你在一起啊。”

  叶静云美眸瞥了叶楚一眼,相当不屑。

  在未央州这地方,连睡觉都不能睡的太安稳。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既然能碰到叶楚,那两个人在一起,起码更放心,休息的时候安全也有保证。

  “可是那是我的床!”叶楚看着叶静云坐在床上,弯着那双性感的腿,往伤口上涂抹药物,忍不住提醒对方。

  “你一个大男人这么小气干吗?你背过身子去!”叶静云突然对着叶楚说道。

  叶楚皱了皱眉头,不明白这女人要做什么,可见叶静云抓着床边的凳子砸过来,这才借助凳子,转过身子。

  “撕……”

  布条的撕裂声响起,这让叶楚愣了愣:“靠,这女人不会真这么前卫吧?就撕衣服了!太黄太暴力了!”

  叶楚情不自禁的转过头,果真见叶静云在撕裂着身上的衣衫。一身贴身的红色衣衫被撕裂,只不过却没有春光显现,叶静云早就在外面套着一身宽松的衣袍。

  “就知道你不会这么听话!”叶静云鄙夷的看着叶楚,心想幸好自己聪明在身上套了衣服。

  叶静云也不管叶楚,再次撕着身上的衣衫,把撕裂的衣衫从里面抽出来。红色衣裙穿在身上,不适合她涂抹药物。

  叶静云把衣服丢到一旁,却见叶楚直直的盯着她,叶静云皱眉,顺着叶楚的目光看过去,她入眼也是一片白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