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三百二十四章 弱水决定
  “四师兄,谁敲响的山钟啊?一百零八峰已经不如以前了,谁有这个威信敲响山钟聚集所有峰主啊?”惜夕被钟声激动,看叶楚正好走出来,惊奇的问着叶楚,目光落在那一道道激射的虹光上。%&*";

  惜夕不得不奇怪,整个青弥山内,已经没有人有如此威信能聚集所有峰主了。不说别人,就她师尊就对各峰峰主不屑一顾,平常派人三番五次前来邀请,老疯子都是不屑一顾的把人直接丢走。

  可这一次老疯子居然也赶往了,这就让惜夕意外了。无法理解到底谁有着如此威严,能让一百零八峰主齐聚,那不是一般的尊贵威严。

  “浮生宫圣主!”叶楚对惜夕说道。

  惜夕对浮生宫并不了解,但对于圣主代表的意义却很了解。情域辽阔,跨幅不知道多少万里。但能称为圣族的又有多少?而圣主,作为圣族最尊贵的人,其意义自然是巨大的。只是惜夕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人召集众峰主。

  “他召集众峰峰主做什么?”惜夕好奇的问道。

  叶楚摸了摸额头的冷汗,心中也忐忑,有些心虚的看了一眼惜夕。

  “那个,可能是她觉得天地好,约大家出来喝喝茶聊聊天吧。”叶楚信口胡扯道。

  “扑哧……”惜夕忍不住笑了起来,心想堂堂圣主,怎么可能没事前来联络感情。看着叶楚神情有些躲闪,知道叶楚性格的惜夕眨了眨眼睛,“四师兄不会在外面惹下大麻烦,人家找上门来了吧?”

  “绝对不可能!”叶楚斩钉截铁,“那根本不是麻烦,最多算错误的时间,做了一些很低调纯洁的事情。”

  “什么事情?”惜夕好奇的问道,倒是张大了嘴巴,没有想到叶楚当真惹上弱水了。

  “你还年轻,不懂!你要明白,为人行事,最重要的是找对正确的时间,正确的人。咳,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正确的时间碰到正确的人,强.奸都能算调情。”叶楚叹息,心中忐忑,很想冲上去看看弱水在做什么。但叶楚强自忍下来了,他要是真跑上去,弱水在声讨他的话,那就玩大发了。

  惜夕含笑的看着叶楚:“圣主是位女人?”

  惜夕似乎猜测出一点什么,但又觉得不可能。能身为圣主,再弱也足以强叶楚千百倍了。叶楚还能欺负她不成?

  叶楚偷偷的看了一眼四周,随即才小声的对着惜夕说道:“别告诉白萱姐!”

  “……”

  惜夕无语,只不过看着叶楚那小心翼翼做贼心虚的模样,又忍不住想要笑。

  ……

  老疯子回到无心峰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叶楚偷偷的看了一眼老疯子身后,见没有弱水的影子,叶楚觉得心都放下了不少。

  只不过又觉得要是弱水说了什么,其他峰门会把他当死敌。叶楚觉得,这个时候是不是找个地方好好的躲一躲。

  老疯子见叶楚转身准备逃走,开口喊住叶楚:“你逃什么?”

  “啊!没有啊!我只是想找个地方休息休息,一路太累了!”叶楚自然不会承认,装着漫不经心的态度说道,“对了,弱水那娘们对你说什么了?”

  一句话让老疯子面色变的十分古怪,上下打量着叶楚,目光灼热而且疑惑。

  叶楚被老疯子如此盯着,更是感觉头皮发麻,身体都忍不住冒出冷汗来。弱水不会真的在青弥山下了什么令吧?

  以弱水的身份,真要在青弥山下什么命令,肯定有无数人愿意为她翻天蹈海。众怒难平,老疯子坐镇无心峰都难保他的安全。

  “那个……你们聚集在一起,说什么了,你们只是喝喝茶,聊聊天对不对,畅想一下青弥山的未来。至于其他的事,一个字都没提对不对?”

  老疯子打量着叶楚之后,突然冒出一句话道:“你对弱水做什么了?”

  一句话让叶楚毛骨悚然,毛发都要立起来,身体瞬间被寒意遍布:靠,这女人不是吧,当真说了?那自己以后岂不是青弥山公敌?

  “我什么都没有做!”叶楚打死不承认,要不然叶楚都怀疑老疯子都叛变。

  “不可能!要是没有做什么,她怎么可能下那个决定。真是没有想到,你小子手段不错嘛,倒是小看你了。”老疯子盯着叶楚,上下打量,仿佛第一次见到叶楚似的。

  “哪个……她到底说什么了?”叶楚都被看的发毛,有撒腿就跑的冲动。

  “你到底和弱水什么关系?你是不是做了什么让她……”老疯子继续问道。

  叶楚心都要炸开了,赶紧说道:“觉得没有,我什么都没有做。真的什么都没有做,碰都没有碰过,和她井水不犯河水,淡淡相交而已,感情浅的很,别的什么都没有做,你要相信啊!”

  叶楚赶紧说道,开什么玩笑,这时候打死也不能承认。

  可是老疯子却呸了一声:“你放屁,你要是什么都没做?弱水会让青弥山所有峰主对你特殊照顾?”

  “等等!”叶楚一愣,怀疑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你说弱水说要众多峰主特殊照顾我?”

  “你小子到底做什么?当真和弱水不熟悉?”老疯子皱眉,“这就怪了,是不是我刚刚听错了?”

  “啊!你绝对没有听错!”叶楚说道,“刚刚不过是逗你玩。我和弱水什么关系?那是生死与共的关系,好的都可以穿同一条裤子了。你都不知道,我们两好到什么程度了,简直要喋血为盟,八拜之交了。你不知道,我们感情深到什么地步。”

  老疯子听到叶楚的话,呸了一声道:“你继续胡扯去,你怎么不说和她同床共眠过?”

  “……”叶楚闭口不言,澳门赌博网站:心想这事情还真做过,但是不能让你知道。

  “也不知道你小子到底耍了什么手段,能让浮生宫如此对你。”老疯子诧异,“难道动了那把至尊剑,就能让浮生宫如此重视,连她都亲自开口,甚至都建议你去那一处。”

  老疯子疑惑,他知道那把剑对浮生宫的意义。可这些事原本和其他峰没有关系,为什么弱水会为此我聚集青弥山所有峰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