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三百二十二章 浮生宫始祖
  叶楚倒也没有真的再次征战白萱,尽管白萱流露的风情撩人,但看着白萱香汗淋漓,叶楚也不好再来一次。%&*";

  “长剑的后遗症,你解决的怎么样了?”白萱看着叶楚,有些担心的问道。她在无心峰这么久,也知道那长剑所代表的意义,白萱心中惊恐,怕叶楚迷失。

  “不用太担心!虽然无法解决,但能控制住!”叶楚安慰白萱笑道,手落在白萱的美乳上,轻轻的捏揉。

  白萱被叶楚捏的有些敏.感,但强自不让自己表现出来:“以后不要这样傻,我只是被打一棍子,养养就好了。付出上次那样的代价,不值得。”

  “好!”叶楚笑道,也不和白萱争论什么。

  白萱见叶楚答应的这么爽快,就知道叶楚没有放在心上。只能不再说这个话题,两人说了一会儿情话。

  两人许久不见,感觉情感更加热烈,白萱闻着叶楚的气息,都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被融化掉。

  两人细声细语的说着话,叶楚的手脚却不安分。白萱被缠的没有办法,身躯居然情不自禁的有着反应。

  “你想要了?”叶楚突然邪魅的看着白萱,嘴角含着笑意。

  “啊……”

  白萱看着叶楚幽黑深邃的眸子,嘴角扬起的弧度带着邪魅的浅笑,白萱脸颊发烫,想要轻啐叶楚一口。可身体的反应又让他无端羞涩,埋首在叶楚的怀中,不敢看叶楚。

  叶楚扳起白萱的脸,见白萱媚眼如丝,忍不住低头吻了下去。

  叶楚手落在白萱修长笔直的长腿上,手指在那一处最软处轻轻的滑动,白萱感觉身内的情欲涌动的厉害,下身有滑液流出,濡湿一片,脸颊更是如染着鲜艳诱人的桃花,气息迷乱而急促。

  叶楚望着那双丰腴纯白的大腿,有着近乎完美的曲线,珠圆玉润的白嫩,双.腿紧紧并着,没有一点的丝缝隙,完美至极。白萱的滑液都流到屁股沟子里,叶楚再也无法抗住这样的诱.惑,趴到白萱的身上,轻轻的一动,身体就滑进去了,异常的紧凑滑腻。

  ……

  和白萱欢愉了的近乎无力,在惜夕带着瑶瑶回来,白萱才强自拖着娇软的身躯,有着慌乱的穿好衣裳。但见叶楚在躺在床.上侧身含笑看着她,白萱无力败退,只觉得叶楚太过邪气了。

  把叶楚的衣服抓起来,丢到叶楚头上:“快穿好!”

  白萱都没有勇气看叶楚坏坏的神态,穿好衣衫落荒而逃,留下叶楚在她身后的咯咯笑声。

  ……

  叶楚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见白萱还有些晕红的带着瑶瑶,瑶瑶见到叶楚,顿时保住叶楚:“叶楚哥哥你去哪里了?问小姨都说不知道。是不是也去堆石头小房子了?”

  “瑶瑶真聪明,我去堆了好久,但都没堆出来。”叶楚叹了一口气,倍感失落。

  白萱见叶楚装的似模似样,都忍不住要噗嗤笑出声来。

  逗了一会儿瑶瑶,叶楚才问惜夕无心峰还有谁在。得知老疯子和睡古都在时,叶楚倒是觉得意外。

  睡古倒是不奇怪,但老疯子平常都难得在无心峰,他此次居然也在。

  老疯子既然在,叶楚自然要去和他见上一面。叶楚有很多要询问他的,特别是古魇禁地得到的纹理,叶楚觉得要让老疯子为他解释,

  ……

  “终于舍得来了?”叶楚刚找到老疯子,就听到疯子讥笑道,神情鄙夷,“还当你是在女人窝里面舍不得出来了。”

  叶楚望着老疯子还是穿着那碎花裙,嘿然一笑道:“我现在怀疑,你是不是被女人抛弃了。所以才喜欢做女人打扮,看到别人有美人相伴,你都会忍不住嫉妒,然后开口的语气都酸的。”

  老疯子眉毛猛的竖起来,怒视叶楚吼道:“你胡说八道,老夫会嫉妒你?你一个小屁孩,算屁啊。老夫何等人物,会嫉妒你这样的废材?”

  老疯子要暴走了,声音吼动,如同惊雷一般、

  “好了好了!不嫉妒就不嫉妒,多大点事,你要是需要女人,大不了下次下山的时候,帮你物色几个上来。”叶楚翻了翻白眼,鄙夷老疯子,心想这老疯子是不是真有可能被人抛弃过。

  “当真?”老疯子眼睛一亮,但似乎又想到什么,马上义正言辞的喝斥道,“老夫堂堂一代宗师,行得正,品德高尚,岂会做如此龌龊行径。哼,以后敢在我面前提如此龌龊的行为,让你面壁十天。不,十五天!”

  叶楚鄙夷的看了一眼老疯子,没兴趣和老疯子继续谈论这些。

  “我到浮生宫了,并且得到它族族纹。”叶楚向老疯子说道。

  “浮生宫族纹你得到了?什么效果?”老疯子眼睛一亮,看着叶楚说道,“他们族中的三千弱水玄法你得到了吗?”

  “……”叶楚摇头,“只能帮助我不让至尊意迷失,没有大招。”

  老疯子轻声嘀咕了一声:“可惜!”

  “弱水三千玄法很强?”叶楚好奇的问道,他见识过弱水施展,虽然不错,可也不至于让老疯子能举手间镇压‘夺天地之造化’如此人物震动吧。

  老疯子翻了翻白眼,看着叶楚说道:“堪比至尊的一代绝强者最强玄法,你说强不强?”

  叶楚面色十分古怪了起来,弱水施展的三千弱水哪里有堪比至尊之法的威势?

  “你开玩笑吧。我见过浮生宫有人施展过,虽然强。但却也不可能和至尊法堪比。”叶楚摇头说道,“何况,浮生宫那位始祖,虽然强悍的一塌糊涂,可不至于堪比至尊法吧。”

  老疯子瞪了叶楚一眼:“你懂什么?当年他有望成为至尊。只不过就是因为至尊意的缘故,让他丧失了这个机会。他的法恐怖,甚至有人认为,他可战至尊。要不然,你以为浮生宫坐拥弱水,会没有人抢夺?弱水中,蕴含着何其多的修行资源,足以让不少修行者疯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