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三百二十章 弱水心思
  弱水此刻咬着嘴唇,眼眸迷媚,动人心弦,叶楚目光灼热的看着弱水,都觉得此刻的弱水美过以往所有时候。%&*";

  叶楚的挺硬处和弱水的私埠处肉肉磨动,虽然隔着衣衫,可还是异常的销.魂。

  弱水面红耳赤,整个人都都要热起来,只觉得全身都被一种奇异的感觉覆盖,叶楚身上传来的温热,让她娇躯都忍不住颤动了起来。

  想要推开叶楚,却有生不出力气。

  弱水脸布红晕,美如晚霞,流媚的眸子中有着雾气升腾。这瞬间的媚惑,搅的叶楚的心七零八落,只感觉弱水此刻有着无穷的诱.惑。

  “啊……”

  感觉到叶楚那一处再次顶了顶她,弱水忍不住啊了一声起来,面色如同朝霞:“你快下来!”

  弱水声音都带着颤音,推了推叶楚的手臂,想要推开叶楚,只不过她的力量太小了。

  似乎见自己推不开叶楚,弱水咬着嘴唇,猛然的用力,向着叶楚猛的一推。可她还是未能推开叶楚,反倒是因为她这猛的一用力,叶楚和她的身体撞击一下,更是感觉私埠处被磨的厉害,让弱水的心都要跳出来。

  只不过,这一撞,弱水嘴角有着血丝涌出。弱水受了不轻的伤势,牵动到身体,身体受不了。

  叶楚被身下的娇躯迷的七零八落,都觉得有一团火在燃烧,可看着弱水嘴角溢出的血液,叶楚才打了一个激灵,恢复了理智。见弱水还在推着他,每一次推都咬着牙齿,叶楚这才赶紧撑起身体。

  “你别动,我自己起来!”叶楚从弱水身体上爬起来,留恋的看了弱水娇躯一眼。%&*";

  凌乱的衣衫遮挡不了她妖娆火爆的身材,玲珑的玉颈下,一对坚挺傲然的双乳嫩白,柔嫩纤细的柳腰下,饱.满圆润的翘臀凸起一个完美的弧度。白嫩光滑的修长玉腿暴露在外,更添无限妖娆。

  弱水被叶楚灼热的目光盯着,咬着嘴唇面色娇嫩,努力的整理衣衫,要把凌乱的衣衫给扶正。只不过,她伤势不轻,做起来十分麻烦。

  叶楚见弱水是不是皱眉的痛苦模样,赶紧从怀中取出一颗丹药。丹药是从纪蝶那里打劫来的,没有多少。叶楚舍不得用,此刻取出一颗,喂给弱水。

  “你别动!我帮你整理好衣衫!”

  叶楚知道弱水倔强,虽然有些不舍。可还是主动帮她整理衣衫,只不过手还是会不留痕迹的在弱水娇嫩的肌肤上滑过,感受着她的柔顺。

  弱水见叶楚帮她,咬着嘴唇也不说话,偶尔感觉到叶楚手指滑过,也未曾说什么。

  叶楚帮弱水把衣衫都穿好,他才松了一口气。

  外人都不知道这是一件多么折磨人的事,唯有他这样的君子,才可以做到。

  叶楚向来都是脱别人衣服迅速,对于帮别人穿衣服这件事,屈指可数。穿衣服这样的事情太高难度了,叶楚觉得他这样聪明的人都难以掌握。

  弱水吞食了一颗丹药,感觉气血舒畅了不少。这倒是让她惊讶的看了叶楚一眼,心中惊奇叶楚居然还有这样的好东西,澳门赌博网站:

  叶楚被弱水看一眼,还以为她还计较刚刚的事情,叶楚赶紧解释道:“我真不知道,我苏醒过来的时候,就在你身上,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怎么就躺在你身上了。”

  弱水见叶楚在慌乱的解释,她面色娇红,宛如晚霞般娇媚无端,让人看的目眩神迷。弱水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平静,缓缓的启开红唇:“我知道!”

  弱水尽力让自己保持平静,可还是忍不住有着颤音。刚刚的一幕,是谁都想不到的事情,此刻弱水都觉得身体发烫。

  “你明白就最好了,我当真不是特意的。我此刻脑袋中也一团浆糊!”叶楚很无辜的说道,他不能不如此说啊,这个女人身份太过尊贵了。要说是情域最尊贵的人物之一都可以!她要是杀了自己,没人能为自己出头。

  当然,叶楚就算之前有什么歪心思,有什么歪手段,这时候都要打死不承认。

  “我知道!”弱水再次说这三个字。

  “……”

  叶楚看着弱水,见弱水目光尽力保持平静,叶楚缩了缩脖子,弱生生的说道:“我也不是一个乱来的人,我为人也是很有节操的。要是你实在接受不了,我可以为此负责的!”

  “我知道!”

  依旧是这三个字,让叶楚险些没有疯掉。就这三个字,叶楚怎么能摸清楚对方心里的想法?

  叶楚自认泡过不少妞了,可此刻也不知道这女人心中到底是什么想法?

  叶楚见弱水闭目开始修行恢复伤势,叶楚也闭口不言了。这时候还是少说一点好,要不然很容易闹出事情。

  不过目光扫到弱水曼妙的身躯上,叶楚都忍不住想起刚刚荡魂的一幕,让他血气都有些翻腾。

  叶楚努力的控制,不让自己胡思乱想。弱水此刻还不知道对他什么影响,叶楚不敢这时候招惹她。

  ……

  弱水和叶楚在这里三天,三天后弱水身体恢复了一些,可自行行走。这三天弱水没有说什么,在能自行行走后,弱水对叶楚的第一句话是:“去无心峰!”

  叶楚听到这句话一愣,原本以为弱水会和他算账,倒是没有想到她的第一句话居然是如此。

  尽管心中疑惑,但叶楚不会傻的过问。起码到无心峰了,弱水想要杀他,老疯子还能阻挡一二。

  “好!”叶楚想都不想就答应了下来。

  和弱水并排而行叶楚,余光打量弱水,想要从弱水脸上看出一些端倪来。可那张绝美的脸蛋上,却什么都看不透彻。也不责怪叶楚,也不和叶楚说什么。

  当然,弱水也并不是不把那天的事情放在心上。因为有时候叶楚的目光偶尔从弱水胸前扫过的时候,叶楚能看到弱水面庞扬起红晕。

  很显然,弱水对那天的事情记忆幽深,并不是忘怀,而是记的很清楚。

  “这女人,到底在想什么?”叶楚轻呼了一口气,摸不清这女人到底什么打算。

  真的不好意思,每天更这么晚。但请大家原谅一下,写书太多,坐太久了。腰间盘有些突出,每天要去医院理疗。

  白天理疗,唯有晚上写书时间多点。所以……抱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