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三百零四章 苏蓉的心思
  走到琉球塔顶,有着不少的男女在上面。%&*";叶楚站在上面,瞭望前方,也感觉有无限风光。也难怪有不少人愿意来这里附庸风雅了。

  苏蓉上来,瞬间就吸引了众多人的目光。他们一个个热情洋溢,要招呼苏蓉。可看到苏蓉身边的叶楚时,原本的笑容僵硬在脸上,一个个对望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诧异之色。之前喧闹的塔顶,突然变的安静了起来。

  这突如其来的异状让场中一个青年疑惑,心想这些人怎么了,突然之间怎么安静下来了。

  青年自然看到了苏蓉,心中好奇,心想就算苏蓉到来,也不至于让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吧。不过很快,青年就发现众人的目光集中到苏蓉身边的一个少年身上,每一个人神奇都诡异。

  这让青年皱了皱眉头,忍不住看向身边的陈博文。但让他疑惑的是,此刻陈博文面色也猛然剧变,他分明从陈博文眼中看到了几分惊恐之色。

  “怎么了?”青年好奇的问着陈博文,此刻特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他此刻也发现这场中气氛的诡异和上来的这个少年有关。

  只是让他疑惑的是,澳门赌博网站:陈博文作为尧城年轻一辈第一人,怎么可能对一个少年露出惊恐的眼神。

  陈博文见青年看向他,咬着嘴唇也没有说什么,对于叶楚他有着阴影。

  青年鄙夷的看了陈博文一眼,随即笑容满面,迎向苏蓉:“苏蓉小姐来晚了,呵呵,等等一定要罚你。”

  面容柔和的和苏蓉客套了几句后,青年看向苏蓉身边的叶楚说道:“这位公子从未见过,请问公子是?不知道张鹏能否认识一下?”

  “叶楚!”叶楚笑了笑,对着对方点了点头道。%&*";

  张鹏自然不知道叶楚在尧城的名声,疑惑的看了四周的人群一眼,终于有人在他耳边窃窃私语的解释了叶楚的来历。

  张鹏恍然,对着叶楚笑道:“原来是叶兄啊!久仰大名!”

  “呵呵!”叶楚也不拆穿对方,耸耸肩道,“你们继续玩你们的,我只是随便看看。”

  叶楚没有兴趣和张鹏客套,拉着梁善到一边去,这一处倒是好风光,正好享受一下。等这些人走了,他也好查看一下这个塔身下是不是有他要找的东西。

  众人愣愣的看着叶楚,只觉得叶楚和上一次回来并没有什么区别。依旧是那样的嚣张和散漫,他是不知道面前这人的强悍吧?

  这可是元灵境的恐怖人物,高高在上,比起国师都要强许多的恐怖人物。这样的人物他居然也散漫的对待,真当自己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不成?

  张鹏身边有一个青年胡兰,望着叶楚皱了皱眉头,心想这家伙是谁啊?不知道张鹏是谁吧?他不只是大世家,自身更是天赋优秀,依靠自身修炼到元灵境。

  这样的人,在帝国皇城年轻一辈中,都算的上佼佼者。这个少年居然如此托大!

  张鹏见胡兰要走向前去找叶楚的麻烦,伸手拦住了他,示意他不用管。

  见叶楚走到一旁无意和他深交,张鹏也不在意,目光落在苏蓉身上。都难以想象尧城这样的的小地方,居然能有如此聚集灵秀的女子。

  张鹏当初来到尧城第一眼,就看上了她,想要把她娶回家中去。

  “苏蓉小姐,正等你呢?听说苏蓉小姐书画传承相国,不知道能否让我见识一下?”张鹏对着苏蓉笑道。

  苏蓉笑道:“我那点微末的书画怎么能入各位眼,就不献丑了!倒是张公子琴棋书画都精通,正要好好见识呢!”

  “哈哈……”张鹏哈哈大笑,招呼众人再次饮酒作诗。

  一群人尽管惊讶叶楚,但见叶楚没有融入他们中的意思,也终于放开来,继续玩了起来。

  叶楚目光瞭望前方,能看到寒湖,寒湖一面明镜般镶在大地上。叶楚心想,尧城还是很美的。要不是资源实在欠缺,地处偏僻,真的会是一个好地方!

  可惜啊,尧城的地理位置注定不能有太大成就。因为修行到最后,所需要的资源不是这样的边陲小国能承受的。

  叶楚不是借助各种修行资源,也同样达不到元灵境。而且叶楚此刻发现,他实力增加的极为缓慢,依靠自身吸收天地之间的灵气,也不知道多久才能突破二重元灵境步入三重。

  迎着微风立于塔顶,感受着这股清凉,叶楚心旷神怡,元灵倒是活跃了几分。随着黑铁的纹络快速的修行。

  黑铁神秘,叶楚即使此刻修行出意纹,也只能在黑铁纹络的外围行走,但每次运转一圈,就有一些不同的感悟,能塑造元灵。

  叶楚不得不承认,这黑铁非凡,是绝妙的塑灵之物。是塑灵功法不能堪比的东西。

  “苏蓉在那边作画呢?你没有兴趣去看看?”梁善看的发急,上次见叶楚的字写的不错啊。心想这时候叶楚应该走向前,挥笔涂墨让他们惊为天人,一个个自惭形愧才对啊。

  叶楚笑了笑,看了一眼苏蓉,苏蓉娇艳,站在那里如同一朵盛开的鲜花,娇艳欲滴。

  “她要是这么好骗,早就被人骗走了!”叶楚对着梁善说道,“张鹏骗不了她,不用你担心!”

  梁善看着叶楚毫不在意,忍不住摇摇头,都怀疑叶楚到底是不是想要苏蓉了。

  苏蓉虽然在和张鹏一群人谈笑,可目光却时不时的扫在叶楚的背影上,叶楚站在那里,和远处的烟雾缠绕的山峰交错在一起一般,悄然无声,很是安静,又有着几分玩世不恭的散漫。

  “看什么啊?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叶楚岂是还有几分魅力的?”张素儿在苏蓉身后咯咯的笑道,“以前我也很厌恶叶楚,但上次太回来之后,却发现叶楚尽管懒散不羁,但细细一想,又有着一种特殊的魅力,越想越让人痴迷。咯咯,你要是喜欢他,就去啊,我不信他能挡得住你的美丽。”

  “啊……”苏蓉面红耳赤,瞪眼看着张素儿说道,“你胡说八道什么了,我什么时候说喜欢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