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两百九十二章 巨头齐聚
  侍卫虽然人多,可在黑袍人手臂挥舞之间,把一群人都给丢飞出去,砸的拍卖行到处都是,一个富丽堂皇的拍卖行瞬间变的破破烂烂了起来。|

  所有人都为此震动,心惊这黑袍人的胆大。刚刚得罪了火鑫王,此刻又砸了拍卖行。难道他强的可以无视火鑫王这般人物?

  “他比火鑫王强?”叶楚也忍不住好奇的问弱水。

  弱水摇头道:“应该强上一线!但真打起来,不见得就能胜!不是绝对压制的优势,对于达到玄元境的人来说,那就不算真正的优势。”

  “四方拍卖行,也不过如此。以后,叫你们的主人见到我们师尊俯首称臣吧!哈哈哈……”黑袍人身后的几个徒弟讥讽道。

  一众人就这样大摇大摆的离开拍卖行,弱水见他们离开,拉了拉叶楚,示意叶楚出去。

  叶楚点头,和弱水并肩走出拍卖行。刚刚走出拍卖行,就见火鑫王凌空而立,站在黑袍人面前,神色冷凝:“阁下好大的胆子,当四方谷是你家不成?”

  黑袍人哈哈大笑道:“从今往后,这四方谷要有我一席之地!”

  一句话让火鑫王面色猛然剧变,盯着黑袍人怒吼道:“你算什么东西?四方谷还容不得你撒野!”

  火鑫王暴怒至极,当年先祖建立四方谷。但后人却没有好好的守护,四方谷现在有着四个巨头,他不过是其中之一而已。

  这也就罢了,但现在居然又有人想来参一脚,想把四方谷变成五方谷。

  “本王要是一定要占据一方呢?”黑袍人哼了一声,声势浩大,同样凌空而上,站在黑袍人对面。!>

  从拍卖行追出来的人看到这一幕惊呼出口:“玄元境,也是一个王者人物!”

  众人心中震动,终于明白对方为什么敢得罪火鑫王,甚至砸了拍卖行了。

  “哼!不知死活!”火鑫王冷哼,盯着黑袍人,“这里不是你能耀武扬威的地方,本王此刻就要你的命!”

  说话之间,火鑫王化手为抓,向着对方狠狠的抓了过去,出手凌厉,意境震动,惊动一方,恐怖的气势暴动而出,压迫的下方的人群呼吸困难,忍不住后退避开两人气势。

  黑袍人见火鑫王如此一击,也不以为意,反手同样迎了上去。

  两者交锋之间,光华暴涨,光芒耀的叶楚都睁不开眼睛。对碰的力量席卷出飓风,横扫而出,要把空间都给卷碎似的。

  对方暴动出来的力量让人心惊,仅仅是一次对碰,就有着移山倒海般的力量。玄元境不愧是王者人物,当真非凡。

  黑袍人和火鑫王对碰一击,身体猛然 的后退,心中带着几分震动之色,对方居然丝毫不差他,甚至还要强上一线。

  这让火鑫王打起十二分精神,直直的盯着黑袍人:“阁下既然有如此实力,也不是无名之人。既然敢来四方谷,难道还要藏头露尾吗?”

  “哈哈哈……”黑袍人大笑,猛然的把黑袍掀掉,露出了一张枯瘦苍白的脸,上面皱纹交错,十分让人心悸。

  “是你!血枯王!”火鑫王面色剧变,没有想到是这个人,只是这个魔头怎么会到四方谷来。

  听到火鑫王的惊呼,不少人面色也苍白了起来,瞪大眼睛看着黑袍人。

  血枯王,这是方圆千里以内极其有名声的王者。为人最为凶残,他做过最疯狂的事情是用万人的血液修行魔功,魔功大成之日,那一处尸浮遍野,鬼哭狼嚎,直至今日,都没有人敢进入其中。

  为此帝国曾经派遣修行者追杀他,可他一路杀戮,死在他手中的修行者不知多少,杀出了赫赫威名。在方圆千里以内,没有人不知道他的名号。

  他的名字,甚至达到了小儿止哭的地步,这算的上一个魔头!但谁都没有想到,血枯王会来到四方谷,甚至要想要立足在这里。

  弱水此刻都忍不住皱了皱眉头,目光落在血枯王身上。

  “你认识他?”叶楚好奇的问道。

  “听说过,这个人很不简单。在这方圆千里以内,可称无敌。曾经有不少强者围杀他,但都死在他手中。这人是血枯王的话,火鑫王估计不是对手。”弱水静静的说道。

  ……

  “还打吗?”血枯王盯着火鑫王说道,“本王不介意再杀一人!”

  “哼!当本王是吓大的吗?”火鑫王虽然顾忌这人,但并不为此怕了对方,怒视血枯王说道,“你要战,我就陪你。本王倒要看看,谁才是这一方的最强者。”

  “哈哈,这里好热闹啊,大家都在争第一吗?”

  在火鑫王和黑袍人剑拔弩张时,一个中年男子凌空而来,手持折扇,出现在两人的面前。

  “四方王!”不少人再次惊呼,这是四方谷的巨头之一,自称四方王。意思是他才是四方谷的主人,和火鑫王向来不对头。

  “火鑫王,脾气还是这么暴躁。有什么事不能好好的说吗?”四方王哈哈大笑,讥讽火鑫王。

  火鑫王嗤笑:“你要是知道自己的拍卖行被砸了,就不会这么淡定了。”

  众人心中恍然,终于知道这个拍卖行背后站着的巨头是谁了。

  四方王一愣,面色阴沉,但很快就笑脸兮兮:“没关系,反正我家大业大,砸了就砸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就嘴硬吧!”火鑫王不屑说道,“砸你拍卖行的人就站在你面前,就看你敢不敢找他麻烦了。”

  四方王看向血枯王,随即叹了一口气道:“做人活到你这种地步真可惜,小儿都能被你吓的止哭了,你说你还算人吗?”

  血枯王盯着四方王,神情冷凝,并没有说话,只不过身上的阴森气息更浓。

  “四方老匹夫,这老家伙想要抢夺我们四方谷。你能容忍?”火鑫王说道,“你我之前的那些恩怨以后处理,不过在这之前,我们是不是先把他解决掉。”

  “同意!”四方王大笑道,“不过他身上的东西归我,就当赔偿本王的拍卖行!”

  “你不是不在乎吗?”火鑫王嗤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