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两百八十六章 玩笑玩笑
  “他们自然不认为你能帮助他们找到仙宝。|在情域中,能让他们觉得有可能找到仙宝的唯有先祖。可是,先祖何其人物,他们再大胆也不敢去算计他。”弱水说道。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他们还要算计我?”叶楚疑惑问道。

  “他们虽然不认为你能找到仙宝,可总算有那么一点可能。有一线机会,他们总得尝试。所以他们会算计你碰触至尊的雕像,因为这样能让你的至尊意增强,多一线可能。”弱水回答道。

  叶楚终于明白当年狐狂为什么算计他了,只是怕他要失望了。他这点微末的至尊意,就算他死了都不能找到仙宝。

  “这只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碰触了至尊剑,就要担起无心峰的责任!”

  弱水的话让叶楚疑惑:“你的话我听不懂?我尽管知道无心峰存在有一定故事。但却不知道,你们所说的那个责任是什么!”

  “到时候老疯子自然会告诉你,此刻告诉你也无益处。”弱水对着叶楚说道,“带你来这里,是想告诉你,至尊意并不是没有办法解决。先祖在晚年,想到了一种可能。”

  “什么可能?”叶楚好奇的问道。

  “控制至尊意!”弱水对着叶楚说道,神情淡然,可这句话却让叶楚跳了起来,瞪大眼睛的看着弱水。

  “开什么玩笑?控制至尊意?这是至尊都做不到的事情,你觉得有可能实现吗?”

  弱水摇摇头道:“先祖尝试过,成功了一半!”

  叶楚一愣,愣愣的看着弱水。.)这一句话让叶楚心中翻起了惊涛巨浪,这太过惊世了。至尊是九天十地唯我独尊的存在,这样的人物留下的意,也是别人能控制的,就算是一半,也绝无可能!

  “你在和我开玩笑吧?”叶楚看着弱水说道。

  “当年那位至尊为情达到至尊,又为情而死,他留下的意非凡,在情域也唯此一份!情域出现过的至尊不只是一位,也有至尊留下过他们的意。比如至尊的后裔,他们身体中就流淌着至尊的血,流淌着他的道和法,流淌着他的意。可你见过他们迷失吗?还有一些修行者,有过奇遇,偶然得到至尊的意,你见过他们迷失吗?比如将军墓中那位,他曾经也是靠过至尊,才成为绝世强者,也未曾迷失过。”

  “他们不同!至尊后裔有着至尊的血,自然可以容纳他的道和法,意和理。帝国那位大将军谁能确定他一定沾染过至尊的意?”叶楚反驳道,至尊的意非凡,岂是人能随意碰触的。

  “你错了!至尊的意并不是就不能碰触,修行者达到一定的强度,就算碰到至尊的意。也能驱散,唯有碰到特殊的意,才不能驱散。比如你叶家的那位始祖,澳门赌博网站:至尊以特殊的手法烙印在他体内的意,他就不能驱散,还有你这种意。”弱水说道,“这种意,才是真正的与众不同,就算至尊想要施展,也要耗费不少时间,唯有这样,才能久存世间。”

  “这有什么奇怪的吗?”叶楚问道,但话语愕然而止。因为他想到一件事:那位至尊当时一心要死,为什么还花精力和时间留下这样一股意在剑上?

  “你明白了?”弱水问着叶楚。

  “为什么?”叶楚深吸了一口气,他知道这其中有秘密。

  “那位至尊虽然陨落,可他毕竟达到至尊。你应该听说过,在他达到至尊的时候,施展出一套绝世秘法。”弱水说道,“先祖曾经猜测,留下的剑烙印的意,就是他的那一套绝世秘法。他不想那套绝世秘法消弭在世间!”

  叶楚愣愣的看着弱水,心中狐疑,这样的猜测也有人说过,可是叶楚一直都是不信的,可从弱水家那位先祖口中说出来,叶楚就不得不正视了。

  “那位至尊要真是如此,那说明他的意是能控制的。要不然,如何能得到那一套秘法?”弱水对着叶楚说,“而先祖的尝试,也证实了这点,他曾经控制了一半的意。”

  叶楚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息着此刻心中的惊涛巨浪。当年那一套秘法打出,传言九天十地无不震惊,有着绝世之风华,可此刻居然有人告诉他,他身体中的至尊意可能能帮助他得到这套秘法,这不是开玩笑吗?

  “既然他说控制过一半意,那他是如何做到这点的?”叶楚问道。

  “很简单,放开心扉,去接受感悟这道意,以自身和它相容,把他化作你的一部分,你自然能控制它。”弱水说道。

  “真的好简单!”叶楚心想要不是见你漂亮,舍不得下手,都要掐死你了。说的真是轻巧,简单?

  想要把至尊的意化作自身的一部分,你当自己是什么?神吗?

  “你可以不要玩我吗?”叶楚咬牙切齿的看着弱水,盯着弱水红润的嘴唇说道,“要明白我很凶残的,你在玩我,我会开口咬你的!”

  叶楚说这句话的时候,心中祈祷弱水再玩他一次。这样自己就有光明正大的借口去咬她了,也不知道这女人的嘴唇好不好咬?

  弱水自然不知道叶楚心中的龌龊想法,继续说道:“在这之前,我本来要借助族中秘法,然后凝聚出族纹烙印在你元灵中。只是没有想到,你居然自己做到了。既然你做到了这点,那我所说的就有可行性。这样虽然危险,但起码有一线生机。要不然,你就等着迷失后死吧。”

  叶楚一愣,知道弱水说的是实话。叶楚轻呼了一口气,平静了一下心情:“有几成成功的可能!”

  “一成不到!”弱水说道,“甚至还要低!”

  “靠!”叶楚忍不住要骂娘了,“我真要咬死你!”

  说完,叶楚向着弱水扑了过去,仿佛把弱水恨到了极致。张开嘴唇,向着弱者诱人红润的嘴唇直接扑了过去。

  可是叶楚还未扑到,就见一把长剑指在他喉咙处:“十个你也不是我的对手,你最好安分一些,再敢乱来,剑不留情!”

  叶楚感觉到那把利剑的冰寒,叶楚笑道:“那个玩笑玩笑,刚刚太冲动了。你也知道,我这人就是冲动,不顺心就有点暴力倾向。要不然,怎么会动无心峰的剑呢!嗯,我保证以后会最一个平和的人!”

  说完,叶楚用手指轻轻拨开利剑,一本正经:“你继续说!”

  推荐一本书,星辰的《纯情校医》,我就不解释了一,听说很纯洁,要准备手纸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