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两百八十章 毛骨悚然
  胡兵元灵震动,在空间划过一道道纹络,纹络闪动,体内暴动的力量化作刀剑直射几个修行者而去,意境恐怖,当真以一人挡住了数个修行者。|

  几人心中大骇,对望了一眼,以更加凶猛的力量向着胡兵扑了过去。各自舞动兵器,爆发出凌冽的意境覆盖之间要把胡兵给震杀般。他们都不弱,实力达到了元灵境,有碎石裂金之力。

  “没有用的!真正的煞灵者,要远强同境界的修行者。”

  胡兵说话间,他的意境震动。他的意境不见得多高明,但已经却能能完美的和力量交融,把每一分力量都凝聚在一起,爆发出最强的力量,直冲其中一个修行者而去。

  对方以兵器阻挡,两者力量交锋,看似相当,但胡兵暴动的力量直接斩断对方的兵器,生生的劈砍到对方的身体上,身体生生的被砍成的两半。

  叶楚在一旁看着,心中为此而震动。胡兵所爆发的力量不见得多强,但是他的意境却能全部融入到力量中,让力量爆发出最强的攻击。

  他的意境控制的极为精妙,这种精妙是叶楚都做不到的。这让叶楚咋舌,心想这就是煞灵者的神奇吗?除去能涌动拥有煞气属性的力量,对元灵的运用也另类。

  叶楚虽然一只脚步入煞灵者中,但对于煞灵者还是很陌生,叶楚以前只是听说过煞灵者的神奇和强势,但从未真正的领教过,此刻看胡兵出手,才勉强有一点了解。

  胡兵才元灵境,在煞灵界中不过是垫底的存在。.)可就是这样垫底的存在,对意境的控制都能达到如此精妙的地步,那那些真正强悍的煞灵者,他们又将何其神奇?

  叶楚突然对煞灵者很有兴趣,希望能步入这个圈子。从刚刚胡兵的表现来看,他们对元灵的修行和掌控有着非凡的成就。

  胡兵强悍,这几人很快就被胡兵给解决,倒在神像前的血泊中,触目惊心。

  杀了几人的胡兵眉头都没皱一下,目光看向神像的双眼中,那里寒火煞在跳动,绿色的火焰却有着寒意渗透出来。

  胡兵望着寒火煞眼神炽热了起来,寒火煞价值非凡。要是能得到,他实力定然大幅暴涨。要是能炼化化作自身一部分的话,那自己就算面对大修行者都有一战之力。

  想到这,胡兵目光灼热了起来,澳门赌博网站:一步一步走向寒火煞。胡兵虽然极想得到这东西,但也不敢轻易出手。他的实力还无法对抗寒火煞,唯有先把它取走,再以药物辅助,借助特殊的手段,才敢炼化寒火煞。

  胡兵小心翼翼的爬上神像,取出匕首,开始挖神像的眼睛,把神像眼瞳中的寒火煞带走。

  或许是因为兴奋,胡兵的动作都是颤抖的,小心翼翼的连带神像的眼珠子一起抠出来。

  可是就在胡兵把寒火煞抠出,兴奋的想要取走的时候,神像突然爆发一声巨响。这一声巨响暴动,神像轰然倒塌。胡兵骇然,赶紧抓住神像眼珠子,拖着它激射而走。

  胡兵避开埋身碎石下的危险,可危险并没有远离他。被他拖着的寒火煞突然从眼珠子里飞腾出来,化作一团绿火,向着胡兵扑了过去。

  “哈哈哈……老夫终于脱困了!”

  从寒火煞中爆发出刺耳的大笑声,声音冰彻冻骨,刺耳难听。

  胡兵面色剧变,盯着在盘旋在虚空燃烧的绿色火焰,惊恐大喝道:“什么东西?”

  “一个小小的元灵境,也敢对老夫大呼小叫。看在你把我从神像挖出来破开封印的份上,留你一个全尸。”绿火中有尖锐的声音响起,让胡兵面色剧变,疯狂的后退,想要逃窜。

  但胡兵的速度根本比不上绿火,绿火眨眼间就扑到了他身上,胡兵甚至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就被绿火吞噬,元灵直接毁灭,刚刚还耀武扬威的胡兵,瞬间就死于非命。

  “虽然是一个煞灵者,可元灵太弱了。不过聊胜于无吧,对老夫创伤的元灵有所帮助。”绿火发出嗤嗤的声音。

  叶楚早就被面前这一幕惊呆了,任谁也无法想到这寒火煞中还存在这样一物。叶楚原本还在想要不要出手抢夺胡兵的寒火煞。但此刻叶楚那里还有心思抢夺,转身就向着外面奔跑而走,想要避开寒火煞。

  但叶楚显然小看了寒火煞中东西的恐怖,叶楚尽管小心翼翼逃窜,还是被它察觉到,仅仅是一个瞬间,这寒火煞就挡在了叶楚的面前。

  “在老夫面前还想逃?”寒火煞中发出嗤嗤的声音,嘿然阴冷。

  “呵呵!那个,我看着道观很破烂,不小心误入其中。就不打扰您休息了,我先走了!”叶楚想要避开寒火煞离开,但下一个瞬间,寒火煞就落在他面前,叶楚的步子愕然而止。

  “老夫未让你走,你就走不出这里!”

  阴冷的声音让叶楚绷紧身体,暗自提升着自身的力量。

  “不要做垂死挣扎,你这点微末的实力,老夫足以轻而易举灭杀你。”寒火煞中的声音十分不屑。

  叶楚知道对方说的是实话,但却未放送警惕:“我要是死了,会有人为我报仇。”

  “报仇?”阴冷的声音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声刺耳,“谁能救你,当年老夫要不是失误,岂会被封印在神像中。可就算封印在其中又如何?我还不是出来了!”

  对方癫狂的大笑:“哈哈哈,你道高一尺又如何,老夫还不是魔高一丈,当年你封印了我。此刻老夫用自身之力,凝聚了不知道多少年,凝聚出寒火煞,不就轻而易举借着外人破了你的封印。你死了,可我还是活着。哈哈,老夫还是胜了,你绝世无敌又如何?依旧败了,败了!!!”

  阴沉的声音疯狂了起来,仿佛受到刺激似的,对着这个道观吼叫了起来,声音震动,震的破烂的道观倒塌,断墙不断砸下来、

  叶楚大骂,心想不知道到时是那个混蛋当年封印这家伙。既然能封印他,为什么不解决了他,现在让后人为他的失误买单,看着胡兵的尸身,叶楚脊背发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