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两百七十七章 弱水再现
  第两百七十七章

  “那就得罪了!”叶楚猛然出手,向着修行者一掌轰了过去,出手快捷而恐怖,直冲对方要害而去。!>

  修行者没有想到叶楚敢在浮生宫出手,失神一愣,但他毕竟是大修行者,尽管失神了一下,但很快就反手挡住了叶楚,震的叶楚倒飞出去。

  “一个元灵境,也敢在这里闹事!”修行者十分不屑,对着叶楚喝道,“滚离这里,我不和你计较,要不然死!”

  浮生宫是什么地方,情域之中没人敢在这里轻易闹事。但这个少年居然不知道天高地厚,居然在浮生宫动兵戈,这是活腻了。

  别说才元灵境,就算达到‘夺天地之造化’的强者,也不敢如此!

  “晚辈说过,希望前辈去通报一声,但前辈不通报。我唯有出手惊动贵地族人出来。”叶楚开口对着修行者喊道。

  “就你的实力?”修行者十分不屑,一个元灵境而已,他举手之间就能灭杀,还妄想惊动族人?

  修行者不愿意有人打扰浮生宫,手中兵器挥舞,划出一道凌冽的痕迹,直射叶楚而去,想要让叶楚埋尸浮生河中。

  “就凭我足够了!”叶楚说话间,气海中唯有的彩纹煞蛛的煞气暴动而出,这股煞气暴动,阴寒之气舞动,直冲修行者而去,挡住对方凌厉的一击。

  “我虽然是元灵境,可并不是你想杀就能杀的!”叶楚说话之间,手中煞气舞动,直冲修行者而去。

  这是叶楚能使用彩纹煞蛛的最后一次机会了,要是可以的话,叶楚想要留着这次机会。|但此刻他没有选择,对方不让他进去,他只能打进去了。

  叶楚在经不起折腾,谭父说他只有两三个月的命,他总不能让人挡在外面,早一天达到弱水家族,就多一点希望。

  叶楚煞气震动,让修行者身体猛然的爆退,煞气险些缠绕到他的手臂,这让他心中忍不住跳了跳。那股阴寒侵蚀的气息,和煞气一模一样。就算是煞灵者,也不可能全部保存煞气的气息,可面前这人却做到了。

  “难怪敢硬闯了,不过这样的实力依旧不够。在浮生宫闹事,你就等死吧。”修行者喝了一声,兵器舞动,直射叶楚的要害而来。

  “我不愿和前辈交手,我和你族弱水相识,前辈去通报一声就可知了。”叶楚身体避开对方的兵器,对着对方喝道。

  “圣主的名讳也是你能叫的?”修行者更是暴怒,手中的兵器舞动,直射叶楚而去,要把叶楚给震杀般。

  叶楚心中跳了跳,尽管知道弱水在浮生宫地位不弱。可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是一方圣主。

  修行者攻势很迅猛,叶楚闪躲,以煞气挡住对方的攻击。他知道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唯一败了对方,才有可能见到弱水或者其他人了。

  “得罪了!”

  叶楚不在留手,恐怖的力量暴动而出,以潮水般冲击而出,一波震动一波,向着对方直射而去。叶楚意境涌动,控制煞气,当真非凡无比,仿佛海浪奔腾一般。

  煞气从气海不断暴动而出,疯狂的消耗,让叶楚都觉得肉疼。原本一只彩纹煞蛛的煞气,是巨大的宝物,能借着它修行到极高境界。但这一路来,就这样消耗的干干净净了。

  修行者见潮水般的煞气涌向他,身体也猛然的后退起来,手中的兵器舞动,想要挡住煞气。

  可煞气太过惊人了,他根本无法彻底隔绝,终究还是被一丝煞气侵染到他的身体中,他惨叫一声,肌肤开始腐蚀,手中的兵器抓不稳,直接掉落在地面上。

  修行者面色剧变,以自身之力驱除煞气,玄命境的强者确实非凡。虽然无法驱除煞气,可阻拦了煞气的侵蚀。

  但因此而露出破绽,叶楚身体一跃,意境舞动,掉落在地上的兵器落在他的手中,兵器搁在对方的脑袋上,冰冷的感觉让修行者惊恐。

  叶楚并没有杀对方,甚至帮助对方把体内的煞气牵引出来:“晚辈并无和你们为敌的意思,不过此次得罪了!”

  叶楚说话间,兵器压在对方的脖颈,牙齿一道血痕,叶楚狠狠的踹了一脚对方说道:“带路!”

  在叶楚的威逼下,修行者带着叶楚步上了虹桥。两人向着浮生宫走去!

  叶楚的举动惊动了浮生宫的修行者,一个个激射而出,要阻拦叶楚。

  “谁敢挡我,我就杀了他!”叶楚说话间,兵器再次向着前方压了下,有着血液从对方的脖颈流淌出来,让准备出手的人猛然止住脚步。

  “阁下好大的胆子,敢来我族闹事,阁下怕不知道这里是何处吧?”有修行者暴怒,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浮生宫坐落在弱水之上,谁到这里不是恭恭敬敬,敢动兵戈的人还是第一次见到。

  叶楚没有理会他们,继续向着浮生宫走去。

  “站住!”有修行者暴怒,这少年太过嚣张了了,当真以为有人质在手就没人敢杀他吗?

  “希望各位去通报一声,无心峰有人求见。”叶楚对着众人喝道,不卑不亢,声音洪亮。

  “管你是哪里来的,还不放下我族之人,今日让你死无全尸!”浮生宫并不是每一个人都知道无心峰,他们怒吼,对着叶楚暴怒道。

  “该死!”叶楚怒骂了一声,心想早知道如此,怎么也要叫老疯子给一点凭证前来啊。

  “既然众位不愿意帮这个忙,那只有得罪了!”叶楚哼了一声,一脚踹在修行者身上,让他继续带路。

  当着众人的面辱他们族人,这让一群人彻底怒了,一个个拔出兵器,指着叶楚吼道:“人质救不了你的命,你要敢杀他,我等就敢去杀你全家。”

  说话之间,有修行者向着叶楚扑了过来,并没有因为叶楚手中有人质而住手。

  叶楚见到这一幕也面色剧变,没有想到对方真的不顾同伴死活,他一人之力肯定挡不住这么多修行者。

  就在叶楚心惊,准备用人质挡住对方兵器时,一个动听而娇柔的声音传来:“都住手!他是我族之人!”

  声音带着毋容置疑的威严,那些出手的修行者猛然的停止动作,目光看向一处,一个曼妙如同神女般的女子落下,缓缓的站在叶楚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