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两百七十章 谭尘
  谭家一处山峰上,山峦秀丽,氤氲缠绕,景色秀美,在山峰之巅,有着众多石台,石台坐满了人群,都是年少俊才,一群人在山峰迎微风,倒是显得惬意非凡。|

  在这一群人当众,天羽皇子坐在一方中心,此刻他没有了古魇禁地的疯狂,转而是温文儒雅,此刻手持玉箫,吹动出道道玄妙动听的箫声,在箫声下,众人感觉心神宁静,很是舒心。

  一曲而完,在另一方的中心站起来一个身着华服的男子,男子英俊,站起来衣衫随着微风飘舞,有着几分出尘之感。

  “天羽兄此曲甚妙,能让人心神宁静,元灵精华,不愧是天纵奇才,一方人杰!”

  “他就是我族的人杰,谭尘!”

  谭妙彤的话让叶楚和纪蝶的目光都看向男子,不许做多解释,只需要人杰两个字,就足以证明他的优秀。这世上,能用人杰来形容的极少,在场唯有天羽皇子和他够资格。

  天羽皇子是至尊后裔,他的天赋可想而知,举世之间有多少人能和他比?这是天赋最杰出的人物之一,而面前的这个男子和他一样。

  纪蝶尽管凝聚出天地异象,可也并没有人杰之名,在天赋之上,还是差天羽皇子和谭尘。这就足以证明人杰的优秀了!

  “听说尘兄一手古琴出神入化,不知道能否让我等见识一番。”天羽皇子笑着看着谭尘。

  在场众多年少才俊,其中不乏声名显赫的人物,可他放在眼里的只有谭尘一个人,这是一个和他声名相当的人物,天羽皇子不敢小视。|

  “哈哈……既然天羽兄开口,我断然没有拒绝的道理。”谭尘笑道,让身边一个俊才取过古琴。

  谭尘风姿卓越,坐在古琴旁边,手指如同流水般波动琴弦,琴声蔓延开来,如同有着微风拂过,但很快又给人一种仙灵之感,清扫着众人的疲惫,让人心神爽然。

  谭妙彤带着叶楚三人在一个偏僻的地方坐下来,安静的在一旁听着行云流水般顺畅的琴声,叶楚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元灵安宁,似乎要沉浸在琴声中。

  叶楚知道,这是对方的意境起到效果,要不然不可能影响对方的心境。能把意境通过琴声传出,不愧问人杰之名。

  谭尘就静静的坐在那里,但却很吸引人的目光,这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子,拂动琴弦的时候,更是风姿不凡,看的场中不少女子目光痴迷。

  一曲而完,很多人都沉浸在谭尘的琴声中未能反映过来,还痴迷在其中,甚至有人为此而突破,元灵得到了升华。

  这一幕让叶静云咋舌,忍不住看向谭尘,以一曲就能引得修行者突破,这当真让人震动,意境惊人。

  “谭兄的琴声果真非凡,当真不愧是谭家第一人!”天羽皇子笑道。

  这一句话让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两人身上,看着两人的风姿,这些人忍不住自惭形愧。他们也算天赋优秀,可在这两人面前,却显得黯然无光,只不过是他们的陪衬。

  谭尘笑道:“我并不算谭家第一人,天羽兄过奖了,倒是天羽兄身为至尊后裔,或许能走出先祖的路,让我等羡慕。”

  天羽皇子摇头,不由想到古魇禁地一行,这对他的打击太大了。

  在这之前,他一直以为自己绝世,年轻一辈无人可挡。但看到了祖宗的遗体都无法取走,而在那其中有一个男子,却说出; ‘敢问天地可敢让我死的话。’

  天羽皇子第一次感觉苦涩,这天地间当真有惊世到如此的人物。即使他身为至尊后裔,也不敢说出‘天地可敢让我死’死的话语。

  天羽皇子自认天赋不会比那个男子差,但这种霸气却非他所有,唯有他的先祖才能展现吧。

  谭尘见天羽皇子露出苦涩,心中好奇无比,这是一个天纵之才,是一方人杰,算的上世上年轻一辈最优秀的人之一。什么时候不是傲然世间,自信满满。但此刻,居然露出了苦涩:“天羽兄……”

  见谭尘疑惑的看着自己,天羽皇子笑了笑,对着谭尘说道:“不知道谭兄可感说出‘天地可敢让我死的话语?’”

  “天羽兄不要开玩笑了,你我岂能不敬天地。天地要人死,何其容易!”谭尘笑道,“天羽兄难道有如此霸气,说出这样一句话?”

  天羽皇子摇摇头:“你我都不敢!但世上有人敢!”

  谭尘失神,不由想到天羽皇子的始祖,要是是至尊的话,倒也不能说不敢。只不过,就算他们身为人杰又如何?至尊离他们太过遥远了,怎么能和他们比。

  “不谈这个了!”天羽皇子笑了起来,把脑海中的情绪排除出去,随即看着谭尘笑道,“一起论元灵之意吧。”

  谭尘温和的点头,目光看向谭妙彤的方向,他一开始就注意到谭妙彤的到来。还以为她会来自己身边,倒是没有想到和外人坐在一处。

  谭尘目光落在纪蝶身上,为纪蝶的仙姿风华而惊艳,心中也惊奇不已。这个女子不简单,虽然无法看透,但隐隐感觉到这女子就算不是人杰,也和人杰相差不远了,这是一种奇特的感觉,但达到他这种地步的人物,有这样的感觉那就代表有几分真实。

  谭尘对着纪蝶点首示意,笑容温和,和纪蝶打招呼。

  纪蝶虽然神情冷艳,但却点头回应。

  谭尘目光从纪蝶身上移开,落在叶楚身上。看着叶楚倒是有几分惊奇,从谭才那里得知,这个男子以先天境的实力败了他。但从他身上,谭尘居然看不到一丝的奇特之处,谭尘都难以理解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败谭才。

  “妙彤难得愿意来参加如此聚会!”谭尘对着谭妙彤笑道,语气温和,目光柔和的看着谭妙彤。

  “见谭尘哥在抚琴,妙彤不敢打扰!”谭妙彤对着谭尘笑道,“谭尘哥的琴声越来越动听了,妙彤有耳福。”

  谭尘笑了笑,对于这个族中的公主他同样喜欢,指了指身边说道:“妙彤和你朋友来这边入座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