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两百六十一章 谭父
  虽然谭妙彤说她的家族距离城池很近,可达到他的家族时,还是日落西山了。|到达谭妙彤的家族时,已经黄昏了。

  谭妙彤家族所在的圣山灵气十分浓厚,有着七彩缠绕,灵气逼人,草木灵秀,是一处洞天福地。

  叶楚步入其中,感觉自己的每一个毛孔都要舒张开来,叶楚心想在这里修炼,怕就算天赋再一般的人,也能达到先天境了。

  叶楚都忍不住看向谭妙彤,心想这女人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有身份尊贵,居然未曾达到先天境,也算一个奇葩吧。

  谭妙彤自然不知道叶楚想什么,见叶楚好笑的看着她,不由疑惑的摸了一把她绝美的脸蛋,“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我在想,这一处灵气浓厚要成实质了,在这修炼一天,比的外界数十天了。”叶楚笑道,“是一处圣地!”

  “这是祖宗留下来的,也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后人没有一个能超过始祖,反倒是借着他的遗荫,想想都汗颜。”谭妙彤笑着说道。

  叶静云笑了笑,他们叶家又何尝不是如此:“听文婷说过你是情域谭家圣地的人,但却不知道你们谭家始祖是谁?”

  谭妙彤笑了笑说道:“始祖名讳不敢乱说,只能告诉你们的是以前并不姓谭。”

  纪蝶都忍不住好奇的看向谭妙彤,她也听说过谭家圣族。这个圣族狠有传奇色彩,连她的师尊都曾经感叹过谭家的神秘,也好奇当年是如何成为圣族的。”

  谭家仿佛是一夜之间冒出来,成为情域赫赫有名的一方圣地,震动情域。|情域其他地方,或多或少能找出一些痕迹,但谭家却丝毫痕迹都找不出来,给它染上了无数的传奇色彩。

  谭妙彤见众人疑惑,也没有过多的解释,带着叶楚一群人拾阶而上,偶尔有路过的族人见到谭妙彤,心中欣喜,忍不住侧目,特别是看到叶静云和纪蝶时,眼神更是忍不住要直了。

  只不过当目光落在叶楚身上时,又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心想这个男子是谁啊,小姐怎么会带他来圣地,圣地不是一般不接待外人的吗?

  ……

  叶楚自然注意到众人嫉妒的眼神,他也没有在意,他来这里不过就是为了七彩空间台,至于其他的不愿意理会。

  “父亲!”

  在谭妙彤还未走到一个宫殿,一个中年男子出现在他们面前,谭妙彤看到这个中年男子瞬间就兴奋的扑了过去,扑到中年男子的怀中,面露欣喜,娇艳无比。

  “都这么大人了,还如同小女孩一样。”中年男子笑道,手却怜爱的摸着谭妙彤的头发,对于自己的这个宝贝女人,他可是心疼的很。

  谭妙彤挽着中年男子的手,拖着他到叶楚等人面前,把三人介绍给中年男子:“这次我能回来,多亏了叶楚静云和纪蝶三人了,要不然父亲都见不到我了。”

  谭妙彤带着娇嗔之色,尽显可爱娇柔,美的让人心跳。

  “胡说八道什么,怎么不能回来?”中年男子瞪了一眼谭妙彤,随即又对着叶楚三人点头笑道,“多谢三位了!”

  “世叔客气了!”叶静云拱手行礼道,“和妙彤在一起我们也很开心。”

  谭父看了一眼三人,好奇的问道:“晴文婷了,她带走你的时候不是说到时候送你回来吗?她跑哪里去了?”

  “文婷出了一点事,所以先回宗门了。”谭妙彤回答。

  “就知道晴文婷不靠谱,他们一家子没有一个靠谱的。”谭父嘀咕了一声,显然对晴文婷宗门有怨言。

  谭妙彤掩嘴而笑,自然知道自己父亲为什么对晴文婷宗门如此。

  “小心母亲知道,让你今天进不了家门。”谭妙彤偷笑道。

  谭父讪讪一笑,面色有些绯红,瞪了一眼谭妙彤,心想自己这女儿也太不给力自己面子了。他又怕说太多,在晚辈面前暴露出他和晴文婷宗门那位女人的瓜葛,赶紧转移话题道:“既然来到谭家了,就好好住几天,这一处适合修炼,正好可以安心修炼。”

  “前辈,我……”叶楚自然不能在这里久待,喊着谭父说道,“我怕不能久待,不知道前辈能否借七彩空间台给我一用?”

  “嗯?”谭父看向叶楚,但很快眼睛就凌厉了起来,盯着叶楚的手臂失神惊呼,“你是来自那做主峰的?”

  谭父盯着叶楚,面色不能平静。谭妙彤看到都忍不住一愣,她从未见过自己的父亲露出这样的神情。

  纪蝶和叶静云皱了皱眉头,在狐山的时候,狐狂山那等人物也为叶楚而震动,没有想到到谭家,谭妙彤父亲如此人物居然也为他震动,这未免太……

  叶楚看着盯着他的谭父,心中无无奈苦笑,没有想到那至尊的意能让如此多尊贵人物如此。

  ”前辈目光如炬,我正是来自那里。”叶楚也不否认,点了点头道。

  谭父目光复杂的看着叶楚,站在那里一句话也没有说。这种反常的举动让谭妙彤拉了拉谭父:“父亲,怎么了?”

  谭父看了一眼谭妙彤,目光再次回到叶楚的手臂上,但很快就惊咦了一声:“这些是什么纹络,我居然看不透彻。”

  谭父目光主意到叶楚手臂上的纹络,正是在古魇禁地得到的,叶楚虽然穿着衣服,但那些纹络的气息却遮拦不了谭父。

  “能把你衣服掀起来吗?”谭父看着叶楚说道。

  叶楚想了想,看了一眼谭妙彤,还是掀起了手臂的衣衫,谭父走到叶楚身边,细细的打量了一番,脸上的疑惑更胜。

  “你身上怎么可能有如此纹络,这纹络连我都看不透。”谭父好奇,觉得不可思议,他对于天地至理的领悟不弱,可此刻看着这些纹络,居然一点都看不懂。

  “晚辈在古魇禁地得到的!”叶楚没有掩饰,直接回答道,“不知道前辈能否看出一点什么,还有这种情况下,我能坚持多久?”

  这才是叶楚最想问的,自从从狐山离开后,清凉感在渐渐加重,叶楚都不知道他还能保持多久不迷失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