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两百五十八章 百年寿元
  狐狂山望着就静静站在那里,却给予他无穷压力的老疯子,神情变的极为难看。他自然不愿意因此而动用族中的底蕴。

  族中底蕴有限,动用一次,留给后人的就少一次。如果可以,狐矿山想要一辈子都不动用族中底蕴。

  “前辈不用迁怒我狐山,所做的一切都是我一人的手笔,前辈要是记恨的话,找晚辈即可。”狐狂山盯着老疯子,心中也无奈至极。没有想到这疯子居然疯到了这种地步,就为这样一个算计,直接杀到他狐山来。

  “好!我欣赏敢作敢为的人!”老疯子盯着狐狂山哼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削你百年寿命。”

  这一句话让狐狂山神情剧变,他活了很多年,余留的寿元不多,怕也就百年出头。可对方一句话,就要他百年寿元,这虽然未杀他,但和杀他没有太大的区别了。这代价太大了,狐狂山不愿意付出。

  “前辈未免太欺负人了,他就算我狐山不算计,那别人就不算计吗?或者不需要算计,他自己也要走到那一步。前辈为此而暴怒,并且交恶我狐山,值得吗?”狐狂山盯着老疯子说道。

  “我觉得值得,就值得!”老疯子哼了一声道,“他自己走那步是他的事情,正如我不阻拦他取长剑。但你身为前辈,却算计一个毛头小子,这不是我能容忍的。有本事,你让同辈的人去算计他。或者高他几辈的人我都不过问,可堂堂活化石级别的人物,却去算计这样一个小辈。那是不是代表,我可以算计狐山的王?”

  一句话让狐狂山,白心白柔都神情剧变,每一个人都心惊肉跳,他们的王要是被算计,那狐山……

  “你敢?”狐狂山暴怒,怒视老疯子。

  “没有什么不敢的!”老疯子盯着对方说道,“你敢做,我为什么不敢做?”

  狐狂山气势瞬间就瘫软了下来,他知道老疯子说的是实话。对于这个疯子来说,没有什么他不敢做的事情。可是他真要算计狐山的王时,狐狂山想象都觉得头皮发麻,这代价太大了!

  老疯子出手算计,狐山难以逃脱他的算计,除非狐山的王不出狐山。

  “我没兴趣去算计晚辈!你百年寿元我要了!”老疯子也不废话,出手向着狐狂山镇压而下。

  狐狂山咬牙,不甘心被削去寿元,吼叫一声怒道:“正好领教前辈高招!”

  “凭你?”老疯子十分不屑,哼了一声说道,“你这样的再来十个我都不在意。”

  狐狂山从未被如此轻视过,暴怒出声,力量震动云霄,有着滔天之力,震动之间地动山摇,有着绝世之威。这是惊世的力量,让白心白柔骇然,心中才知道族中这位活化石的恐怖。

  他们微微心安了几分,心想如此实力暴动出来,面前这个疯子一般的人物挡得住?

  在众人的注视中,老疯子一句话也没有说,一掌就直直的覆盖而下,无声无息,就向着狐狂山恐怖的力量拍下。

  众人都觉得,老疯子的手掌在这股力量下要被绞的粉碎。可结果却出乎他们的预料,老疯子的手掌非但没有粉碎,反而不断的落下。

  一掌而下,那滂湃的力量居然被手掌束缚,难以冲破他的手掌,狐狂山直接被镇压跪倒在地上,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这不可能!”狐狂山知道老疯子很强悍,他可能不是对手。可没有想到对方强到这种地步,他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直接被镇压。

  “就这点实力,也妄想叫板我?”老疯子不屑,看着跪倒在地上使命挣扎的狐狂山。

  白心白柔早就震撼了,不敢置信的看着老疯子。面前的一幕给予他们的震撼太大了,简直匪夷所思。

  狐狂山是什么人物?族中的活化石,可在人家手中却非一合之敌,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这太过惊世了。

  一个个愣愣的盯着老疯子,面色苍白,身体颤抖,脊背发凉。

  “你……你……”狐狂山连说几个你字,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此刻狐狂山有些明白,为什么无人敢上无心峰了,为什么无心峰被他霸占了这么就,也无人敢去抢夺了。

  “要你百年寿元不多,只是告诉你们身为前辈,应该对晚辈照顾有加才对,为了心中那点执念去算计一个毛都没长齐的晚辈,想象都觉得丢人。”

  老疯子说话之间,手中出现精光,金光化作刀片一般,在狐狂山身体中削飞而去。

  每一次削动,都有一道道纹络闪现,纹络消失,狐狂山苍老一份。四周的意境盘旋,经久不衰。

  短短时间,狐狂山就衰老的如同行将就木一般,眼神黯淡无光,整个虚弱的跪倒在地上,仿佛下一刻就要入土一般。

  “这是给你们一个小教训!”老疯子说道,信手把狐狂山丢到一旁,没有在理会狐山的人,踏步离开狐山,下一个瞬间就消失不见。

  众人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只觉得脊背早已经满布汗水了,这太过惊世了。任谁都无法相信,有人强到这种地步。

  可是看着跪倒在地上的狐狂山时,一个个又面色狰狞起来。这是多大的耻辱,堂堂狐山,居然直接被对方杀上门来,连狐老都削去了百年寿元,这个耳光不可谓不响。

  狐狂山跪倒在地上,阴沉的看着老疯子离开的方向,眼中射出凌冽的光芒,怨恨十足。

  “狐老!”白心走向前,想要扶起狐狂山,却被狐狂山暴怒吼道,“滚开,老夫还站的起来。”

  众人静若寒蝉,不敢直视狐老。

  狐狂山看着四周一片狼藉,呼吸着血腥之位,眼神变幻莫定,终究还是转身前往一处准备闭关。

  百年寿元啊,这代表他的寿命要走到尽头了,也不知道还有多少个年头能活。没有人能对自己的死释怀,狐狂山这种活了无数个年月的人,更是不能释怀。

  想到老疯子刚刚表现的实力,他又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对方到底多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