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两百五十七章 强势无比
  老疯子一步步走向前,每走一步,都震的狐山的修行者惨叫,重创而飞,仿佛要抹平狐山一样。|众人为此而惊,后退不敢触其锋芒。

  他们骇然,看着老疯子的举动,显然是要抹平狐山一般。

  就在众人骇然的时候,狐山撑起了巨大的光幕,光幕笼罩下,把老疯子隔绝在外。

  众人见状才松了一口气,这是他族的护山光幕,是几件天地之器合力暴动出来的力量。刚刚还为此惊恐的修行者,顿时就对着老疯子大喊了起来:“你要有本事,就砸开光幕啊。”

  “那里来的疯子,等我狐山强者出来,定然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哼!怎么不往前走了,有本事出手砸光幕啊!”

  众人大吼大叫,他们对光幕有着绝对的信心。刚刚的惧怕消失的一干二净,转而是一种张狂。敢闯狐山,他这是找死。

  可就在众人吼叫不断的时候,却看到了他们骇然的一幕,老疯子居然真的一掌向着光幕震动而去。任谁也没有想到,他真的敢对光幕出手。

  在震撼之后,众人又大骂了起来:“不自量力,想要对抗光幕,震死你!”

  “那里冒出来的疯子,这是……”

  众人还在讥笑老疯子不自量力,可是结果却让他们瞪大了眼睛,一个个呆滞的看着面前,那老疯子看似不强的一掌,落在光幕上,光幕居然直接被震碎。

  这是任谁都无法想到的结果,这太过让人震撼了。他们的光幕护阵何其恐怖,可是居然被对方一掌给震碎。

  “咔嚓……”

  一声巨大的碎裂之声,众人瞪大眼睛的看着前方,都呆滞的看着走进狐山的老疯子。每一个人面色都苍白了起来,骇然的盯着老疯子,眼中带着不敢置信之色。

  老疯子进来的光幕中,一掌震动而出,直接向着一群人扫了出去。这一掌扫出,数十个修行者瞬间化作血雨,散落在狐山中。

  狐山本是洞天福地,但此刻却染上了一片血腥,血腥之味刺鼻。

  即使是叶楚,怕都没见过老疯子如此凶残的一面,此刻老疯子面色平静,但是出手却狠辣,每次出手之间,都收割数十条人命。

  血液染红狐山的山脚,让所有人骇然。

  白心白柔正好来到此处,看着血流成河的山脚,一个个骇然。特别是看到撑起光幕的几件天地之器都被毁掉,更是面无血色。

  这个穿着碎衣裙的男子太过恐怖了,恐怖的让她们难以想象。

  “还不出来吗?那我扫平你狐山!”

  老疯子说话间,一掌覆盖而下,直直的砸在了狐山上,狐山瞬间摇晃了起来,但却没有破碎。很显然,狐山也是一件至宝,有着各种力量加持在其中。

  “不错,能承受我一击,但不知道能承受我多少击呢?”老疯子嗤笑,一击再次震动而下,狐山瞬间地动山摇,站在上面的人都站立不稳,白心白柔曼妙的身躯摇晃,胸前破涛汹涌,努力的抓着旁边的一块巨石,才未摔倒。

  “再说一遍,不出来就灭了你狐山。”老疯子淡淡的说道,但声音却冷凝无比。

  就在老疯子再次准备一击而下时,狐狂山终于站出来了,苦笑的站在老疯子面前:“前辈何必咄咄逼人!”

  老疯子什么话也没有说,一巴掌直接扇了出去,扇在了狐山的脸上。

  狐山躲都没有躲,就被这一巴掌扇中,脸直接被扇中,瞬间红肿起来,口中不多的牙齿掉落了几个,吐出了一口血水。

  “狐老!”

  狐山众人哀叫,不敢相信狐老居然被人抽巴掌都不闪躲。最重要的是,狐老居然叫面前这人是前辈,难道他也是活化石级别的人物?

  “你好大的胆子!”老疯子再次一巴掌抽了出去,把狐狂山最后的几颗牙齿给抽飞,目光冒出寒光,直直的盯着狐狂山。

  狐狂山怎么也没有想到,老疯子就居然如此大胆,直接杀上他狐山。他不奢望算计叶楚能瞒得过他,可想到这里是狐山,他就有底气了。

  这一处不是谁都敢进来的,但他不仅是进来了,而且以最为霸道的方式进来,当着狐山的面杀了这么多族人,砸了他们几件天地之器。

  狐狂山盯着老疯子,他不知道这人有多强。但如此做未免太大胆了,以为狐山没有奈何他的手段吗?

  “把你狐山的底蕴都祭出来,我等着!”老疯子盯着狐狂山说道,“今日我就把你狐山打回禽兽。”

  “你……”白心怒吼,想要出口怒骂。但却被狐狂山挥手挡住,直接封印了白心,站在了白心的前面。

  老疯子手指一点,激射出一道光芒,显然是准备灭杀白心的。狐狂山手臂舞动,挡下这一击,退后数步。

  老疯子一击未果,也没有在意,直直的盯着狐狂山说道:“狐山很好,敢算计我无心峰的人,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前辈的实力,我自认不敌。可我狐山也不是前辈能谁毁就毁的。”狐狂山盯着老疯子。

  “你这是威胁我?”老疯子说道,“是吗?叫那些已经入土的老家伙滚出来,我正想见识一下,至尊后裔到底有什么恐怖的。”

  老疯子说话间,手臂再无舞动而出,又有数十个族人死在他手中,尽显凶残和狠辣。

  老疯子此刻怒急,他都不愿意承受无心峰的责任,也不想叶楚承担。所以,老疯子什么都没有对叶楚说。可没有想到,居然有人敢算计叶楚。

  老疯子知道,叶楚要是找不到合适的手段,别说什么责任不责任,能活过三个月都是侥幸。而这一切,都是面前的狐山所造成的。

  “前辈何必如此,有些事情是避开不了的。除非他不在情域,只要他在情域,那早晚有一天要步入这一步,我只不过是让他提前一些走到这一步而已。”狐狂山盯着老疯子,望着死去的族人,面色也阴冷了起来。

  “那也不需要你管?”老疯子看着狐狂山说道,“再说一遍,把你们的底蕴拿出来,或许可以逼退我,要不然,今日你狐山……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