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两百五十一章 无心峰的秘密
  叶楚癫狂,每次都暴动出恐怖的力量,力量震动之间,轰在面前的雕像上。一拳拳轰出去,每一击都要用光他的力气一般。

  这种疯狂一直持续到叶楚气喘吁吁,整个人力竭才为止。力竭的叶楚倒在地上,才渐渐的恢复神智,看着自己血肉模糊的手,巨痛传上心头,让他倒吸几口凉气。

  目光落在狐狂山身上,叶楚眼神也凌厉了起来。叶楚分明感觉的到,他手臂的清凉感蔓延了许多,几乎要遍布叶楚的手臂了。

  叶楚一直以来都努力的让至尊的意不扩散,可这短短时间,至尊的意就侵染了他不少的元灵。叶楚都不知道他还能坚持多久。

  叶楚望着表情平静看着他的狐狂山,眼中也满是警惕。这个人,对自己不见得有好意。他既然能看出至尊意来,那不知道至尊意扩散的后果吗?可偏偏还骗自己去碰触雕像。

  叶楚不知道狐狂山是什么目的,但叶楚不敢再相信他。

  狐狂山走向前,从怀中取出一些药膏,药膏覆盖在叶楚血肉模糊的手上,温暖的感觉传遍身躯。那血肉模糊的拳头居然生长出新肉来,伤势彻底好了。

  但这并没有让叶楚放松对对方的警惕,叶楚恢复一些力气,直直的盯着狐狂山说道:“前辈此举到底是什么意思?前辈要是想要我死,直接动手就是。我断然不是前辈的对手,可前辈何必用这样的小手段。”

  “死?!”狐狂山笑了起来,“没有人愿意你死,包括我在内。只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情域的秘密而已。”

  “情域的秘密?”叶楚嗤笑道,“就是摸一把这雕像?”

  “你或许不知道,在无心峰下,同样有着一座如此的雕像,但那座雕像比起这更加的宏伟壮观,也孕育着至尊真正的意。|”狐狂山没有理会叶楚,继续说道,“但我知道,你没有见过。”

  叶楚为狐狂山的话疑惑,但口中却喝斥道:“但这和你有什么关系?见与不见是我的权利,倒是前辈活了这么多年,算计一个小辈,不觉得羞耻吗?”

  “我并没有算计你!”狐狂山说道,“你身上拥有至尊意,那就必然如此。”

  狐狂山说完,同样用手去触摸雕像:“你看老朽碰他,一点反应都没有,而你碰触他如此癫狂,那是你自身的缘故,算不上我算计你。”

  叶楚深吸了一口气,淡淡的说道:“前辈不是要说情域的秘密吗?那请说吧!”

  “至尊留下一秘,唯有他的的传人才可能得到。而你,可以算的上他的传人。”狐狂山说道,“至尊留下的一秘,你有机会得到。或许,将来你应该感谢我。”

  叶楚眼睛跳了跳,至尊留下的一秘自然惊世。要说是世间最惊世的秘密也说不定,这样的秘密真要和自己扯上关系,那……

  “这不可能!”叶楚不愿意相信,这太过惊人了,非他能承受。那只至尊的秘密,他这点微末的实力根本不能参与其中。

  能参与这样秘密的人物,都将是绝世强者。而自己不过一个先天境,叶楚不觉得走到这个漩涡中有什么好处。

  “你拥有他的意,自然承担了这一秘。”狐狂山直直的盯着叶楚说道,“除非是你死了,要不然改变不了这点。”

  叶楚轻呼了一口气,开口对着狐狂山说道:“说吧,是什么秘密?”

  “当年至尊陨落在无心峰,一声造化散落情域。一代至尊磨灭!但他已经是证道之人,虽然自我磨灭。但还是留下了东西!”狐狂山盯着叶楚说道。

  “我知道,是那把剑!”叶楚说道,“你要是想要,我回去问老疯子要来,送给你如何?”

  叶楚嗤笑,这东西是烫手山芋,叶楚就怕你狐山不敢要。

  “那把剑虽然是至宝。但随着至尊而死,也算不得什么。何况无人敢动,算的上是鸡肋。狐山自然不需要它。”狐狂山盯着叶楚说道。

  “那你想要什么?”

  狐狂山看着叶楚说道:“我只是想见证,至尊的天地至理,他的玄功道法。他的道,他的理……希望借着他的道,他的理,能走出属于自己的路。”

  叶楚眼睛跳了跳,震撼的看着狐狂山,叶楚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的野性这么大。

  至尊是什么人物?九天十地唯我独尊的恐怖存在。他的道和理,玄和法也将是九天十地绝世无敌的天地至理。可面前这人居然想得到。他是疯了还是想要找死?

  叶楚只觉得面前这人是疯子,而且疯的不浅。

  狐狂山盯着叶楚突然说道:“无心峰埋葬的秘密你还不知道吧。那现在我就告诉你,在无心峰下面,埋葬的是至尊的天地至理。埋葬的是他的道和法。至尊虽然陨落,但它的道和法却永存。得到它,或许能走道至尊位。或许,能成为下一个九天十地唯我独尊的至尊。”

  叶楚有时候也猜测过无心峰的秘密,可从未想过会是这样的秘密。无心峰下埋葬着至尊的道和理,玄和法。这……

  “无心峰存在的意义,就是等待着至尊的道法玄理再现世间。”狐狂山盯着叶楚说道,“这就是无心峰的责任。而你拥有至尊的意,这责任或许要转嫁到你身上。”

  叶楚心中翻起了惊涛巨浪,为这个消息而震动。这太超乎他想象了,至尊离他太遥远。叶楚从未想过他能和至尊的道和法扯上关系。

  就因为拔了那把利剑?

  叶楚终于明白,为什么连老疯子都不敢动那利剑。

  “那你这雕像又是什么意思?”叶楚问着狐狂山说道。

  “没什么,就是让你感受一下至尊的悲狂凄凉的意。”狐狂山笑着说道。

  叶楚自然不信他的鬼话,觉得一定有什么不为他所知的秘密。但是狐狂山不说,叶楚也无法问出来。

  “你告诉我这些又是想做什么?”叶楚对狐狂山十分顾忌,不敢在轻信他。

  “只是让你知道无心峰的事情,不想你们无心峰不承担该有的责任。”

  叶楚自然也不信这句话,狐狂山肯定有动机,但叶楚想不到是什么。他想打至尊道和法的主意?叶楚想象就觉得不太可能,这样的东西不是他能奢望的。

  至尊的道和法,足以轻易的震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