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两百五十章 叶楚悲狂
  “晚辈未知!”叶楚知道那把长剑不能动,这关乎到无心峰的秘密。|这个秘密绝对不会紧紧是至尊意这么简单,但老疯子不说。叶楚也不想去问。因为叶楚知道,这个秘密肯定和无心峰的存在有关系。说不定,就有大麻烦大责任。既然老疯子没有想要叶楚承担的意思,叶楚也乐得装糊涂、

  但没有想到的是,狐狂山居然说‘情域的秘密’。开什么玩笑,不会这至尊意和一域扯上关联了吧?

  狐狂山看了叶楚一阵后,突然对着叶楚说道:“你随我来!”

  叶楚疑惑,心中在想着要不要和狐狂山一起时,狐狂山却一挥手臂。叶楚和他同时消失在空间中,留下面面相窥的纪蝶和叶静云几人。

  “叶楚有来历不成?居然能因得如此人物侧目,更是惊叹他有谁的气息?难道叶楚找了一个很牛逼的师尊?”叶静云问着谭妙彤,心想要是如此就见鬼了。就叶楚的天赋,能找到很牛逼的师尊?

  纪蝶也因为叶静云的话看向谭妙彤,心中为叶楚的来历疑惑。叶楚表现的确实神秘,种种迹象告诉她们,叶楚来历不简单。

  谭妙彤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只听晴文婷说过他来自一座什么山。当时我也没太在意,就忘记了。不过,我知道的就是文婷对那个地方很感兴趣,经常缠着叶楚要带她上去游玩。只不过,叶楚一直拒绝。”

  “晴文婷什么身份,她要去的地方还用缠着叶楚?只要把他的名号报出来,嫌少有地方能不让她上的吧。”液晶也能更觉得疑惑,心想以晴文婷的身份还有地方要缠着叶楚带的?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但这座山文婷显然是不能上去的。|以她圣女的身份都不行!为此,文婷还骂过叶楚很多次。”谭妙彤也觉得疑惑。

  纪蝶和叶静云对望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奇之色。心想这是什么地方,能让身为圣女的晴文婷都无法入内。

  ……

  “你来自无心峰吧!”狐狂山带叶楚到达了一处,这一处应该是后山,后面有着一面巨大的石壁,石壁上有着泉水流淌下来。当然这些泉水不是让叶楚在意的,让叶楚惊讶的是那巨大的石壁上有着一个雕像,雕像是一个中年男子,英俊不凡,有着一种无法言说的气质,但看久了又有一股悲凉感,很显然这石壁雕像中孕育着意。

  “前辈目光如炬!”叶楚对着狐狂山点了点头。示意他确实来自无心峰。

  “无心峰此代的峰主,还是那个疯子吗?”狐狂山突然问道。

  叶楚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叶楚分明看到狐狂山说这句话的时候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他正是家师!”

  叶楚的话让狐狂山上下打量了一番叶楚,眼神看的叶楚都发毛。

  “那疯子占据无心峰不知道多少年了,从来不曾离开过。这些年更是传言,唯有疯子才能上那座山,那座山也全部都是疯子。”狐狂山说道,“只是不知道,小友……”

  叶楚很想一脚踹死这家伙,心想他从那里得到的消息。你才疯,你整个狐山都是疯子。本公子明明正常的很,那里疯了?说疯子,也只有欧奕那几个家伙而已。

  叶楚顾忌他的实力,忍下了爆骂的心,也不搭狐狂山的话,叶楚觉得有必要把这句话转告给老疯子。心想你们几个人疯也就罢了,不要把他的名声也带坏了。

  叶楚觉得以后要少和欧奕等人走在一起,要不然别人会觉得近墨者黑!

  “无心峰历经几代,可唯有你们这一代,是最没有作为的。”狐狂山说道,“那个疯子占据无心峰,就把无心峰凉在那里,别人不能动,也不能想。他自己也不管,倒是枉费了!”

  “我觉得挺好的!”叶楚不知道无心峰有什么秘密,但觉得老疯子这样做不错,起码自由自在。

  狐狂山笑了笑,也不再发表言语,目光指着那巨大的雕像对着叶楚说道:“知道这个人是谁吗?”

  “你不会告诉我是当年在无心峰陨落的那位至尊吧?”叶楚从感觉到那个悲凉气息后,就猜到了这种可能。

  “不错!正是他!情域正是因为他而命名,他在情域留下了绝世之谜。”狐狂山说道,“这也算你无心峰之秘。”

  “不知道前辈所说的是?”叶楚疑惑的问道。

  “你沾染的气息,是无心峰那把至尊的剑吧。”狐狂山问着叶楚,“倒是没有想到,这世上居然还有人敢动那把剑。果然,无心峰的人是疯子,老朽大概知道你疯在那里了。”

  叶楚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的不让自己的暴走,他很想大吼一句‘老子正常的很。’

  “前辈,其实世上真的有出淤泥而不染的人。比如就站在你身边的。”叶楚很含蓄的提醒对方。

  “有吗?我身边还有别人吗?”狐狂山疑惑。

  随即又说道:“你用着手出碰触一下这个雕像,感受一下!”

  叶楚皱了皱眉头,但还是伸手向着雕像摸了过去。叶楚手触碰到雕像,叶楚感觉悲凉的气息遍布他的整个身体,叶楚的泪水哗啦啦的流淌下来。

  “啊……”

  叶楚吼叫,整个人悲狂了起来,拳头向着前方狠狠的砸了起来,出手极为迅猛,实力爆发到极致,一拳拳砸在雕像上,整个人陷入了癫狂中,内心满是无处发泄的悲苦,要把自身的一切都发泄出来似的。

  叶楚一拳拳轰了出去,雕像没有损耗一份。叶楚的拳头却砸的血肉模糊,疼痛感却没有阻拦叶楚。

  叶楚如同发泄情绪一般,以后不断的砸了出去。

  叶楚这种癫狂的姿态并没有让狐狂山阻止,他目光淡然的看着前方,望着叶楚发狂,望着叶楚迷失心智般疯狂的暴动自身的力量。

  他就静静的站在那里,也不知道他想什么。叶楚拳头上有着鲜血流淌而出,滴落在泉水中,顺着泉水流淌而下,有着淡淡的红色。

  整个空间,有着一股悲狂凄凉的气息充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