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两百四十七章 活化石
  “众位,狐老邀请你们过去!”在叶楚数人等待了片刻之后,两个妖娆的女人走下来,对着一众人说道。|

  一众人跟着两女向前,身躯曼妙摇曳,曲线毕露,很是野性有人。

  叶楚在两女身后,望着面前犹如那成熟的蜜桃一般丰满玲珑的娇躯,心想这两个女人倒是妖娆诱惑,很是野性诱人,望着她曼妙的娇躯,都能让人情不自禁的把目光主意到她们身上。

  到达了一处屋外,两女躬身说道:“狐老,人带来了!”

  “嗯!”随着一句声音,屋门自动打开,叶楚和谭妙彤等人走进去。见其中坐着一个毛发发白的老者,老者就静静的坐在那里,却给人一种宁静舒心感。

  几人对望了一眼,都为此而震动。就静静的坐在那里就能影响人的情绪,这个老者不简单。

  “白心,白柔,你们下去吧。”老者对着两女说道,两女点了点头,带上门离开房间。

  “众位坐!”老者对着四人挥挥手,目光落在谭妙彤身上,“这位就是谭族的后裔吧。”

  “晚辈谭妙彤见过前辈,不知道前辈名讳如何称呼?”谭妙彤躬身对着老者问道,这个老者和族中长辈告诉他的一人很相似,但谭妙彤觉得那个人不应该活在世上。

  “狐狂山!”老者笑着说道,澳门赌博网站:“说来你族还有老朽一些故人!”

  “是您?您还活着?”谭妙彤瞪大眼睛,但又察觉到自己的话有歧义,面红耳赤的摆手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

  谭妙彤手忙脚乱想要解释,但狐狂山却摇头笑道:“老朽懂得你的意思!”

  谭妙彤面红耳赤,对着狐狂山感谢道。|心中的震撼却依旧未能平静,面前这人可以说是活化石级别的人物。早在数百年前,就声名显赫,是情域一方强者,有着赫赫声名。

  活到此刻,怕有千年以上了。这是真正的活化石级别的强者,让人惊叹。她族中长辈曾经说过它,说他有可能坐化了。但是没有想到,对方居然还活在世间。

  这数百年隐世不出,也不知道他修行是不是又有长进。

  谭妙彤在对方面前更加恭敬了几分,这是和她族中一些老祖宗同辈的人物,谭妙彤不敢托大。

  “不用局促!难得见到故人之后,这是人生一大幸事。而且,此次要多谢你们帮狐山的忙。”

  谭妙彤知道狐狂山说的是救下白狐的事情:“前辈过奖了,晚辈并没有帮上什么,举手之劳而已。此次上狐山能见到前辈的尊容,对晚辈来说是大幸。”

  狐狂山笑了笑,在谭妙彤身上打量了一番。以她的实力自然能看得出谭族的那件东西在谭妙彤身体内,他心中倒是觉得好奇。这个连先天境都没有的少女,怎么可能驾驭那东西?

  “谭家出了一个人杰!”狐狂山感叹了一声,心想尽管此时谭妙彤实力不显,但他知道谭妙彤不简单,能驾驭那件东西,天赋自然不用说。

  谭妙彤自然知道狐狂山为什么发出这样的评论,她知道对方看出了自己身体中的东西。尽管那件东西珍贵无比,可以引得无数人疯狂。但谭妙彤却不怕狐狂山打它的足以。

  达到了狐狂山这种实力,知道根本不可能得到那种东西。

  狐狂山目光转到旁边的纪蝶身上,眼中也露出了几分惊异之色:“你居然是她的传承弟子?她居然还活着?”

  狐狂山都忍不住震动,那个人物都算得上是他的先辈,不是传言对方早就死了吗,可是这女娃身上分明有她的气息。

  “见过前辈!”纪蝶躬身说道,虽然不知道这人是谁,但见谭妙彤的姿态,知道这人肯定身份非凡。

  “你要是是她的弟子,老朽还真不敢托大,最多敢和你同辈相称而已。”狐狂山大笑道,声音爽朗。

  谭妙彤为狐狂山的爽朗而疑惑,家族长辈曾经说过。狐狂山为人狂嚣,十分霸道,是一个粗狂至极的人物。但此刻表现去如同一个和蔼可亲的老者一般,和她影响中的人截然相反。

  “你们要借助七彩空间台可以,明天为你们开启吧。”狐狂山说话间,目光从顺势转到叶楚身上,心想这个少年倒是好福气,有着如此三个绝代佳人陪伴。

  只不过在狐狂山打量叶楚片刻后,他的身体猛的站起来,瞪圆眼睛看和叶楚,眼中闪动出精光,不敢置信的看着叶楚。

  这个举动把谭妙彤和叶静云等人都吓到,一个个愣愣的看着狐狂山。特别是纪蝶,心中的震撼更是如同潮水般涌动。

  狐矿山是什么人物?很有可能活了千年的活化石。这等人物已经不能用妖孽来形容了,是情域有数的强者之一。这样的人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怎么可能会如此失态。

  可此刻他不仅失态了,而且脸上还露出惊恐骇然之色。这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狐狂山脸上的惊恐消失的很快,但惊讶却压制不住,眸光直直盯着叶楚,让叶楚都头皮发麻。叶楚知道,这绝对是一个恐怖的强者,被他如此盯着,叶楚居然连想动都极难。

  这种感觉是十分憋屈的,感觉自己的生命就掌握在对方手中,叶楚很讨厌这种感觉,可此刻偏偏做不了什么。

  但这种感觉只是一个瞬间,就消失不见。狐狂山盯着叶楚,眼中带着狐疑之色:“可悲可喜!倒是没有想到,小友居然沾染了他的气息!”

  叶楚瞬间明白对方说的是至尊意,这也就让叶楚恍然。没有人能面对至尊而不变色的。

  “阴差阳错!”叶楚苦笑了一声,“前辈既然能看出来,不知道有没有办法帮我驱除?”

  叶楚明知道这不可能,但还是开口询问了一下,总得死马当活马医医。

  狐狂山笑着摇摇头:“小友太看得起老朽了,老朽要是有这个能力,也不至于行将就木了,只是小友知不知道它的秘密?”

  叶楚疑惑:“不知道前辈说的是关于什么的秘密?”

  狐狂山盯着叶楚,一字一句顿道:“情域的秘密!”

  一句话,谭妙彤和纪蝶等人都呆滞在原地,愣愣的看着叶楚,没有想到叶楚会引得狐狂山说出这样一句话。

  叶楚也呆滞在原地,不知道这和情域扯上什么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