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两百四十八章 高帅却不富
  “你们是狐山的族人?”谭妙彤盯着白狐,突然问着两女道。|

  一句话,瞬间让两女面色骤冷,杀意弥漫两女之身,尽显凶残,四周的气温都随之下降:“你们是谁?”

  狐山是一个秘密,能知道的人并不多。但能知道的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这些死在地上的上官世家修行者,怕都不知道。要是知道的话,他们肯定不敢如此做。

  但没有想到的是,面前居然有一个女子能说出她们的来历。

  “你们真是狐山的人?”谭妙彤瞪大眼睛,同样觉得不可思议。狐山是情域的一处圣地之一,传言狐山曾经走出过至尊。虽然不知道这传说是不是真的,但足以证明狐山的恐怖。

  而且传言狐山的至尊曾经是一只白狐,以白狐之身修炼成道,证的至尊之位。所以狐山一族,又是狐族。谭妙彤忍不住看向妖艳女子手中的狐狸,心想这只白狐毛发十分纯正,怕在狐山的地位十分之高。难怪能出动如此两个强者前来了。

  “你们不要误会,我来自千里外的谭家!”谭妙彤说道,“想必你们听说过!”

  “谭家?情域圣族?!”两女也瞪圆眼睛盯着谭妙彤,为谭妙彤的来历而震动。谭家也是一个传奇,是情域的圣族之一。这是一个庞然大物,比起狐山不逞多让。只不过,两者并无交集而已。

  叶楚也为谭妙彤的来历而震动,尽管已经猜测谭妙彤身份不简单。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谭妙彤居然是来自一域圣族。

  两女正视谭妙彤,知道谭妙彤确实不是打它族的主意。以谭家的身份地位,不会无缘无故和狐山结仇。

  “多谢阁下了!”两女道谢。

  谭妙彤笑了笑,对着两女展颜一笑道:“不知道两位可否带我前往狐山一趟,我们想要借助贵地,七彩空间台一用。”

  两女对望了一眼,美艳的脸蛋上神情不定,目光忍不住看向手中的白狐,见白狐没有拒绝,两女才点头道:“你们随我来!”

  谭妙彤大喜,七彩空间台可以贯通空间,可以省他们的大半路程,这无疑是让人兴奋的。

  叶楚对七彩空间台也听闻过,但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东西在常人眼中,不过就是传说而已,一个瞬间跨越千里,这是神迹,非大能力者不能搭建。

  但是叶楚没有想到,谭妙彤口中说的狐山居然有着这样的底蕴。叶楚原本还震撼两女的实力,但想到对方族中连七彩空间台都有,那培养出这样的强者一点都不奇怪。

  叶静云在谭妙彤身边,好奇的问谭妙彤狐山到底是什么地方。当得知这可能是一位证道的白狐后裔时,叶静云也瞪大了眼睛。愣愣的看着面前带路的两女,在这之前谁能想到,她们体内流淌着狐族血液。

  叶楚也为此而震动,人为万灵之长,修行起来比起别的生物要容易的多。而一只白狐妄想证道,所要耗费的精力要超过人不知道多少。

  可是,他却证道了。叶楚都无法想象,这一族的天赋何其的恐怖。

  狐山距离这一处也不近,在叶楚跟着两女前行的时候,两女到达一处后,突然取出了一个祭台。这个祭台有着七彩光芒缠绕,叶楚看着这个祭台愣了愣,没看出这是什么东西。反倒是旁边的纪蝶和谭妙彤对望了一眼。

  “小七彩空间台!”谭妙彤对着叶楚解释道,“这是短距离的传送祭台,和七彩空间台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这个祭台传送的距离短,而且不能自主吸收天地灵气,需要人为提供灵气支撑,用来横跨空间。”

  在谭妙彤的解释中,叶楚看到了让他嫉妒的发狂的一幕,只见两女取出两块玄石。玄石镶在祭台上面,祭坛吞噬玄石的灵气,开始在祭台上面缓缓凝聚出一个漩涡。

  叶楚都觉得肉疼,这可是玄石啊,无比珍贵的东西。可人家却直接用来做短距离的传送。***,多走几步会死吗?

  靠,什么才是败家子?叶楚觉得以前自己弱爆了,这才是败家子。

  叶楚忍不住对着叶静云说道:“你不是一直很鄙视浪费吗?骂过我很多次败家子吗?现在怎么不骂了?面前的人,可比我强悍多了。”

  叶静云扫了叶楚一眼道:“人家有资本败,和你这人渣有着本质的区别。”

  “……”

  叶楚很想掐死叶静云,心想当年自己败那么多东西,都难以比得上这两块玄石吧。

  “进去漩涡吧,她会带你们进狐山。”其中一女说完,主动跳入漩涡中,很快被扭曲的空间给牵扯进去,消失不见。

  谭妙彤见状,对叶楚等人点了点头,身体一跃,也跳入漩涡中。

  叶楚随着叶静云一起进入其中,只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神奇的空间,这个空间带着他跨越,在空间中有着灵气把他包裹,全身有着清凉感,空间跨越间,叶楚感觉不到距离的消失,但没有过多久,叶楚就到了一处完全不同之前的地方。

  这一处草木郁郁葱葱,灵气浓厚。

  “这里就是狐山,你们先等候一下,我去通报一声。”还未等叶楚好好看看这座山峰,耳边就传来冷冷的声音,两个妖艳野性的女子对着谭妙彤点了点头,示意他们等待。

  谭妙彤点头,就在这里坐下来。

  叶楚还在为两块玄石心痛,感叹了几声道:“败家子啊败家子啊,这世上像去勤俭持家的人已经不多了。”

  谭妙彤为叶楚还在为玄石而肉疼,她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狐山本来就坐落在玄石矿之上,有的就是玄石多。对于狐山来说,在别处是珍宝的东西,在这里或许就不值得一提了。这就是狐山的底蕴!”

  听到这句话,叶楚更是受打击,忍不住哀哭道:“人和人的差距为什么这么大,我拥有高和帅两种特质,却未能得到富那种特质。”

  叶楚悲苦的声音让谭妙彤觉得好笑;“到了我族,我让父亲送你一些!”

  “当真!”叶楚猛的跳起声来,刚刚的悲苦消失的一干二净。

  谭妙彤此刻那里不明白,叶楚装可怜就是要打劫她的玄石。而事实也正如谭妙彤想的那样,自从知道谭妙彤是圣族之人后,叶楚就知道这是一个富婆,不打劫一些,都对不起自己。

  “你太坏了!我不给了!”谭妙彤白了叶楚一眼,当没看到叶楚委屈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