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两百四十章 虐杀
  第两百四十章

  剑意凛然,如同雨点一般的剑意落在玉石衣上,原本就被纪蝶毁了大半的玉石衣更是裂缝大开,发出咔嚓不断的声响。|

  黑山惊恐,想要逃走。可剑光笼罩他,从四面八方攻击而来。玉石衣没有坚持多久,就爆裂了起来。随着玉石衣的爆裂,黑山身上涌动的光华消失,玉石衣化作粉末,从他身上掉落下来。叶楚的剑光肆虐,落在他身上。

  “不……”

  黑山吼叫,但仅仅是一个瞬间,声音就戛然而止,剑光把黑山肆虐成一块块,血肉模糊,血液流淌整个地面。但又被叶楚的煞气侵染,片刻间就化作了一堆白骨。

  施展完这一招后,叶楚整个人都要倒在地上,叶楚赶紧屈身盘坐在地上打坐,驱散着身体的沉重感。

  以他此刻的实力,驱动如此绝世剑招,就算有着煞气的帮忙,都极为吃力。把他身上的力量抽之一空,人要晕眩下去。

  叶楚盘腿在那,黑铁在叶楚气海中震动,给他带来了几分清明感,这才让他坚持未曾晕眩。

  黑铁的光华在气海震动,给叶楚恢复了几分气力,叶楚花了整整一个时辰打坐,终于感觉那种无力虚脱感消失大半。

  叶楚睁开眼睛,见纪蝶正看着他,目光有着失神。

  “你想撑着我无力推到我不成?”叶楚盯着纪蝶说道。

  “没兴趣!”纪蝶转过头,看向黑山的那一堆白骨。

  “小时候我妈妈就告诉我,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动物。|都是骗子,我知道你此刻的意思。”叶楚很理所当然的对着纪蝶说道。

  “对不起,你妈妈说的不是我。”纪蝶依旧冷艳。

  “我妈妈还说,女人一直否认的东西,那一般都是真的。”叶楚继续道。

  “看来你妈妈真不了解女人!”纪蝶反唇相讥。

  “是吗?或许吧!”叶楚耸耸肩道,“你了解女人,那你亲口告诉我,刚刚你不是想推倒我。”

  “……”纪蝶扭头没有搭理叶楚,心想自己说出这样一句话,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当自己是傻子不成?骗那些傻女人的手段,也来骗自己!

  “纪蝶!”叶楚突然很认真的喊了一句纪蝶。

  纪蝶转头看向叶楚,疑惑叶楚要说什么。

  “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沉默就等于默认!”叶楚一本正经的说道。

  纪蝶很想吐出滚那个字,但生生的忍下来了。这家伙太不要脸,总能扯到自己想要推到他的话题上,他当自己是谁?

  要不是此刻无力,纪蝶想要阉掉这混蛋。

  叶楚见这女人不说话,心想沉默等于默认这句话不知道是哪位先贤说的,太有道理了,此刻纪蝶的表现就完全诠释了这句话的真理。

  顺着纪蝶的目光落在白骨上,在白骨旁边有着一些东西。有叫几个玉瓶,还有一些矿物等好材料,放在外界都是价值千金的东西。

  叶楚走过去捡起来,心想黑山不愧是这一处的王者,身上的这几件东西,对修行者来说大有好处。玉瓶中的丹药,居然是用灵气锻炼而成的,可以用来辅助修炼,对于此刻的叶楚效果极大。

  “好东西!”叶楚咋舌,心想不枉费自己花这么大的代价杀了对方了,能得到这些东西也算对自己的弥补。

  叶楚感受一下体内所余留的煞气,能动用的机会最多维持一次。叶楚觉得以后在路途要小心行事了,没有煞气的支持,他根本对抗不了大修行者,甚至强一些的元灵境都能让他感觉头疼。

  “你去哪?”叶楚迈步向着前方走去,纪蝶突然喊着叶楚。

  “前往黑山的城池!”叶楚对着纪蝶,见纪蝶俏生生站在那里,胸脯饱满,娇躯性感,叶楚愣了愣说道,“一起?”

  纪蝶正是这个意思,她此刻受了重创。要彻底恢复要一些时候。要是在这期间碰到心有不轨的人,难保安全。

  而面前的叶楚虽然行事乖张,但和三年前相比却变太多了,没有以前那种人渣气息!再加上叶楚表现的实力,纪蝶自然想要和叶楚同行,这样起码危险小了许多。

  只是被叶楚说破,她还是忍不住飘扬起一道晕红。

  叶楚为纪蝶醉人的红晕而失神片刻,随即点了点头说道:“那就一起吧!不过,你不担心我对你做三年前做的事情?”

  “你要真敢如此,就算是此刻重伤,依旧能要你的命,你还是不行。”纪蝶淡淡的说道。

  再次被纪蝶说不行,叶楚有抓狂的心,咬着牙齿恶狠狠的说道:“不是说了吗?不提那件事!”

  “是你主动提起的!”纪蝶扫了叶楚一眼。

  叶楚如同霜打的茄子,无精打采的在前面走着。心中盘算此刻用强的成功率有多高,但想到纪蝶的性格,觉得这女人既然敢说出这句话,怕真有手段要自己的命。

  叶楚终究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要是成功了还好。要是还失败了,叶楚都不知道他还有什么脸见人了。

  ……

  两人到底城池的时候,已经快要到黄昏了。纪蝶一路上吸引了很多男人的目光,也有男人露出贪婪之色。只不过看着叶楚和纪蝶身上的血迹时,这些贪婪的目光收敛了不少。

  在路途中虽然有些小麻烦,但在叶楚雷霆出手后,再也没有人敢轻易前来挑衅。

  纪蝶随着叶楚一路走进城池,身后留下无数痴迷的男子,看着纪蝶如同仙子般的脸庞,为她的绝美而失神,甚至有人喃喃感叹‘仙子’。

  走到城池中,叶楚四周找寻了起来。这让纪蝶忍不住问:“你找什么?”

  “记号!”叶楚和叶静云谭妙彤约定过留下记号,心想她们要是等自己,多半在这个城池。

  在叶楚一番找寻下,终于在一个客栈见到了约定的记号,这让叶楚松了一口气,心想两女总算是安全的。

  “走!”叶楚带着纪蝶走进去,“你有一个熟人也在其中,正好把你交给她。”

  叶楚不愿意和纪蝶独处,心想丢给叶静云正好,让叶静云带着纪蝶走,自己和谭妙彤过二人世界,这是多么美妙的事情?

  纪蝶疑惑,心想在这里有什么熟人,可当叶楚带她进去,听到他问客栈小二的话语后,不由一愣:“她怎么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