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两百三十九章 再出剑诀
  第两百三十九章

  叶楚暴动的力量是恐怖的,以煞气涌动而出,让纪蝶都感觉到心悸。可这样力量依旧奈何不了黑山,黑山身上的玉石衣震动光华,把叶楚暴动的煞气都挡在身外。

  “你奈何不了我的!”黑山挡住叶楚煞气,哈哈大笑了起来,“日月之器不破,你们谁都奈何不了我!”

  黑山狰狞的盯着叶楚,虽然心惊叶楚此刻暴动出来的力量。可他依旧不怕对方,身着玉石衣,对方根本破不了自己的防御。

  黑山一拳震动而出,和叶楚碰撞在一起,叶楚震的倒退数步。

  这让叶楚皱了皱眉头,望着黑山面色凝重。纪蝶在叶楚身后,红唇轻启,对着叶楚说道:“他的玉石衣防御力惊人,不把它彻底毁掉,难以奈何的了他。”

  “你有办法?”叶楚转头看向纪蝶问道。

  纪蝶摇头,没有回答叶楚。

  “没办法还这么多废话!”叶楚嘀咕了一声,捡起纪蝶掉落在地上的长剑,一剑向着黑山狠狠的刺了过去。

  纪蝶何曾受过这样的喝斥,俏脸再次恢复冷傲。不过目光落在可以和黑山战在一起的叶楚时,神情却不能平静。

  在这之前,她还认为叶楚和她两类人,叶楚将来和她注定是两条平行线,两个人将会是对方生命中的过客。但此刻叶楚却用他的表现告诉自己,她所说的一切都错了。

  纪蝶知道叶楚施展的是秘法,本身实力远远达不到此刻的水准。但秘法又如何?这是实力的一部分!

  纪蝶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沦落到要叶楚救的地步。|看着叶楚以恐怖的煞气对抗黑山,绝美的脸蛋上有着复杂。

  “你不是我的对手!”黑山吼叫,光华暴涨,以恐怖的力量震的叶楚倒退出去。

  黑山自然看得出来叶楚施展的是秘法,他不信叶楚的秘法能坚持多久。等叶楚坚持不住的时候,那就是对方的死期。

  而有着玉石衣,黑山有觉得的信心抗住叶楚一波波的攻击。

  “此刻逃,或许还来得及!”黑山盯着叶楚,“但这个女人必须得留下!”

  叶楚没有理会对方,长剑依旧舞动,直射对方的要害而去。煞气遍布在利剑上,散发着心悸的光芒。

  黑山不闪不避,以身体迎了上去,身上的玉石衣光芒暴涨,光华笼罩长剑,叶楚的长剑落在对方的胸口,分毫不得寸进。

  “没用的!放弃吧!”黑山哈哈大笑,手中兵器向着也初步扫了过来,直劈叶楚的脖子。

  叶楚心中一惊,身体猛的倒退出去,落在了纪蝶的身边,面色阴沉的盯着黑山。

  黑山手持兵器,一步步向着叶楚和纪蝶走来,嘴角带着嗤笑:“怎么样?愿意认输了吧?”

  “你的秘法还能坚持多久?”纪蝶问着叶楚。

  叶楚没有说话,体内的煞气不多,再战下去怕要把所有的煞气都用光了。而且就算如此,都奈何不了对方。

  “你有手段对抗他,为什么不用?”纪蝶盯着叶楚说道。

  “关你什么事?”叶楚白了纪蝶一眼,自然知道纪蝶说的是什么意思。只不过,没有尝试能不能胜黑山,叶楚自然不愿动用底牌。

  黑山正好听到叶楚和纪蝶的对话,他嗤笑了一声道:“想要破开我的玉石衣,除非他也有你刚刚施展的绝世剑意。要不然,是妄想!”

  黑山满是不屑,那样的绝世剑意出现在纪蝶身上已经让他不敢置信了。自然不信是一个人,就能施展那样的意境来。拥有玉石衣,这两人是他的瓮中之鳖。

  “要是我告诉你,我就要动用那一招灭杀你呢?”叶楚知道一般的手段奈何不了黑山,也不愿意再战下去浪费不多的煞气,盯着黑山咬着牙齿说道。

  黑山一怔,随即哈哈大笑了起来:“你吓唬谁?那样的绝世剑诀怎么可能是你能拥有的!”

  那样的剑诀绝对是世上最为恐怖的剑诀之一,那样的剑诀本不该出现在世间的,此刻他却说他也能施展,当这样的惊世之诀是白菜吗?

  叶楚没有说话,力量涌动而出。手中的长剑不断的舞动,舞动之间剑意遍布他身上。手中长剑颤动,光芒闪耀,有着剑鸣之声,剑光爆发璀璨的光芒刺目,有着凌冽的气势,化作一道道残影,都凝聚在叶楚四周,气象惊人无比,

  无穷的剑光在闪耀,剑光凝聚出玄妙的纹络,这些纹络不顺畅,但却依旧惊人。有着搅动乾坤般的错觉。

  这和纪蝶施展出来的一模一样,甚至在意境上,还要强上纪蝶一线。

  黑山瞪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满是剑影缠绕的叶楚。空间遍布剑影,要葬下虚空一般,在虚空发出剑鸣之声。

  “这不可能!”黑山骇然惊叫,不敢置信的看着叶楚,这太过匪夷所思了。如此绝世剑诀,怎么可能同时出现?

  纪蝶望着在舞动的叶楚,心中同样震动。叶楚舞动出来的剑意,居然比起她还要强上几分。这代表什么?代表当初在古魇禁地,叶楚确实比起她明悟的要深。

  可是,叶楚的天赋怎么比得过她?怎么可能明悟的比起她还要强?

  难道说叶楚气海天赋比起她差很多,但是元灵的天赋要比起他强,对于灵魂的感悟要强?但这不符合常理啊,气海的大小和悟性成正比。一个人天赋高,气海注定更加大,悟性更高。但此刻叶楚却违背了常理。

  纪蝶此刻都不知道如何给叶楚定位了,只觉得叶楚全身都是秘密,让她难以评价。

  “这个人,或许真能走出一条和常人不同的路。”

  纪蝶正视叶楚,第一次把叶楚放在极高的位置看待。纪蝶突然感觉到压力,不管怎么样?她都不能让这个曾经以为是过客的人超越自己。

  纪蝶记得自己说的话,当他超过自己的那一天,他真要做当年再做的事情,自己能扛得住吗?

  “一定不能超越我的!”纪蝶深吸了一口气,喃喃自语。

  叶楚手中的剑法依旧在舞动,不断震动之间,剑意暴动而出。黑山想要逃,可叶楚岂会给他机会。

  “你不是说破不了你的玉石衣吗?不是认为我施展不出那样的剑诀吗?那我就让你见识一下!”

  “葬空剑诀,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