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两百三十八章 一笔勾销
  “你是谁?把他放下来!”黑山盯着几人,眼中带着冷冽的光芒,直直的盯着叶楚。|

  叶楚没有理会对方,目光看向纪蝶,这女人面色苍白,伤势不轻,一双玉手向着胸前移动而去,想要从其中掏出丹药。

  可她显然无力,手伸到胸口,却进不了衣扣中。

  “需要我帮忙吗?”叶楚问着纪蝶道。

  纪蝶咬牙,手伸入了怀中,抓住了其中一个玉盒,但是却无力拿出来。

  叶楚伸手抓住纪蝶的手,从她怀中抽出来,手背不留痕迹的碰到纪蝶的胸脯,能感觉到上面的柔软。

  纪蝶的抽抽出来,但带乱了胸前的衣衫,叶楚透过衣衫的缝隙,能看到其中白皙的沟渠,想到刚刚一触就离的温软,叶楚心猛的跳了跳。

  纪蝶自然感觉到叶楚的手轻微的划过她的胸脯,有着电流的感觉从她身上传过。一直都是冷艳的纪蝶,耳根都扬起了一道绯红,有着醉人心弦的绝美。

  “帮我取一颗丹药!”纪蝶说话十分吃力。

  叶楚这才去过她手中的玉盒,打开玉盒,见其中有着几颗光华缠绕的丹药,丹药有着馨香,不是凡品。

  叶楚取出一颗喂给纪蝶,澳门赌博网站:手碰触到她诱人的红唇,很温润,纪蝶耳根扬起的红晕更浓。但很快又恢复了之前的冷艳,把丹药吞食下去。

  丹药确实非凡品,刚刚吞食下去,纪蝶就恢复了一些气力,从叶楚的手中挣扎着下来,虚弱的靠着青石站立。

  没有软香在怀,叶楚耸耸肩。看了一眼玉盒中余下的几颗丹药,合上玉盒,信手丢入自己的怀中。

  纪蝶看到微微皱了皱眉头,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叶楚还打劫她的这几颗丹药。这几颗丹药都是她花大力气得来的,对疗伤有神效。每一刻都价值万金,平常纪蝶都舍不得用,才留下了这几颗。

  但是没有想到,自己舍不得用的东西就这样被叶楚如此无耻的打劫了。

  纪蝶轻呼了一口气,压制了心中的情绪,目光看向叶楚,望着叶楚站在她前面,忍不住皱了皱眉头。面前的黑山实力达到大修行者,叶楚不过是一个先天境,和对方有着天壤之别。此刻还不走,站在这里做什么?

  “你找死!”黑山见叶楚挡在纪蝶前面,怒火中烧。这个女人差点把他的日月之器都毁掉,把他的几个大修行者的手下直接灭杀了,不把她擒拿回去好好凌辱,难消心头之恨,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这时候居然还有人敢站出来。

  叶楚没有理会黑山,转头对着纪蝶说道:“今日我救你一次,但希望以后不要再提几年前的那件事情,如何?”

  纪蝶一愣,没有想到叶楚说出这句话来。她皱着秀眉说道:“我从未想过再提那件事情,但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面前的是大修行者,不是你能对抗的。”

  “这不用你担心,只要你记得自己的承诺,以后不要再提几年前那件事情就可以。”叶楚盯着纪蝶说道。

  “你能救下我,那一件事情就当云烟。不过,那几颗丹药是不是应该还给我?”纪蝶盯着叶楚说道。

  “丹药?什么丹药?”叶楚诧异的看着纪蝶说道,“你要送丹药我吗?那拿来吧!”

  见叶楚这番无赖模样,纪蝶把头扭过一处,不再和叶楚说话。她知道,这丹药是要不回来了。

  不过看着叶楚的步子走向黑山,她又转过头看向叶楚。不明白叶楚有什么胆量对抗黑山!

  “你也是从古魇禁地走出来的?”黑山盯着叶楚,突然想到什么,目光直直的看着叶楚。经过这条路的,十之八九都是从古魇禁地走出来的人。

  只是,这个少年分明气息弱的很,怎么可能是从古魇禁地走出来的?

  叶楚看着黑山说道:“让我们走,今天的事到此为止如何?”

  “走?!”黑山哈哈大笑了起来,笑的极为刺耳,今天没有人可以走,“不管你是不是从古魇禁地走出来的,都要死在这。”

  叶楚摇摇头道:“你杀不了我们,你最好就此收手,要不然把自己的命搭进去,就不值得了。”

  “大言不惭!”黑山嗤笑,气势暴动而出,恐怖的气势向着叶楚镇压而来,四周的空气都被他压迫的下沉,叶楚感觉到呼吸困难。

  叶楚叹息了一声道:“你执意要如此,那就送你去死。想要身为一城之主,你身上有不少好东西吧。”

  叶楚不愿意借助彩纹煞蛛的力量,但避无可避他就算心疼也只能出手。煞气开始弥漫到他手臂上,恐怖的煞气震动之间,侵蚀着空间,峡谷靠近叶楚的草木瞬间枯萎,生机磨灭。

  纪蝶盯着叶楚,瞳孔猛的收缩,眼中露出难以置信之色。她见识过彩纹煞蛛的煞气,自然知道这股煞气是什么。

  只是,那样的煞气为什么会从叶楚的身体中涌动而出,而且对叶楚一点影响都没有?

  黑山看着鼓荡而出的煞气,面色终于不平静了。此刻暴动的煞气已经堪比大修行者了,而且还在暴动而出。

  叶楚体内的彩纹煞蛛的煞气不多,涌动间不断提升自身的实力。当感觉不会相差黑山很多时,叶楚才停了下来。

  此时气海中的彩纹煞蛛的煞气只余下一小团了,怕只能再动用一次了。叶楚有些庆幸,幸好这一次在古魇禁地吞噬了很多煞气壮大彩纹煞蛛,要不然动用这一次,煞气就高竭了。想到这,叶楚的目光冷凝的盯着黑山,心想自己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定然要杀了对方。

  “装神弄鬼!”黑山盯着叶楚,自然不信这是真正的煞气。他不相信有人能被如此煞气侵染而不死。

  黑山一拳向着叶楚轰了过去,想要把叶楚缠绕的煞气轰碎。但当他的拳头刚刚接触到煞气时,他面色就剧变,身体猛的倒退,身上的日月之器暴动出璀璨的光芒,才把煞气挡在了手臂之外。

  “这不可能!”

  见叶楚暴动的力量当真是煞气,黑山瞪圆眼睛,不敢置信。

  “没有什么不可能!”

  叶楚盯着对方,目光落在对方的日月之器上,这件物品还没被损坏,能挡住他的煞气,如此宝物在黑山手中,叶楚想要杀他几乎不可能,除非是先毁掉这件宝物,可是这东西虽然被纪蝶毁了大半,可终究还为彻底毁掉,依旧能暴动恐怖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