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两百三十七章 黑山的手段
  第两百三十七章

  “葬空剑诀!”

  这是在古魇禁地得到的剑诀,叶楚和纪蝶同时感悟。|但没有想到,纪蝶会在此刻动用如此秘法。叶楚瞪圆眼睛,直直的盯着纪蝶,叶楚也想要看看这一套剑诀的威力。

  纪蝶面色冷凝:“就算是重创的我,杀你们依旧足够了!”

  纪蝶手中长剑猛然的颤动起来,光芒闪耀,有着剑鸣之声,剑光如同破晓般,在纪蝶的四周沸腾。璀璨的光芒刺目,有着凌冽的气势,不断的攀腾起来。

  纪蝶手中的剑舞动之间,化作一道道残影,残影却不消散,都凝聚在她四周,气象惊人无比,

  纪蝶在舞动,步子十分曼妙,如同仙子起舞,在璀璨的剑意中,如同一个仙子般,叶楚沉浸在对方的柔美中。

  一道道剑光在闪耀,剑光凝聚出玄妙的纹络,这些纹络不顺畅,但却依旧惊人。有着搅动乾坤般的错觉。

  黑山四人见状,神情也凝重了起来,他们从那无穷的剑光中感觉到杀机,杀机十分的强烈。那股意境让他们心寒。

  “布阵!”

  黑山吼道,对着四人喊道,此刻他已经没有擒拿纪蝶的心了。只希望能挡下这一击。

  纪蝶手中的长剑光芒璀璨,杀气腾腾,凌厉的光芒震动而出,恐怖无边,整个空间都被剑意给弥漫,剑光遍布每一个地方,真有葬空之势。

  叶楚在一旁看着,望着那不顺畅的纹络,心中为此而震动。|纪蝶所悟的葬空剑诀不过是其中一点精髓,就能暴动出如此力量。那当年叶家始祖施展这一剑到底如何恐怖?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还是陨落在古魇禁地。叶楚都无法想象,古魇禁地到底何等恐怖。

  剑光璀璨,有横天之势,在纪蝶的喝声中,直射黑山三人而去,灿烂夺目。

  黑山等人暴动全身的力量,驱动大阵,妄想挡住这一剑。可他小看了葬空剑诀。他们的大阵瞬间就被破开,恐怖的剑意弥漫他们四人之身。

  四人背脊发凉,面露惊恐之色,疯狂的驱动力量想要抵挡。

  但仅仅只是一个瞬间,这恐怖的剑意就穿透了他们的身体。身为大修行者的他们,居然连闪躲的机会都没有,身体被绞碎成血肉,鲜红的血液染红地面。

  叶楚为此而震动,直直的望着纪蝶,望着把暴动的恐怖剑意。

  黑山同样被剑意所攻击,剑光要射穿他,他根本没有抵挡之力。叶楚都已经看到对方必死的结果了。但结果却出乎他的预料。

  黑山身上的衣衫被直接绞碎,身上穿着一套玉石,这一套玉石暴动璀璨的光芒,光芒震动间有着日月的气息。

  这一幕让叶楚眼睛跳了跳:“日月之器!”

  从黑山身上暴动的日月之器来看,这件日月之器还不是凡品。

  纪蝶同样没有想到,但她却更是咬牙,驱动着恐怖的剑意,舞动身影,把自身的葬空剑诀暴动到最恐怖的程度,猛地激射向黑山。

  “来啊!”黑山吼叫,无穷的剑光被日月之器挡住,碰撞的嘎嘎作响,黑山面色狰狞,“你以为我敢在这里称王,敢打劫从古魇禁地出来的人,就仅仅是玄命境六重的实力?这才是我真正的底牌!”

  黑山吼叫,玉石衣暴动璀璨的光芒,挡住了这一波波的剑意。

  “一件日月之器而已,当真就以为挡得住吗?”

  纪蝶冷声,手中的长剑光芒大作,长剑震的发出股股剑鸣之声,剑意猛地浓缩了起来,铺天盖地的剑意淹没此地,把天空都给葬了。

  剑意射向玉石衣,和对方暴动的力量碰撞在一起。

  玉石衣确实非凡,挡住了无数的剑光。可如此剑光的攻击,它也不能无视。玉石衣衫渐渐的黯淡了下来,玉石衣上有着裂缝出现。

  器物确实有大用,有锻炼着的意,可爆发出锻炼着恐怖的力量。但同样的,器物毕竟比不上真正的修行者。用的次数越多,其中所蕴含的意和能量就磨灭的越多。

  正是如此,叶静云所以舍不得动用家族的至宝长剑。

  而此刻纪蝶就以葬空剑诀磨灭其中的意。纪蝶的实力自然比不上锻炼这件器物的主人,但葬空剑诀的意太过恐怖了,这是绝世强者的旷世秘法。纪蝶尽管只是领悟其中一丝,但同样能撼动日月之器。

  黑山惊恐,没有想到日月之器都能被纪蝶撼动,看着日月之器上出现的一道道裂缝,他心肉疼无比。但为了生命,却不得不疯狂的驱动着玉石衣。

  玉石衣上的裂缝越来越多,但同样的纪蝶握着长剑的手也越来越颤抖,身上暴动的力量越来越弱。

  黑山为此大喜,他知道这个受伤的女人坚持不住了,更是疯狂驱动玉石衣。

  “死!”纪蝶吼叫,猛的暴动出恐怖剑意,射向黑山。黑山的玉石衣瞬间裂开,裂缝触目惊心,但却勉强保持没有断裂。

  但施展完这一招后,纪蝶再也坚持不住,身上的力量潮水般消散。整个人因为飓风横扫而出,砸向了一块青石,而这个方向正是叶楚躲藏的方向。

  黑山肉疼身上的玉石衣,但看着纪蝶吐血倒飞出去,依旧面露大喜之色。

  这个女人,终究还是要躺倒他的床上去。而且,这女人有太多秘密了。有着如此秘法,要是能得到的话?

  黑山想想都忍不住兴奋了起来。

  就在黑山准备去擒走纪蝶的时候,却见纪蝶就要撞上的青石后突然激射出一个身影,一把把他心中的女神保住。而且,这人的手抓着对方,正好落在对方的臀部上。

  这个人自然是叶楚,叶楚猛的抱住纪蝶,都没有想到自己的手正好落在对方的臀部上,柔软弹性的感觉十分撩人。

  叶楚闻着纪蝶身上的馨香,看着软香在怀的女人,见纪蝶的眸子无力的看着他,叶楚也不知道这女人想什么。

  “是你?”纪蝶张了张嘴,没有想到在这里能碰到叶楚。更没有想到叶楚居然能在古魇禁地活着出来,古魇禁地最后暴动的煞气,可是连她都重创。

  不过想到叶楚在将军墓的表现,又觉得这没有什么太过奇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