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两百三十五章 传道者
  第两百三十五章

  叶楚从怀中取出了一个玉瓶,有些肉疼的递给五人说道:“你们不要多用,每人用一点点。”

  看叶楚如此肉疼的模样,几个人对望了一眼。心想这世上真有这样好和傻的人,居然真为他们疗伤。

  “多谢大人!”几人赶紧接过,各自滴了几点在口中。

  几个人滴了几点在口中后,瞬间感觉血液确实流淌的更是迅速,这让五人大喜,心想这少年真没有骗他们。

  “大人,这是什么良药,居然感觉脸上的疼痛消失不少。”几人对叶楚没有畏惧了,恭敬的对着叶楚说道。

  “迷情水!”叶楚很认真的说道。

  “什么?”几个人面色大变,惊恐的看着叶楚。果然下一个瞬间就感觉全身火烫的厉害,脑海中都是欲望,精虫上脑一般。

  “大人,你不是说是良药吗?”几个人都要哭了,要不是打不过叶楚,都要撕了叶楚。

  “是良药啊?”叶楚很认真的说道,“梁善问我要,我当年都舍不得。这东西得到手,我花了数百金锭。”

  叶楚心想,这种东西好东西他真舍不得给这些人用。只不过,叶楚难以理解纪蝶服用了这种药物居然完好无损,让他留下了那样耻辱的一幕。所以叶楚想要看看,这东西是不是真的管用?当年卖给自己的那家伙说,有这东西母猪都能迷情,公猪能战百猪。

  叶楚对此很怀疑,此刻正好有人可以证明是不是真的,叶楚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大人!”几个人面色涨红,眼睛血红了起来,仅有的理智让他们哀求叶楚。

  迷情水他们听说过,确实是良药。可这是在哪方面的良药啊,传言服用这东西,不做那回事是绝对不能消退的,整个人都要被欲望炸了。

  此刻到那里去找女人?他们难道就要死在这里吗?

  几个人才明白这个少年多么狠辣,虽然未曾自己出手,但手段却残忍的让人心寒。

  看着这几人的反应,叶楚自然知道这迷情水确实是有效果的。但想到纪蝶,叶楚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这女人抗药性未免太强了一些吧。难道说她从小就服用类似的药物,所以才如此?”

  叶楚想到这种可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叶楚觉得,以后就算有机会,也不能动用这东西了,因为根本没用。

  “大人!”几个人男人盯着叶楚,忍不住哀叫道。

  叶楚看了几眼就要失去理智的几人说道:“你们就是太笨了,身为现时代的优秀人才,居然不知道搞基。搞基懂不懂?一看你们就是文盲!好吧,龙阳之好知道吧,乖,都不要哭,这世上没有男人肯定是不行的。但没有女人还是能活下去的。给你们一个提醒,卖屁股有时候收入比起妓.女高多了。”

  叶楚说完后,也不理会这些人。叶楚终究觉得自己是一个称职的传道者,又给别人上了一课,告诉了他们现代化的先进知识。

  叶楚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做,当然对这种事情也是没兴趣的。

  毕竟他是一个有道德的人,别人在玩娱乐的东西,肯定不希望被人看到,叶楚尊重他们的隐私。

  ……

  按照他们说的路线,叶楚一路激射而行,向着所说的黑王城而去。当然,因为顾忌城主中的黑王,怕他对自己出手,叶楚一路上也走的很小心,能避免麻烦就尽量避免。

  “滚开!”

  就在要通过一个峡谷,转入到另外一处的时候,却听带一声娇冷的声音,声音熟悉而动听:“她怎么出现在这里?”

  叶楚觉得惊奇,这个声音不是别人,正是纪蝶。

  纪蝶当时和他分开,叶楚也不知道她去往那里了。甚至不知道这女人还是不是活着,但没有想到她和自己被抛到同一个地方。

  叶楚俯身在峡谷的一块巨石上看向下方,风姿卓越,宛如仙女飘然的纪蝶被四个人包围。为首的是一个头戴王冠,身着黑衣蟒袍的男子,目光有着贪婪和淫秽的在纪蝶完美曼妙的身体上扫过,眼中露出了惊艳的气息。

  这个男子不是别人,正是黑王。黑王此刻觉得他的心跳的厉害,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以他的身份,玩过的女人不知道凡几。但唯有面前的女人,让他心动不能自主。

  他从未见过如此完美的女子,就如同画中走出来的一般,撩动着他的心魂。这个美人,他要定了。

  “美人!跟本王回去做王妃如何?”黑王盯着纪蝶,原本准备打劫纪蝶的心消失的一干二净,脑海中所余留的不过是和纪蝶的缠绵。

  “不想死,就给我滚!”纪蝶喝了一声,声音震动,但面色却苍白,气息紊乱。

  很显然,在古魇禁地中,纪蝶受了不轻的伤势。

  “美人!不要抵抗,本王愿意要你,也算你的造化!”黑王看着纪蝶,眼中痴迷更胜,这女人太美了,美的让他此刻就想拥有。

  纪蝶见对方淫秽的目光在她身上转动,微微皱了皱眉头,踏步向前走去,想要绕开无视这些人。

  “你走不了的!”黑王盯着纪蝶。

  “就凭你们?”纪蝶身上有伤势,不愿意动手,可不代表就怕了这些人。以她的实力,就算此刻重伤,对付这四人也足够了。

  “我们四人都是大修行者,你逃不了的。”黑王盯着纪蝶说道,尽管知道这女人从古魇禁地出来,不是凡人。可他依旧有信心对付纪蝶,这样一个女人他真的不愿意错过。

  纪蝶看着几人,冷艳的脸上嗤笑,四个大修行者就想对付自己?要不是自己玉镯被毁,瞬间就震死你们。

  但就算玉镯被毁,也不是你们说能对付就能对付的。

  知道避不开的纪蝶,盯着对方说道:“我再次说一遍,不让开则死!”

  “哈哈哈!死在床上我很乐意,美人,那就跟我去床上吧。让我舒舒服服的死去。”黑王大笑,伸手向着纪蝶抓了过去。

  纪蝶身影一变,黑王的手掌瞬间落空。这让他面色一变,没有想到对方重伤还有这样的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