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两百三十四章 震出
  就在叶楚为此而欣喜,想要多吸纳一些这些煞气的时候,一股强大的牵引力猛的牵扯他,叶楚分明看到了面前的空间扭曲,然后他没入了扭曲的空间中,消失在原地。|

  在这股力量下,叶楚没有一点反抗力。

  就在叶楚心寒,惊恐碰到什么惊世危险时,人却被狠狠的摔倒在地上,发出了一声猛哼声。

  手中紧握着的玄石,澳门赌博网站:也滚动到他脚下。

  强忍这一砸的疼痛,叶楚努力挣扎的爬起身子,打量一下前方。发现面前不远处有着草木,地势平坦。阴森感和漆黑的山脉都消失不见。

  这一幕让叶楚愣了愣,随即错愕:“这不是古魇禁地了,难道出来了?”

  看着那些勃勃生机的草木,叶楚终于确定自己真的从古魇禁地出来了。

  想到在古魇禁地的遭遇,叶楚惊奇的同时又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那样一处凶地,确实非人能轻易进去的。他要不是体质特殊,再加上机遇,怕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想到天羽皇子身边的几个追寻者,他们每一个实力都非凡。可在其中却死的尸骨无存,天羽皇子都被重创,也不知道有没有活着出来。

  连天羽圣主那般人物都只能是尸灵,这其中到底有着多么恐怖的存在?欧奕还在其中,这家伙的神秘能不能扛得住古魇禁地?

  就在叶楚为此而担心时,耳边却响起了兴奋的声音:“玄石!”

  不知道何时,在叶楚身边出现了几个修行者,几个修行者都盯着叶楚脚下的两块玄石,眼中冒出光芒,贪婪之色不可抑制,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玄石啊,这可是价值万金都不换的东西。普通的王国,举国之力都难以寻得到。他们算地处富饶之地,可如此矿宝还是难得一见。

  叶楚爬起来,捡起两块玄石,把玄石放到自己的怀中,无视这几人准备离开。

  “小子!把玄石留下,你可以走了!”几个修行者的盯着叶楚,怒吼道。

  叶楚错愕,没有想到这几人居然敢打劫他。这五人中,最强的也不过是先天境而已。

  “要玄石的话,自己去古魇禁地寻吧,那里有堆成山的玄石,就怕你们不敢去。”叶楚盯着几人笑道。

  “哈哈……”这些人大笑了起来,“你骗谁啊,好像说的自己去过古魇禁地似的。这里距离古魇禁地虽然只有百里的距离,但却没有人敢踏入那片区域。”

  叶楚也不和对方解释,见几人挡在他面前,忍不住笑了笑说道:“你们最好是让路,此刻我不想杀人!”

  “小子,你毛都没长齐,还能杀我们?哈哈,一个雏儿而已,连财不外露都不知道。居然也敢行走江湖!”几个人大笑了起来,显然不把叶楚放在眼里,先天境的气势威压在叶楚身上,要逼迫叶楚跪倒在地。

  但见到叶楚站在那里纹丝不动,为首的先天境面色变了变,没有想到对方能挡住他的气息。

  叶楚没有客气,身影一闪,向着五人激射而去。手掌直接横扫出去,一巴掌抽在先天境的脸上,对方连闪躲的机会都没有。

  “啪……”

  一声耳光声,叶楚直接把这人抽飞砸在地面上,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时,四个耳光再次响起,都抽到在地上,他们脸上出现红肿的手印。

  “就这点实力,还想打劫我!”叶楚嗤笑道。

  几个人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一拳就能抡倒的少年这么恐怖,望着叶楚走向他们,他们惊恐的后退。

  想到叶楚之前说的话,他们忍不住冒出一股寒意:难道,他真的是从古魇禁地出来的?

  他们生活在古魇禁地周边,自然知道能从其中活着出来的人都不简单,望着叶楚笑眯眯的看着他们,心中的惊恐更惧。

  “不要紧张,我也不杀你们。就问你们几个问题,老实回答就放过你们。”

  “大人请说!”几人赶紧说道。

  “这里是哪里,周边有城池吗?距离马原城有多远?”叶楚问道,他想要知道被古魇禁地甩到什么地方来了。

  “距离这里二十里外,有一座城池名黑王城,是方圆数百里唯一的一个城池。距离马原有着四五百里之远。马原城是在黑王城的南方”

  对方的回答让叶楚点了点头,大概知道自己在什么位置。心想要是真是如此的话,叶静云和谭妙彤应该前往马原城了。

  “黑王城是上官世家所属的范围吗?”叶楚问道。

  “靠近古魇禁地的地方,上官世家都不敢要。这座城池是唯一的一座城池,城主自称黑王,是一个恐怖的强者,在这里自成一脉。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打劫从古魇禁地侥幸活着出来的修行者。”对方回答。

  “他敢打劫?”叶楚嗤笑,心想敢进古魇禁地的人物,自然不凡一个。虽然偶尔有一些实力微末的人不小心踏入其中,可这样的人能活着出来几率太小了。打劫去古魇禁地的人,危险和收益不成正比,傻子才做这样的事情。

  “黑王自然不是每一个打劫,他是挑人的。在其中重伤出来,或者实在太弱的,才会出手。”为首的先天境赶紧说道。

  这样倒是能解释的通,叶楚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说什么。

  “大人!我们可以走了吧!”几个人看着叶楚说道。

  “嗯!”叶楚点了点头,但马上又想到什么,随即说道,“等等,给你们疗伤后再走!”

  几个人面面相窥,自然不信叶楚的话,他们不认为这个少年会如此好心。

  “真的,那是能让人热血沸腾的药。那样的药,我一般都舍不得给别人。我发誓,我绝对没说谎。”叶楚很认真的说道。

  见叶楚如此,这几人对望了一眼,知道人在屋檐下,就算心中还有几分不信,但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不要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我和你们说,这药我真舍不得给别人,要不是一些特殊原因,怎么可能给你们。”叶楚认真至极,真如是圣药一般。几人看叶楚的表情不像作伪,也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