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两百二十四章 死!
  纪蝶同样为之心寒,刚刚恢复一些血气的脸再次苍白了起来。|愣愣的望着面前站立毫无生机的男子,这个男子的身份太过惊世了,曾经传言有望问鼎至尊路,可他也死在这里,化作尸灵挡在他们面前。

  纪蝶深吸了一口气,金光闪闪的金书出现在他手中。这一页金书叶楚并不陌生,正是纪蝶在将军墓中得到。

  金书非凡,以珍稀材料打造,其威势绝对不下于天地之器。可叶楚不认为这页金书就能挡住面前的男子。天羽圣主太过惊世,在数千年前就威震天下,是绝世的存在,可碎天地。

  金书虽然非凡,但毕竟不是至尊器,怎么可能挡得住对方?

  纪蝶咬着牙齿,想要拼死一搏时,一个悲彻的声音在空间炸响而去,在叶楚和纪蝶的身后,一个人手持七彩器物,震飞干尸,出现在纪蝶和叶楚的面前。

  “圣主!”一个声音带着哭腔,跪倒在地上,泪水掉落,伤心欲绝。

  叶楚和纪蝶向着这个人看过去,来人是一个少年。少年不见得比起他们大多少,身上有着一副七彩缠绕的铠甲,头戴龙冠,手持璀璨的器物,全身有着一股尊贵的气息暴动而出,但这不是让叶楚最震撼的。让叶楚为之惊骇的是,在少年的额头上,有着和天羽圣主额头一样的金色烙印,烙印闪闪而动,有着惊世的威严,叶楚仿佛碰到了一个绝强者。

  “天羽皇子!”纪蝶惊骇的看着这个少年,没有想到居然是天羽族这一代的皇子,这是一代人杰,声名显赫。传言,数千年来,至尊的血脉他最为浓厚,走的是先祖至尊的路。|

  叶楚同样为纪蝶惊呼而震撼,直直的看着跪倒在地上悲彻哭喊的少年。谁也没有想到,他会被是至尊后裔,一代人杰。

  人杰,这是一个特殊的称呼,那是有着惊世逆天天赋的人物。能用人杰称呼的,都是有望走向至尊路的绝世妖孽人物。

  叶楚天赋有限,老疯子在他上山的时候就说过。但叶楚记忆最深的是老疯子一句话‘你体质特殊,非人杰能比。但同样的,你天赋不能堪比人杰,和人杰相比,有着天地的差距。’

  就这么一句话,叶楚彻底被伤了,心中也震撼人杰的妖孽,可没有想到在这里居然碰到至尊后裔。

  “圣主!”天羽皇子跪倒在地上,哭喊磕头,心中凄凉无比。望着面前空洞无神的天羽圣主,那里不知道他成为尸灵。

  天羽皇子倍感悲彻的同时,也把古魇禁地恨到了极致。天羽圣主作为至尊后裔,天羽族曾经的圣主,可却被古魇炼化成尸灵,这是对他血脉的侮辱,对始祖至尊的侮辱。

  “他日我定当平了古魇禁地!”天羽皇子仰天长啸,声音中带着无穷的恨意,声音直震九霄。

  “圣主!跟我回去!”天羽皇子伸手,想要把中年男子的遗体带走。

  但天羽皇子的手还没有触碰到对方,天羽圣主一掌就镇压而下,一掌能破碎天地,挡在他面前的一切都要给震杀一般。

  “殿下!”跟随天羽皇子而来的几个人面色剧变,大声喊道,“退!”

  天羽皇子神情剧变,手中璀璨的器物暴动出惊世的光芒,迎向这一掌。但结果却和纪蝶一样,手中璀璨的器物直接被震碎,人倒飞出去,震出血液。

  “圣主!”天羽皇子骇然,盯着中年男子面色凄凄,“这是为何,我是你的子孙,为何?为何?”

  “殿下!圣主已经化作尸灵了,没有灵识了!”跟随天羽皇子而来的几个人大喊,伸手拉起他,带着惊慌提醒道,“殿下快走吧,圣主大人当年威震一世,就算是尸灵,我们也没有手段对抗。”

  “我不走!”天羽皇子倔强,盯着天羽圣主,“至尊的血脉,天羽族的圣主,不能成为傀儡,就算是死,我也要把圣主带出古魇禁地。”

  “殿下!”几个强者惊骇,望着走向他们的天宇圣主,惊慌的大喊道,想要拖着天羽皇子。

  “没有人能凌辱天羽族,谁也不能,就算是古魇亲来也不能。”天羽皇子吼叫,额头的金色烙印居然暴动出惊世光芒,光芒震动而出,有着绝世之威,一股从血脉中的力量震动,笼罩天羽圣主。

  在这光芒笼罩下,原本毫无生机空洞无神的天羽圣主额头的金色印记也射出光芒,与天羽皇子的金光呼应,原本全身带着阴寒之气的天羽圣主,此刻顿住的步子,空洞的眼神中露出了迷茫之色。

  “圣主!跟我回去,跟你的子孙回去!”天羽皇子在地上磕头,每次磕头,金光暴涨,身上的铠甲爆发出惊世的威严。

  铠甲从他身上飞出去,落在天羽圣主身上,光芒璀璨,渗透到他的身体中。

  叶楚和纪蝶对望了一眼,目光落在在地上不断磕头,声音凄凄的天羽皇子身上,每次磕头,天地都为之感动似的,天地也笼罩这种情绪,直接覆盖在天与皇子身上。

  “好强!不愧是至尊后裔,不愧是人杰!”

  叶楚心中震撼,直直的看着天羽皇子,看似是普通的磕头,带却带着天地大势。这是一种秘法,绝世恐怖。

  天羽皇子不断磕头,泪如雨下,他面色也越来越苍白,即使有着至尊血脉。可驱动这样的秘法,依旧是他承受不了。要不是有着器物的能量支撑,怕早就坚持不住了。

  在他不断的磕头下,天羽圣主呆滞在原地,身着从天羽皇子身上飞下的铠甲,额头金光闪闪。

  “轰……”

  就在天羽圣主缓缓闭上眼睛,似乎要成熟的时候,在祭坛上突然爆发出一声巨大的雷鸣声。而这是雷鸣声的响起,天羽圣主即将闭上的眼睛猛然张开,射出两道寒光。

  “咔嚓……”

  在他身上的铠甲瞬间崩裂,额头的金光消失的一干二净,他再次恢复空洞无神的模样,猛然的出手向着天羽皇子抓过去,要灭杀他。

  “完了!”这是所有人心中的想法,包括纪蝶和叶静云。连天羽皇子动用秘法,借助血脉之力都无法奈何天羽圣主,还有谁挡得住?

  此次,真的要死在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