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两百一十七章 误入
  第两百一十七章

  “留下来吧!”老者和黑玉城主盯着叶楚,气势震动,威压叶楚而去。|

  老者的气势十分惊人,比起黑玉城主强太多了。叶楚感觉到心惊,不敢轻视对方,身体绷紧,见对方身上有光华暴动。他气海中的煞气也涌动不断,不断的涌动到身上。

  “你们想要杀我,还欠一些火候!”叶楚主动出手,一击狠狠的射向老者,出手霸道而恐怖。这一击震动而出,煞气激射。

  老者涌动力量,以光华挡住煞气,向着叶楚逼了过来。黑玉城主同样从一边夹击而来,要震杀叶楚。

  “滚!”叶楚吼了一声,一掌猛的拍了出去,煞气翻腾出浪涛似的,震动间煞气滚动不息,侵蚀对方而去。

  煞气惊人,可面前毕竟是两位大修行者,他们涌动的力量挡住煞气,各自和叶楚对碰了一掌。叶楚挡住了黑玉城主一击,但老者的一击却震的他血气翻滚,嘴角涌出血迹,身体踉跄的倒退出去。

  叶楚借着倒退之势,突然向着上官敏达激射而去:“我先杀了你!”

  上官敏达同样没有想到叶楚会对他出手,神情猛然剧变,向着身后猛退,让身边跟随的修行者挡住叶楚。

  可叶楚的煞气何其恐怖,不到大修行者谁能挡住的他?煞气横扫之间,几个修行者瞬间化作尸骨死于非命。

  “找死!”老者吼叫,向着叶楚杀了过来。要拦住叶楚对上官敏达出手。

  叶楚方向猛的一变,向着远处激射而走。速度迅猛,要逃离这里。这个老者太过强势了,叶楚倒不是怕他。可却不愿在他身上把仅有的彩纹煞蛛给浪费了。

  前往弱水族中的路途还不断,谁知道会碰到什么样的危险。留几分保命的手段是很有必要的。叶楚尽管想要杀了老者喝上官敏达,却不愿花费太高的代价。

  “你逃不了的!”老者向着叶楚追杀而去,上官敏达也带着众多修行者追杀叶楚。

  叶楚一路激射奔跑,绕各种路迷惑众人。

  这一边地形复杂,他们尽管全力追杀叶楚,可还是被叶楚牵着团团转。

  “叶楚,你逃不了的!”上官敏达追逐在叶楚身后,出声大喊道,“今日你一定要死!”

  “等你追上我,再说这句话!”叶楚哈哈大笑,跨越一块青石,向着远处激射而走。

  地形是复杂的,叶楚的动作越来越快。他不断的向着前方激射而走,牵着一众人围着他团团转。但叶楚跑了一个时辰后,他突然觉得疑惑。尽管他一直奔跑,可发现他好像陷入了一个圈子,四周的景色渐渐的熟悉了起来,总能感觉到相识之色。

  到最后叶楚终于确定,他在一个圈子里不断前行。这让叶楚心中跳了跳,有不好的预感。

  叶楚盯着一个方向,直线向前奔跑。可结果还是一样,到最后还是绕回原地。

  这一幕同样被上官敏达等人发现,老者突然面色大变道:“古魇禁地,这怎么可能?”

  老者神情苍白,面色极为难看。他们一路追杀叶楚,也小心翼翼,就怕进入古魇禁地。可就算如此,却没有想到还是无法避免这个结果,他们居然闯入了古魇禁地。

  上官敏达面色也变得难看了起来,他自然知道古魇禁地代表着什么,这是一处凶地,他们上官家族都不敢靠近这边。

  “少爷!”老者吞了吞唾沫,感觉口干舌燥,脊背发凉。

  “先杀了他!”上官敏达虽然心中也担心,可看着在前方的叶楚,依旧决定先杀了叶楚再说。

  叶楚见一群人再次扑向他,叶楚一咬牙,向着深处激射而去、

  叶楚几乎确定,这就是古魇禁地的阵法。他没有想到自己的运气这么背,居然如此轻易就碰到了古魇禁地阵法。既然进来了避不开,那不如深入其中。自己要是不能活,那让这些人也不能好过。

  “他要进古魇禁地深处!”老者喝道,“拦住他,不能让他进去。”

  可谁也拦不住叶楚,叶楚身影快速闪动,没入了阵法深处。

  古魇禁地是一个神秘的地方,叶楚身影刚刚进入阵法深处,就感觉到自己通过看一层薄雾,在他眼前出现了连绵不绝的山脉,可这连绵不绝的山脉上寸草不生,所有的不过是那种死寂气息,四周死静,静的让人压抑,特别是那一座座山脉,黑秃秃的,给人一种阴森感。

  叶楚紧紧的看着那连绵不绝的山脉,内心就有着一股寒意涌出,头皮发麻。

  上官敏达等人很快就追了出来,他们同样是第一次看到这誉为禁地的地方,看着面前连绵不绝的山脉,众人都面色苍白,这一处的死寂很让他们难受和压抑。

  “叶楚……”

  看着老者扑向他,叶楚一咬牙,向着黑秃秃的山脉激射而去:“有本事你就来杀我!”

  已经来到这里面了,叶楚也不怕死。叶楚正好去见识一下,这禁地到底有什么秘密。叶楚记得叶静云的话,说这禁地中有着对抗至尊意的手段。叶楚不奢望自己能得到,可起码要碰碰运气。

  老者看着叶楚激射向山脉,他的步子猛然的停下来,他不敢向着前面追杀而去。再往前就真的没有一点退路了,真正的进入禁地中。

  “少爷!你看……”

  “追!”上官敏达喝道,“他敢进去,我们为什么不敢?这禁地虽然恐怖,但也不是没人能活着出去。对于这小子,我只有看到他死了才放心。”

  “这……”老者有些不愿意,这是禁地。进去的人死的多,活着出来的少。他们为了一个少年,值得冒这样的险吗?

  “不去的话,你以为我们能走出去吗?”上官敏达对着老者哼道。

  老者一愣,打量了一下他们的来路,发现那一处什么都没有。这片天地,除去这连绵不绝的山脉,就是辽阔的无边无尽的平原。要是他们走的话,怕是十年都不可能走出去。

  “能从禁地出去了,所有人都进过山脉。怕是出口只有在其中找的到,你们要是想饿死在这里,就留在和吧。”上官敏达率先走去,黑玉城主跟在他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