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两百零五章 叶家始祖
  从叶静云的手臂上,缓缓的浮现出一道烙印,烙印勾勒出一道道曲线,光华暴涨,震动云霄,牵动天地之力,有着绝世的威严。|

  一股惊世的战意暴动出来,在叶静云的手上,出现了一把利剑,利剑光华缠绕,上面有着神秘的纹络,纹络组成神奇的符文,符文有着活意,在空间旋转,时而化作巨龙,时而化作猛虎。

  但这不是让叶楚最为关注的,最让叶楚震动的是利剑上烙印着一个并不到的文字‘叶’,这这个只有小指头盖大小的文字却异常的夺目,即使叶楚离叶静云有着相当一段距离,叶楚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这个字仿佛就烙印在叶楚的心神中似的,叶楚甚至感觉到自己的血液都运转的越来越快,那利剑上的‘叶’字越来越夺目。

  光华璀璨,战意凛然,震动之间,能冲九天之上。这股战意叶楚没有感觉到压力,反倒是引得血液都沸腾起来。

  可络腮男子一群人却面色剧变,这股威压震动而下,以他的实力居然直接被威压的匍匐在地上,整个身体颤颤巍巍。

  这股威严是惊人的,光华涌动射向络腮男子一群人,包括马屁在内,都直接被威压的晕眩过去。

  “绝世利器!”

  叶楚终于明白叶静云为什么又底气两人孤身上路了,有着天地之器在身边,确实可以无惧。在如此恐怖的宝物下,对方如何能挡住的?完全是秒杀!

  光华渐渐的消散,利剑开始消失,带唯独那个叶字带着的战意,却让叶楚神情震动,直直的看着那不断消散的光华。|

  如此天地之器,叶静云控制起来也十分艰难,整个人感觉虚脱一般。她毕竟还不能和利剑完美契合,动用起来对他的消耗太大,当光华消散时,她的人都要倒下来,谭妙彤赶紧上前搀扶住叶静云!

  “叶家的那个传说是真的?”叶楚轻呼了一口气,努力的把脑海中那个龙飞凤舞的字给排除出去,不由看向叶静云。

  叶静云点了点头:“这把长剑,就是他的兵器。平常只有一族之长才能得到,只不过这次远行,父亲担心才偷偷给我。”

  叶楚为这个消息震动,关于叶家的传说叶楚在尧城叶家的时候听说过,传言叶家的始祖是一位至尊的跟随者。

  能成为至尊跟随者,实力自然不用说。绝对是一方的绝强者,能横扫一方,震慑一地的绝世人物。当年至尊为他的跟随者每人炼制了合适的兵器,叶家始祖得到的就是长剑,凭借着如此至宝,成就了赫赫威名。

  前世叶楚听到这些的时候,认为威远侯在吹牛,没有放在心上,但没有想到这是真的!

  “既然叶家始祖是至尊的跟随者,那另外一个传说也是真的了?”叶楚问着叶静云说道,“传言叶家始祖功参造化,但突然有一天消失,极大可能陨落在一地。”

  叶静云知道叶楚是叶家人,以尧城叶家老头子对他的宠爱,知道这些秘辛也不奇怪。她点了点头说道:“始祖是真陨落了,叶家有先祖找到他的尸骨。”

  叶楚为这一句话震动,没有谁不知道这代表着是什么,当年他功参造化,不到至尊级的人物,谁可能杀的了他?最重要的是,听说他当年是为了追寻一个大秘密,才陨落的。

  能让如此人物认为是大秘密的存在,自然不会简单。

  “到底是什么秘密,让他都为此疯狂,并且因此而陨落。”叶楚心剧烈的跳动起来,这是惊世的大秘密。

  叶静云看了叶楚一眼,并没有直接回答叶楚,目光落在搀扶着她的谭妙彤身上。

  谭妙彤见叶静云的目光,赶紧说道:“你们叶家的秘密要是不方便我知道的话,我这就走!”

  “不要!”看着谭妙彤准备回避,叶静云拉住谭妙彤,“你比起这家伙和我亲多了,能让他知道的话,要回避你做什么?只是我在考虑,要不要告诉他!”

  叶楚虽然心中无比好奇,想知道这不知道多少年了的秘密。但见叶静云不想告诉他的意思,叶楚耸耸肩无所谓的说道:“反正我已经不是叶家人,不过你以后动用这把剑的时候,不要在我眼前晃啊晃,好想我看不到那个‘叶’字似的。”

  “哼!要不是你身体中还有微末的叶家血统,你以为你能见到那叶子吗?能见到你就偷着笑吧。”叶静云鄙夷的看着叶楚说道,“你不是想知道那秘密吗?看在你能看清楚那叶字的份上,告诉你无妨!”

  这个秘密对于叶家核心人物来说,并不是什么秘密。唯有那些旁支的人,才不了解。

  “刚刚那把利剑,有着始祖的威严,有着他的意,所以有着那种战意能震世。而且,这才不过他微末的战意。”叶静云说道,“也是因为你体内流淌有叶家的血脉,虽然也微末的不可见了。但也能见到那个‘叶’字。而那个字中,却蕴含着他的心血。”

  “嗯?”叶楚有些不理解,虽然见到那个字让他血液运转的有些快,可这和那位始祖的心血又扯上什么关系?

  叶静云见叶楚疑惑继续说道:“他用他全身的心血以及意,化作这个叶字,镇压这把长剑。”

  一句话让叶楚震了震,突然想到了一种让他都头皮发麻的可能,目光忍不住露出震撼之色,呆呆的看着叶静云:“你是说……”

  叶静云见叶楚如此,她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怨恨之色:“没错!他就是为了镇压封印那位至尊的意,才陨落的。”

  不只是叶楚震撼在原地,连谭妙彤同样瞪大了她的眼睛,红润的小嘴张的极大,不可思议的看着叶静云说道:“可你说,叶家始祖是追谁那位至尊的啊,他为什么要镇压对方的意?”

  叶楚同样有着这个疑惑,心想难道其中还有什么阴谋不成?目光看向叶静云,等待着她的回答,这个消息太过震撼了。

  至尊的追随者和至尊打擂台,这传出去会惹得无数人浮想翩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