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剑的意义
  “闭嘴!”睡古对着金娃娃喝斥道,“信不信把你丢出去!”

  金娃娃讪讪的笑笑,终于闭上了嘴巴。|

  老疯子这时候也开口道:“谁在无心峰上,都要对那位至尊和绝强者有着敬畏之心。我承认是弱家弟子,也是对他们的尊重。而且,至尊确实留下的东西,那把剑的意义确实非凡。历代无心峰主,都因为它的意义而不敢动它。整个无心峰所有峰主中,唯有那位绝强者动过,但他当年动过之后,就终身未出弱家,认至尊为师尊。”

  叶楚深吸了一口气,知道有些事情避不开,看着睡古说道:“那就告诉我,那把剑到底是什么意义吧。”

  “你看你的手臂!”睡古说道,“是不是在上面发现了烙印!”

  叶楚疑惑的看向自己的手臂,他手臂上虽然还有未曾消除的伤痕,但却没有睡古说的烙印。

  “你不要用眼睛,用心去感知!”睡古说道。

  叶楚疑惑,以元灵之力感知,他才感觉到在他的手臂上有着冰凉的感觉,这冰凉的感觉覆盖的面积不大,叶楚感知了一下它的轮廓,正是一把剑的形状。

  “感觉到了?”睡古对着叶楚回答道。

  “这是什么缘故?”叶楚问着睡古道。

  “那是至尊之物,虽然灵死。可依旧非凡,沾染了至尊的气息。你动用了它,自然会沾染上它的气息。所以,有些事情你避不开的。”睡古说道,“你们不是想知道历代峰主为什么都说不要动这把剑吗?”

  “不是不能动,而是无人敢轻易去动,意义太大了。”睡古说道,“因为这关系到至尊之秘法。”

  “嗯?!”叶楚不理解。

  “那位至尊当年死之前,创造出九天十地都为之震动的秘法。”睡古说道,“你知道那位进入青弥山的绝强者为什么闭关在弱家吗?并且认他至尊为师尊吗?就是因为他得到了至尊这套秘法!”

  “这不是好事吗?”叶楚惊异的说道,“至尊秘法啊,世上最珍贵的东西之一。”

  睡古摇摇头道:“没那么好运的事情!至尊是怎么死的你知道吧!”

  “你说的是……”叶楚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果然听到睡古点头道:“这是绝世的秘法,但同样也是绝世的罪孽。当年至尊以情步入至尊,这套秘法同样以情为主。那蕴含着至尊当年所有的念想,才打出这样一套绝世秘法。也正是因为如此,这套秘法非常人能动用,非常人能利用。”

  “那位绝强者传言有机会步入至尊的,但就是因为这套秘法的缘故,导致他自身的意受到影响,而突破不了至尊的情,为此只能在族中闭关。”老疯子在旁边说道,“越是强大的人,越不敢接触那把剑。此刻你只是感觉手臂有着烙印,等你慢慢强大了,你就会被那股至尊悲切凄凉的情意干扰,或许会感同身受。那种感觉我们无法想象,但任谁都知道那不是一种好享受。也有可能,你的结局和至尊一样,因他的情而死。”

  叶楚和金娃娃等人都呆滞,他们终于明白为什么老疯子当年反复提醒,不要去动那把剑了。为什么老疯子睡古都不敢碰触了!

  “你们的意思是,我即将得到那套秘法?”叶楚愣愣的看着一群人。

  睡古摇摇头道:“没那么简单,但有一点保证的是,你会因为这个烙印,它慢慢的牵引你走向那套秘法的方向,到最后你自己迷失了自己都不知道。”

  “当初那位绝强者发现这点,就和无心峰的历代峰主述说,告之他们慎之。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无心峰立下一个规矩‘长剑不可动,动则须有缘。’”老疯子接道,“说的有缘,那就是承担历代无心峰主的责任,以情破情,破了这套秘法的悲催结局,而得到秘法的绝世战力,但至尊的情,那里能轻易的破的了?这是至情!”

  叶楚才知道他惹到了一个多大的麻烦,他才明白为什么老疯子睡古当年总是重复这把剑意义重大,不可妄动。

  “那意思是从今往后,我不能再修行了。要不然越强,就越能迷失自我?”叶楚轻呼了一口气道。

  “不!你以后要修行,而且要变的越来越强。要不然不用等以后,很快你就会迷失。”老疯子说道,“这世上唯独有三人碰过这把剑,你是第三个。”

  “可他妈这是至尊的意,我如何破?”叶楚大骂,都差点暴走了。

  “弱家那位绝强者虽然未曾破情,但却还有一半自我。”老疯子说道,“弱家能帮你!”

  叶楚一愣,随即觉得好笑:“开什么玩笑,人家凭什么帮你?”

  “因为那位绝强者希望有人敢动那把剑,希望有人敢破至尊的情。他留下圣谕:谁动了这把剑,就能去弱家寻求帮助。弱家要全力辅助,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无心峰历代峰主对弱家十分尊重,都保持着名义上的师徒关系。”

  当年那位绝强者破不了,他希望有人一起帮忙,集合众人之意破开至尊的意,他想要自己走出禁锢。这位绝强者知道,只要能走出来,那将会是一种恐怖的蜕变。就算未能达到至尊,面对至尊也将能一战。

  这也是他当年说的‘无心峰有缘者得之’的道理。

  “我还有选择吗?”叶楚看着几人说道。

  “没有!除非是你希望看到自己变得自己都不认识!”老疯子说道,“其实你比起弱家那位绝强者来好的多,因为你太弱了,沾染的气息不会太强,或许更容易破开。”

  对于这句话叶楚直接无视,至尊的意,就算再怎么弱。也是恐怖的,想要轻易破开何其之难。

  “叶楚,其实我一直希望有人敢去抓那把长剑。当初我看中的是睡古,只不过他……”说到这,老疯子摇摇头道,“我希望有一天,你能做到。因为,那时候无心峰的真正秘密,将会全部展现出来。这是历代无心峰所奢望的。”

  “你们的责任关我屁事!”叶楚骂了一句,但却不得不承认,此刻就算不接受,也不可能了。叶楚只希望,弱家那位绝强者留下的经验,对自己有大用,希望这弱小的至尊气息能被他留下的方法破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