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一百八十七章 放回去了
  金娃娃回到无心峰的时候已经是十天之后了,对于难得出去大玩特玩一次大的金娃娃突然被中途劫回来,心中的怒火几乎要冲天,觉得回来之后一定要让给叶楚去蛇窟好好的玩一玩才能消他的心头之恨。|

  可是当得知叶楚是叶楚拔了长剑的缘故让他回来,金娃娃的神情又变得古怪了起来。在叶楚身边左右打量了一番,再也没有提和叶楚算账的事情,而是拍了拍叶楚的肩膀,很同情的说道:“节哀!”

  “滚!”叶楚理也不理金娃娃,此刻他身体恢复了七七八八了,正手持长剑,长剑再次被插入高台上。

  金娃娃看着叶楚把长剑插入高台,嘿嘿的笑了笑也不说什么。只不过想到叶楚大闹了勇峰,又赶紧问道:“叶楚,你们大闹勇峰怎么不等我?那个,勇峰的金锭你都搬回来了吗?”

  叶楚很鄙夷的看着金娃娃说道:“你除了金锭,可以有别的追求吗?”

  金娃娃想了想,点了点头道:“自然!金碗金筷金元宝金条等等都行……”

  叶楚不想和这个疯子说话,看着插回原地的长剑,看着金娃娃笑道:“剑我放回去了,之前最多算我借,大不了给你们借的利息就是,不要抓着不放。”

  金娃娃耸耸肩道:“关我屁事,我和欧奕不管这件事情,你还是和大师兄和老疯子去解释吧。”

  说完,金娃娃就得意的走了!

  ……

  金娃娃回到无心峰没有多久,惜夕就过来叫白萱叶楚等所有人都前往无心窟。

  无心窟,坐落在无心峰的中心。这一处是神秘地,终年长着色彩缤纷的花朵,十分的绝美。只不过,尽管这里美,但叶楚等人踏入其中的次数却极少。

  叶楚踏入其中的时候,还是被老疯子第一次呆上无心峰的时候,老疯子让自己喝下了无心窟滴下的石乳,之后叶楚再也没有来过。

  听欧奕和金娃娃说,他们也只是第一次呆上无心峰的时候来过。而欧奕告诉过他,唯有进入了无心窟中,才算真正是无心峰大的人。

  关于无心窟的传说欧奕讲过,传言是至尊所爱的那位女子出家为尼后一生所待之地。那位至尊曾经在这里痛哭过,沾染了至尊的精华。

  当然,这个传言是不是真的叶楚不知道。不过叶楚很高兴的是,这一次老疯子通知白萱和瑶瑶一同进无心窟。这也表明,老疯子终于接受两女成为无心峰一员。

  叶楚和白萱带着瑶瑶进入无心窟的时候,迎面扑来的是芬芳的花香。三人走进去,见老疯子金娃娃欧奕和大师兄睡古。大师兄在老疯子身边,眼皮半睁半闭,仿佛很缺睡一样,时不时大的打一个哈欠,让人很担心他下一个瞬间就就能睡着。

  睡古嗜睡,叶楚曾经见过他又一次在峰顶,站在那里打瞌睡,整个人从峰顶掉下去,砸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坑。叶楚当时以为这家伙这样总睡不着吧。但叶楚明白他错的多离谱,这家伙居然在坑里面睡的好好的,丝毫为受到影响。再次醒来的时候,是一个月后。

  睡古醒来的第一句话是:“我怎么在这里?不是在峰顶吗?”

  之后,叶楚和金娃娃等人都服气了。因为正常人谁能有这么彪悍?当然,那么高砸下来一点伤痕都没有,也让金娃娃等人认识到睡古的恐怖。

  “睡古!”老疯子喊了一声,“她你怎么看?”

  睡古那快要闭上的眼睛才睁开,目光扫了白萱一眼,随即点了点头:“嗯!长的挺漂亮的,不错,叶楚虽然混账败类了一点,不过还算有眼光!”

  老疯子盯着自己这个大弟子,轻呼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不暴走。这几个弟子,除了惜还算会听话,其他的就差骑在他脖子上拉屎了。

  老疯子觉得,他们未曾在自己脖子上拉屎,不是因为他们不敢。而是因为这样的难度系数大,要是哪天自己和睡古一样睡的醉生梦死,起来头上没几堆屎尿才怪。

  “睁开你的眼睛!”老疯子有些气急败坏了,胡子开始转黑。

  睡古见老疯子的身上‘前卫时尚’的装束要变黑,这才赶紧睁开了眼睛,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正襟危坐,目光认真的落在白萱和瑶瑶身上。

  “怎么看?”老疯子再次问道。

  叶楚皱眉,心想老疯子脑袋又不正常了?不是说拔剑的事情吗?怎么突然扯到白萱身上来了,好像突然对白萱来了兴趣。

  “有趣!”睡古突然评价了一声,目光看向老疯子说道,“你什么意思?”

  这对话让金娃娃和欧奕也对望了一眼,不知道这两个疯子打什么谜语。

  “你也看出来了?”老疯子点点头,突然对着白萱说道,“我还奇怪为什么将军墓能被叶楚等人破了,此刻才算真正了解了。原来将军墓上的那件东西有人取走了。”

  “嗯?”叶楚一愣,不由想起了白豹,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你说的是什么东西?”

  老疯子没有回答叶楚,而是对着白萱说道:“既然能上无心峰,就算有缘。也罢,那以后你就留下无心峰吧。”

  说完,老疯子手一挥,远处滴落的石乳凝聚成滴,射入了白萱和瑶瑶的口中,白萱和瑶瑶只觉得有暖流流过。

  “这石乳沾染了无心峰的精华,虽然不能让人实力大涨。但强身健体却不在话下,当然还有其他的一些作用。”老疯子对着白萱说道。

  老疯子觉得惊奇,他原本以为将军墓无人能打开了,却没有碰到这一脉的人,并且把那件东西取走了。那件东西对别人无用,但是对她这一脉来说有大用。而且,那将军墓就是因为有那件东西,无人可破。要不然,也轮不到叶楚一众人了。

  “惜夕!你带着白萱他们离开!”老疯子示意惜夕离开。

  看着白萱和惜夕离开,叶楚心头跳了跳,他很明白将要发生什么。看着一群似笑非笑看着他的人,叶楚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说道:“那个,我已经把剑放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