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寸草不生,血流成河
  叶楚继续往前,正如他说的那样,剑峰所指,血染天地。没有人敢阻拦他的脚步,勇峰的弟子看着叶楚不断的深入勇峰中去。

  这让勇峰众人感觉憋屈至极,堂堂勇峰什么时候被如此践踏过?

  他们有把千刀万剐的心,可叶楚手中的长剑让他们打消了这个念头,一个个有着着急的看向峰门中,当看到峰门中有着身影跃出时,他们才松了一口气,看着叶楚的表情也阴沉冷冽了起来。

  “当一把锋利的长剑就能闯勇峰吗?可笑!杀了我勇峰的人,你要连本带利都还回去!”

  刚刚被叶楚杀的心寒的人,终于有勇气再次围上去,要挡住叶楚的路。叶楚长剑舞动,依旧带着凌厉的锋芒指向挡他路的修行者,出手快捷,一个修行者根本没有闪躲的机会,觉得胸口冰凉,而后倒在血泊中。

  “住手……”

  赶过来的大修行者吼叫,但他这声吼叫并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眼睁睁的看着勇峰弟子躺在他前面。

  “你找死!”这是一位执法长老,实力恐怖,站在叶楚面前,气势如虹,大修行者的气势暴动而出,震动每一个人的心灵,气势威压而出,四周有着压抑至极的气息,先天境元灵境都感觉呼吸困难,他们都猛地退后两步。

  叶楚手持长剑,长剑横胸,恐怖的气势落在叶楚身上,并没有给叶楚造成多大的影响。要是以叶楚自身的实力,叶楚面对大修行者的气势绝对难以承受。可他手中持有的是至尊之物,尽管没有至尊的威严,可外界的威压同样奈何不了它。|

  这也是叶楚明知道这把剑的意义重大,也要执意去取它的缘故。有它在手,他面对的压力要小的多。叶楚尽管内心满含杀意,可还保持着几分理性,知道勇峰是一个庞然大物。

  执法长老看着叶楚血迹斑斑的身后,看着叶楚的剑尖还有血滴滴下,面色也阴森至极。从来没有人敢如此对待过勇峰,这是第一个人,今日要是不杀他,他勇峰有和颜面存在于青弥山中。

  “让勇靖一群人出来,血债血偿!”叶楚盯着执法长老,声音带着寒意。

  “你算什么东西!我勇峰之人岂是你要见就见的?”执法长老暴怒,盯着叶楚说道,“今天不把你凌迟,我就自裁在你面前。”

  叶楚摇摇头,看着执法长老说道:“不用自裁,我会帮你的。”

  “大言不惭!”执法长老哼了一声,盯着叶楚说道,“你无心峰的人全上,今日也改变不了你凌迟的命运。”

  叶楚死死的盯着对方,一字一句道:“我再重复一遍,叫勇靖一群人滚出来受死!”

  “我要是说不呢?”执法长老哼道。

  “那今天就血染勇峰,毁你峰门,杀你门人。”叶楚声音冷冽,死死的盯着对方,声音冷冽森寒,手中长剑指着执法长老,“下一个就是你!”

  执法长老听到叶楚的话,哈哈大笑了起来,仿佛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

  “你一个先天境,想要杀我?你凭什么?凭你手中的这把破剑?”执法长老不屑的声音响起来,叶楚手中的长剑确实锋利。可也不过是锋利而已,对元灵境一下的人有威慑。可对于实力达到他这种层次的人来说,这锋利帮不了叶楚什么。

  传说这是至尊之物,不过只是传说而已。在他们看来,这把终年插在无心峰的剑,不过是一把鸡肋而已,甚至连日月之器都比不上!

  可笑的是,对方居然以为凭这把破剑就能对付勇峰。

  “那么,我就让你的梦醒醒吧!”执法长老突然神情一变,神情变的扭曲了起来,手中有着兵器舞动,身上的力量包裹兵器,兵器光华涌动,有着恐怖的威势,划过一道恐怖的锋芒,锋芒刺眼。

  长剑格挡而去,和对方的兵器交锋在一起。这一次没有和之前一样斩断对方兵器,而是叶楚被震的倒飞出去。

  “你永远不会理解大修行者的强悍,他不是一把锋利的剑就能挡得住的。”执法长老嗤笑,盯着叶楚说道,“这一击只是告诉你,你盲目依仗的锋利在我面前无用,澳门赌博网站:等待你的是凌迟。”

  众人看着执法长老能挡住叶楚这把长剑,终于松了一口气,看叶楚也如同瓮中之鳖!

  “长老!杀了他!”众人大喊。

  叶楚听着那一波波的呼喊声,突然笑了起来:“你当真以为,我敢杀上你们山门,就是依仗这把长剑吗?”

  “你还有什么手段?”执法长老嗤笑,一个先天境而已,就算再怎么样,也不过如此,又能做什么?大修行者和先天境有着天壤之别,杀他如同蝼蚁。可他不准备让对方死的这么舒服,唯有一刀刀的凌迟他,才能祭奠勇峰死去的门人。

  叶楚没有回答对方,而是看着执法长老说道:“再说一遍,交出勇靖一群人!”

  “我峰不交,你奈我何?”执法长老不屑。

  “那么……我要你勇峰此处寸草不生,血流成河!”叶楚突然吼叫了起来,手臂上涌动出恐怖的力量,这股力量冲击向长剑吗,长剑因此震的发出了颤音,有着寒光涌动。

  “虚张声势!”执法长老哼了一声,手中的兵器突然向着叶楚攻了而去,一击震在叶楚的长剑上。他要这一击重创叶楚!

  但执法长老想想中的重创并没有发生,叶楚居然正面挡住他这一击,纹丝不动。

  这让执法长老微微皱了皱眉头,以他大修行者的实力,如此一击足以重创对方啊。可为什么对方还能稳健的站立在那里。

  执法长老心中疑惑,目光灼灼的看着叶楚,觉得这家伙有些诡异。

  叶楚突然看着执法长老笑了,笑的很阴冷,让每一个人都升起了不好的预感,果然他们听到叶楚说出了一句话。

  “你们不是想知道我依仗什么吗?那么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到底依仗什么敢上来!”

  在叶楚说话间,勇峰门人瞪大眼睛,看到了让他们心惊肉跳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