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一百七十章 温柔冢
  青弥山就是如此,无心峰想来不受待见,特别是勇峰总想压无心峰一次,找回当年他们失去的面子。|金娃娃欧奕等太过强悍,他们不敢随意招惹,他们自然把目光放在叶楚和惜夕身上。

  叶楚感受着体内的气血,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没有想到对方居然大胆到这种地步,敢上无心峰来。不过,想到这些人又被折断了手脚丢出来,他们总不敢再随意上来吧。

  他的实力在世俗或许不错,可在这个圈子终究太弱了。连元灵都没有达到,而这一百零八峰的修行者中,达到‘吞日月之精华’的大修行者不少。

  “不过有着彩纹煞蛛和黑铁,修行起来比起别人也有优势,达到大修行者,是迟早的事情。”

  身为修行者,叶楚自然有一颗自信坚韧的心,相信自己能步入‘吞日月之精华;境界,步入大修行者的行列中。

  被对方一掌打的吐血,叶楚更是觉得要在尽快步入大修行者行列。唯有这样,才能让他们不敢来找自己麻烦。

  ……

  叶楚的伤势倒是没有太过影响他,在花了两天时间就调养的差不多。青弥山四季如春,晚上的风很舒服,看着白萱哄了瑶瑶入睡,小心翼翼的关好房门走出来,扭头正好看到叶楚站在他跟前,差点没有吓跳起来,随即白了叶楚一眼,有着风情万种的美丽。

  “这么晚还在游荡啊?”白萱和叶楚并肩走到院子中。|

  叶楚总不好意思说他就是在等白萱:“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心想白萱姐也寂寞空虚冷,所以就来陪白萱姐了。”

  “扑哧……”白萱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但又认不出嗔了叶楚一眼,心想谁寂寞空虚冷了?

  见白萱泛着绯红的娇美,叶楚伸手牵住白萱的手,拉着她在院子上的长椅上坐下来,拦住白萱的熟媚的娇躯,白萱没有抗拒,顺从的靠着叶楚的胸口,目光瞭望天空寂寥的星光。

  “白萱姐喜欢这里吗?”叶楚头压着白萱的秀发,问着秀发上传来的馨香,对着白萱问道。

  “这里很好!”白萱喜欢这样的地方,很美也很安静,适合她居住。

  “以后,这里以后就算是白萱姐的家了,以后白萱姐不会觉得生活总在流浪,没有归属和安全感。”叶楚看着白萱笑道,着着白萱的眸子,水盈盈的晶亮,目光落到她的腿上,她脱去了绣鞋双腿屈膝在长椅上,一双玉足纤巧净白异常的精致,白萱抱膝而坐,圆耸耸的胸部被腿挤压着之间,两肋挤出完美的弧形曲线,显得胸脯更具规模,叶楚忍不住贪婪的多看了两眼。

  叶楚揽住白萱的腰肢,手触碰在白萱平坦坚韧的小腹上,衣服很薄,有着温热。白萱挨着白萱,她的整个娇躯都被他环住,身子异常的软柔,柔弱无骨般,抱着十分的舒服。叶楚问着她秀发上传来的馨香。

  白萱的身体越来越热,叶楚抚着她的两胯,手在她的小腹游走,醉眼迷离,知道叶楚想要做什么,自己也有些受不了的白萱俯身在叶楚的耳边说道,“别在这里,回房间。”

  “瑶瑶在睡觉!”叶楚对着白萱说道,手按着她的白萱的两跨,挺起来的硬身顶在她腿柔软处,有着酥麻感在身体里迅速的蔓延着,叶楚都忍不住想要在这里行好事。

  “去你那里!”白萱都没有勇气说出这句话,知道叶楚故意的她,都恨不得咬叶楚一口。这句话说完,白萱窝在叶楚的怀中,不敢再看叶楚。

  叶楚抱起白萱,向着他的房间走去,他住处挨着白萱,进入房门,叶楚用脚带上门。

  叶楚把白萱放下,看着娇羞美丽,明媚动人,嫣红的嘴唇有着极美的光泽,叶楚亲不自禁的吻上了白萱,在她香软的红唇上轻吻。手不安分的从衣摆下探进白萱的衣服里,将亵衣推掉,握着她嫩大的血球,感觉都握不过来,又十分娇挺肥软。叶楚轻轻的用力捏了捏,白萱都忍不住发出声音,白萱身子异常的敏感,捏一下都感觉自己身体受不了。

  看着白萱飞红似醉般的俏脸,叶楚心脏砰砰直跳,只觉得自己忍不下去,把白萱身上的衣衫褪去,看着这具凹凸有致如同美玉般的身躯,叶楚都觉得那一处要炸裂开来。

  白萱被叶楚盯着,娇羞的扯过被子阻拦,叶楚钻入其中,褪去了自己的衣服,微微的挤压上白萱,感觉自己进入了一片泥泞的天地,那一处的唇口在裹吸着自己。

  白萱感觉到那一处顶着自己,都要把自己的心魂给推上天,强咬着嘴唇不发出声音,可这一波波的冲击,都让她坚持不了。

  白萱都不知道为什么面对叶楚如此的敏感,这些天一直强忍着,努力不让叶楚碰她,这这些天积累的情欲爆发出来,白萱都觉得要迷失了自己。

  情感是热烈的,叶楚难得的感受到白萱的灼热,都觉得她身体烫人的很。唇口要把自己彻底裹吸进去。

  ……

  夜依旧微凉,可却有灼热而迷离,外面的寂寥的星光闪动着微弱的光芒,为夜色增添了几分情.趣……

  到最后白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多么疯狂,瘫软的被叶楚抱着,当看到叶楚身上有的红痕时,脸上的晕红更浓。

  “幸好你的指甲不长,要不然我都担心要扣进我肉里面去了。”叶楚看着白萱说道,“都不知道白萱姐那里来的力气。”

  “谁力气大!”白萱只觉得羞愧难挡,耳根都红透了,但看到叶楚身上的一道道红痕,又忍不住咯咯的笑起来,“下次就留长来,叫你乱来!”

  叶楚抱着这具让世上男人都能为之疯狂的娇躯,心想就算你留刀子,怕都威慑不了别人,你都不知道你有多诱惑。

  “真好!”白萱抱着叶楚,突然感叹一声道,“以前只有我和瑶瑶,父亲经常不在,现在有你了。”

  叶楚知道,白萱望着一个家族因为将军墓而一个个失去,怕早已经失去了安全感,她的家向来只是减少成员,何曾增加过成员。白萱看着此刻满足的白萱,只觉得这个女人应该享受世间的最美好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