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凄美故事
  见白萱好奇的看着自己,叶楚笑了笑说道:“给你们讲一个故事如何?”

  白萱自然点头,示意叶楚继续。|

  “在数千年,或许上万年,甚至更久之前。距离这连绵的山脉不远处,有着一个家族,这个家族曾经出过至尊无敌级人物,为当世最强劲的家族之一。在这个家族中,有着一个少女,是那位至尊的子孙。流淌着他的血脉,她一生出来就是天之娇女,长的倾国倾城绝美动人,差不多有白萱姐这么迷人。”

  “去,不要扯到我身上!”白萱笑骂道,让叶楚不要再胡言乱语。

  叶楚笑了笑说道:“哪位天之娇女太过优秀,无数的人杰都喜欢上她,都追求她。但她从未动心,直到有一天出现一个男子,这个男子很优秀,大概有我这般优秀吧。”

  “我知道他躲败类了!那男子你就不要形容了!”白萱让叶楚跳过这一段,那有这样夸自己的。

  “不说啊?”叶楚耸耸肩道,“这个男子和女子邂逅,两人一见如故,很快就约定终生。只不过,男子身份卑微,是一个乞丐所生。女子家族是至尊血脉,何其的尊贵。女子家族岂容自己家族血脉有污,于是就棒打鸳鸯,执意要两女离开,甚至不惜杀了男子。

  女子得知这个消息后,就偷偷的送走男子,把他送出城门,男子临走之前拉着女子的手说:“等着我修行有成后,一定踏着七彩祥云来娶你……”

  两人依依惜别,女子守在城门口,瞭望者这个男子落寞的背影,望着夕阳拉长他的背影……”

  白萱听到这,忍不住好奇问道:“那他回来了吗?”

  叶楚没有直接回答,直接说道:“至尊后裔,会有何其惊世的天赋,这是一座大山。男子在外修炼,虽然天赋奇遇不断,可依旧未能压过至尊后裔。他心底很明白,再出现在那家族人面前,没有胜过他们的实力,必死无疑。无奈之下,只能委身在其他各处,疯狂的修行,希望将来能有超越至尊后裔的实力。

  女子同样是一个骄傲的人,男子说会回来迎娶她,于是他就等,等着他华丽蜕变后回来。

  于是在他们惜别的城门,有一位女子经常坐站在城墙上瞭望,等着心爱的人回来。每每遇到一些外来的修行者,女子便问有没有见过男子,但始终没有他的消息。

  女子从未放弃过,仍然日复一日地等着。过了上百年后,最后女子苦等男子不到后,落发为尼。在城池不远处的一个山峰居住下来,取名无心峰。

  男子依旧在疯狂的修炼,碰到无数凶险,没日没夜,只要能让他实力有所增加的事情,就算是粉身碎骨他都去做。这样又不知道过了多少年,男子修有所成,第一次回到了那个日思夜想的地方。

  一身璀璨光华的他,来到早已斑驳不堪的城墙前,他走到他们分别的地方。在那早已物是人非强城墙边,摸着那块她天天等待他归来时而靠着的青石……

  城郊传来寂寥的牧笛声,路过的人告诉男子,这里曾有一个女人一直等着她心爱的人归来。

  重新踏足熟悉的土地,他心里的感受,却是那么复杂,仿佛一切又回到了羡煞旁人的当年……他在这座残破的孤城里寻着她的踪影,但始终找不到,天上的雨纷纷落下……

  至尊后裔早已经不记得这个男子是谁了,见如此恐怖的修行者找女子,神情疑惑的时候还是告诉了男子她在无心峰。

  男子到了无心峰,但哪里已经没有佳人的云烟了。

  无心峰唯一照顾过她的老人说,她一直是一个人……到死那天都是……

  男子为此而痛哭,一直以来面对万千凶险,承受粉身碎骨般疼痛的他都没哭过,这一次却如同小孩一般哭的稀里哗啦。

  他哭的眼睛流出血,七窍流出血,全身的力量涌动暴走,以他无上的力量,打出了绝世的秘法。那一天,整个天地雨纷纷落下,天地似乎感知到他的悲切凄凉,雷声大涨,方圆万里之内生灵都为之同哭。

  那一天,天空出现一轮赤日,那是他爆发出来的光华,澳门赌博网站:他打出的绝世秘法,有着撼动天地的绝世之力。九天十地为之震动。

  情之一字伤人,他却借此成就了至尊之位,举世皆惊。但,这位无敌的至尊没有活多久,或许因为心死。秘法创造而出后,全身的力量散落天地之间,整个人化作光华消失。

  一代至尊,就在成至尊的同一天陨落。”

  叶楚说完,都忍不住有些感叹,不由想起前世烟花易冷的故事,这何等的相似,让人唏嘘,凄美无比。

  白萱显然眼根子浅,美眸子中噙着泪水,有着轻微的抽搐之声。

  叶楚抹掉白萱脸颊上的泪水,继续说道:“面前的这把剑,就是他的兵器,这座峰就是无心峰!”

  白萱此刻终于明白为什么叶楚会对这把剑如此恭敬了,努力的不让自己的眼泪流出来,突然转身紧紧的抱着叶楚。

  “小姨,你哭什么?叶楚哥哥欺负你了吗?我帮你揍他!”瑶瑶年幼,自然不懂其中的凄美,见自己小姨哭的难过,扬起小拳头,要揍叶楚。

  白萱这才抹掉眼泪,有些责怪的看着叶楚说道:“都怪你,讲这样的故事。”

  叶楚笑了笑,看了一眼那锈迹斑斑的长剑一眼,收回心中的情绪,也没有讲其他的,带着白萱向着无心峰里面走去。

  “走吧!帮你找一一座住处,不过这里的建筑都是金锭模样,你看到后尽量接受吧。”叶楚无奈,那死胖子要如此做,他也无法改变什么。

  就在叶楚和白萱准备走入的时候,一个声音惊喜的响起,声音还有些稚嫩,但却有着轻灵之气:“四师兄,是你回来了吗?”

  一个轻柔的身体从远处飞奔而来,满是高兴之色,雀跃的欣喜掩饰不住。

  尽管这个声音有着改变,但叶楚也知道她是谁,笑了笑拉着瑶瑶向着那个身影快步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