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一百六十五章 青弥山
  叶楚在皇城并没有呆多久,三天后就带着瑶瑶和白萱启程回无心峰。

  白萱性子淡雅,不喜欢炫耀的地方。尽管跟随叶楚来到皇城,但叶楚知道白萱对皇城还是有几分抗拒的。一直以来,叶楚都想把白萱带上青弥山。

  只不过,青弥山外人不能随意进入。叶楚要不是有弱水给的玉佩,也不敢随意带外人进去。

  青弥山是一个神秘的地方,唯有进入其中才能感觉的到。叶楚觉得,那样的地方才适合白萱,而且在青弥山无心峰上,叶楚也不用担心有人找白萱的麻烦。白萱太漂亮迷人了,在外太多人贪婪她,而她又未曾修行,叶楚很难时刻都保证她的安全。

  叶楚告诉白萱,要带她去自己呆过三年的地方,白萱自然欣喜。皇城她本就感觉陌生,离开这里没有什么留恋。

  虽然不知道叶楚呆过三年的地方是哪里,但想到这也算的上是叶楚的故乡,白萱心中就有温情。

  叶楚离开的时候,没有惊动任何一人。留下纸条告知黄琳后,就带着白萱和瑶瑶轻装上路。

  青弥山无心峰距离皇城不近,有着数千里之远,借助马车快马加鞭,也花了大半个月的时间才到了青弥山脚下。

  驾车进入一座山脉,叶楚以奇异的轨迹修行者,白萱觉得马车在转来转去,这让她忍不住把好奇问着叶楚道:“叶楚,你在做什么?”

  “青弥山有大阵守护,要进入其中要绕过大阵,要不然就算找一辈子也见不到青弥山。所看到的不过就是连绵不绝的山脉而已。”叶楚解释道,再驾车一阵后,停下马车,把瑶瑶抱在手中,拉着白萱走出马车。|

  白萱今天身着一身休闲衣衫,可依旧遮拦不住她性感撩人的身体,曼妙的曲线显露让人心跳加速。叶楚看着白萱丰腴的娇躯,忍不住泛起了一些心思。可自从那一晚后,白萱都未曾让叶楚再有机会。白萱都不知道她有多迷人,不能碰触她是多么难以忍受的事情。

  收回心中的情绪,叶楚抱着瑶瑶踏步走了几步,原本的普通寻常的山脉豁然开朗。出现在白萱面前的是壮阔宏大的一幕,宛如是另外一个世界,一座座山峰傲然而立,每一座山峰都十分高耸,如同一把凌厉的利剑一般,直插云霄中。

  山峰有着一百零八座之多,每一座山峰都涌动出浩瀚的意境,这种意境震撼人心,一百零八座高耸的山峰意交织在一起能惊天撼地。

  白萱被震撼到,望着那一座座的光华缠绕,有着惊世风姿的山峰。

  “青弥山有一百零八座主峰,每一座主峰上有一个峰门,代为管理一峰。外人对青弥山了解极少,但这里的每一座主峰,其所拥有的能耐都能在外称皇称霸。”叶楚解释道。

  白萱目光落在一座座主峰上,主峰都光华涌动,有着惊世的意从主峰上涌动而出,有着惊心动魄的绝世震撼。

  白萱无法想象,就一座山峰就拥有如此之力。那掌控这座山峰的人,又将会何其的恐怖?而这里,却有一百零八座这样的峰门。

  白萱觉得这里是一处神地,非神地怎么能如此恐怖?

  “这里的每一处主峰,都已经化作了天地之器,而且品级十分之高。每一座掌控主峰的峰主,也都达到了‘夺天地之造化’的境界。”叶楚说到这,也有些感叹。

  白萱为叶楚这句话而沉默,白萱未曾修行,但也知道夺天地之造化的存在何等恐怖。这在外界,能被人敬畏成神人。

  可在这里,居然有一百零八座主峰的峰主都是。这要是说出去,定然会震撼世间,这样一股力量出去,天下又有多少势力能挡住其锋芒?

  就帝国来说,怕也只能如同土鸡瓦狗般崩塌吧,连阻拦的机会都不可能拥有。

  “走吧!”叶楚对着白萱说道,“一百零八峰中,有一峰最为特殊,我就带你进这座主峰。”

  叶楚带着白萱走向了一座主峰,这座主峰不比别的主峰高,也不是中心,甚至在边缘位置。叶楚带着瑶瑶步入青石台阶上,白萱刚刚踏上台阶,就觉得有力量要融入到自己的身体中,因为赶路的疲惫瞬间消散,转而的是一种神清气爽。而山峰上,那外界难得一见的草木,在这里随处可见,一些上百年以上的药草,都能随意见到。

  白萱为此而惊奇,看着这五彩缤纷的世界,只觉得这里是一个仙地,凡人能有几见!

  瑶瑶更是在叶楚怀中不断打量四周,觉得好奇,又因为这里的美丽清晰而高兴。

  一路攀登上去,虽然台阶不少,但并没有给人劳累的感觉,仿佛有外力拖着人上去,处处显露着神奇。

  走到台阶的尽头,出现在白萱面前的是一座巨大的祭坛,祭坛是上千斤上万斤的巨石堆积而成的,铸成一个高台,叶楚和白萱等人站在高台下,就如同蚂蚁般。在高台的顶端,插着一把锈迹斑斑的长剑,长剑虽然不大,可却让每一个人的眼神都情不自禁的转到它身上。

  叶楚走到这高台下,放下瑶瑶,恭恭敬敬的对着长剑行了一礼。

  白萱还从未见过叶楚如此恭敬的对待一件物品,不由好奇的问道:“它是……”

  “你在无心峰带着瑶瑶,什么都能动,什么都能玩。但一定不能碰这把长剑!”叶楚对着瑶瑶说道,“如果在无心峰有什么规矩的话,就是千万不能动这长剑,更不能拔这长剑。”

  “叶楚哥哥,它都锈了!”瑶瑶嘀咕道,“瑶瑶才不玩!”

  叶楚笑了起来:“等你长大了,澳门赌博网站:你要是敢玩,整个无心峰都会欢迎你去玩。”

  叶楚觉得童言无忌,这把长剑连老疯子都不敢触碰,不敢拔起来,谁敢乱来?不是因为这把长剑拔不起来,正好相反,只要是无心峰的人,都能随意的拔起这把长剑。但却无人敢去动,因为它的代表的意义太大了。

  没有人敢随意动他,强如老疯子都不敢承受那样的责任。

  白萱见叶楚说的慎重,随即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不过我还是第一次见你对一件物品如此恭敬。”

  说到这,白萱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

  叶楚知道他在白萱面前一直放浪不羁,鲜少有敬畏的东西,给予白萱的影响是鬼神都不敬。

  “要是白萱姐知道关于这把长剑主人的故事,或许会和我一样。”叶楚笑道。

  一句话,让白萱好奇的看向叶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