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功德满足感
  “这就对了嘛!”金娃娃笑了起来,伸手在修行者身上拍了拍,“你是一个有潜质的人,既然你懂得回馈社会,懂得真善美。那就请……”

  说完,金娃娃伸出他胖嘟嘟的手,伸到了修行者面前,笑脸兮兮。

  “干什么?”修行者有不好的预感。

  “你不是说要反馈社会,帮助穷人吗?本财神愿意帮你做这件事情!”金娃娃说道,“社会给与我一分,我愿回馈社会十分爱。我们都是高素质,有道德有责任心的好人,你随便给个十锭金子帮助穷人就行。”

  “那个……我自己会做的,就不劳你帮忙了。”修行者讪讪的说道。

  “这不行!我是财神,负责的就是钱财。你们都是忙人,怎么能不让我帮忙?”金娃娃摇摇头道,“还是拿出来吧。”

  “还是不要了吧!”修行者暗自提起力量,心想管你诡异不诡异,惹怒了老子,老子就收拾你。

  “难道你以为我会贪图你的金子不成?”金娃娃顿时就怒了,那张和善的脸又变得狰狞,“我是那样的人吗?亏我心向明月,总想着救天下穷人大众,可你居然还怀疑我。我都富有四海了,还会贪图你的金子?”

  众人看着暴怒的金娃娃,每一个人心中都只有一个念头:真不愿意如此怀疑你,可你的表现太像了。

  唯有叶楚叹息,对着旁边想要嘀咕的庞绍说道:“你最好不要嘀咕什么,那家伙耳朵灵敏着,被他听到你就完了。”

  庞绍古怪的看着叶楚,随即嘿然一笑道:“你不会也被他整过吧?”

  叶楚踩了尾巴一样的跳起来:“谁被他整了,谁被他整了?他不过是一个死胖子,懂不懂什么是胖子,就是看到就如同吃了一碗肥肉的家伙,恶心的要命。庞胖子,你滚一别去。你一个死胖子,离我这么近干吗?老子生平最讨厌胖子。”

  看着要跳起来杀人的叶楚,庞绍打了一个寒颤,心中大骂道:这家伙也是一个疯子吧?妈的,说一句这样的话至于吗?还有,他讨厌胖子不会就是因为这个人吧?

  想到这,庞绍觉得自己很委屈:***,长胖又不是我的错?没听说过株连还能株连体型的啊?

  不过看着叶楚都如此,庞绍自然紧紧闭着嘴巴,不敢招惹金娃娃。开什么玩笑,叶楚似乎都被他留下阴影,自己去非议他,这和找死没说什么区别。

  金娃娃被修行者刺激,又从怀中取出一锭锭金子,一锭锭金子砸出去。

  “看到没有,本财神这么富有,会要你金子?”

  “哼,最讨厌得到好处不回馈社会的败类了。”

  “让你学学真善美!”

  “……”金娃娃的金子不断的飞出去,砸向修行者。

  修行者想要闪躲,可发现自己全身都不能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些金子被砸到他身上。没有多久,他步入了前一个后尘,鲜血淋淋。

  在他晕死过去之后,金娃娃走到对方身边,把一颗颗金子都捡起来,同时又把对方身上的财物都搜刮一空。那笑眯眯的和善如同财神般的笑容再次闪现。

  “咳,你啊。还是有良知的。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赶到羞愧吧,不好意思到晕过去了吧。没关系,知错能改,善莫大焉。”金娃娃说玩,目光四周打量了一下,众人接触到金娃娃的眼神,都忍不住移开目光,生怕对方找上自己。

  这个胖子太贵诡异了,两个修行者居然不闪不避就被他砸晕了,这其中肯定有他的手段。

  庞绍被叶楚踹走,此刻看着金娃娃如此,忍不住咋舌问道:“叶楚,他是谁啊?怎么……”

  庞绍想说‘怎么像脑袋不正常的疯子’可想到叶楚的提醒,他终于忍下来。

  “我不认识!”叶楚瞪了一眼庞绍,“死胖子给我滚开一遍,最讨厌胖子了。”

  “……”

  叶楚当然不会不认识,这个胖子在青弥山没少欺负他,打着老疯子让他教导自己修行的旗号,不止一次丢他到蛇窟去,用拳头砸石头,绑铁块爬山等傻.逼的举动,都是死胖子逼他做的。虽然效果神奇,可叶楚一想到都恨的直咬牙。

  对于这个死胖子的事情,叶楚从青弥山另外一个疯子口中得知过:传言死胖子以前的家族富可敌国,澳门赌博网站:珍宝无数,为时间最富足的一个家族。但因为太过富有,招来祸端,被击打势力合力打劫,之后家族败落,他被老疯子带上青弥山。

  但死胖子不接受这个事实,还觉得自己家族是富可敌国的财神爷。于是,他以财神自居,处处送人钱财。但同样的,每一次送出去越送越多。

  当然,死胖子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说他穷,说他不是财神。他姓金,原本本命不是叫金娃娃。可他觉得,自己全身是宝。只有叫金娃娃才能证明他的富有,于是改名叫金娃娃。

  刚刚的一幕,就证明一切,叶楚非常清楚为什么他每次出去送财,越送越多。

  这是一个精神已经扭曲的疯子,也是青弥山无心峰的本色。整个青弥山无心峰正常的只有两个人,一个人一年前被老疯子带上山的小女孩,她还未被无心峰这一群疯子带坏。另外一个就是自己了,叶楚岂是很佩服自己的,出淤泥而不染。

  “本财神来看看,看看谁还穷。”金娃娃笑了起来,突然走到一个身着华服的一位修行者面前。

  这个修行者见状,打了一个寒颤:“阁下……”

  “请叫我财神爷!”金娃娃打断他道。

  “财神爷,我家庭还算富足,不需要财神爷送财。财神爷还是为那些需要的人去送吧。”这个修行者笑道。

  金娃娃笑的很和善,点了点头道:“难得有不贪心的人!不过我知道你富足不缺钱,找上你是有另外的事情。”

  修行者想哭,心想自己敢做贪心的人吗?前面两个就是例子:“财神爷请说!”

  “此次出来送财,缺少左右护法,我看你挺有钱的。正适合做我的左右护法。”金娃娃说道。

  “那做你的左右护法,有什么好处?”这位修行者弱弱的问道。

  金娃娃双手合什,很悲天悯人:“能得到心灵的满足,行善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功德。”

  修行者都差点没有跳起来大骂:去你妈的心灵满足,去你妈的功德,我要这屁东西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