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一百三十章 齐去将军墓
  “叶楚!站住!”就在叶楚刚刚走出,就听到一声爆喝之声。叶楚转头看过去,见上官敏达带着一群人挡在前方,“就知道你会出来,本公子等着你。”

  叶楚看着上官敏达,嘴角含着笑意道:“怎么?谭妙彤不喜欢你,也把责任推到我身上!”

  “叶元望让你活三天,本公子却没有这么好的耐心,今天就废了你。”上官敏达盯着叶楚,“你要为你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叶楚摇摇头道:“你不能怪我!一个人长相是天定的,最多也只能怪你爸妈,其实我在谭妙彤面前还是说了你好话的。可谭妙彤却告诉我说‘感情的事情勉强不了,我就算不断降低自己的要求,但总不能找一个歪了脖子的男人吧。’”

  说到这,叶楚叹了一口气道:“其实真不能怪谭妙彤挑剔,脖子歪了应该治,治好了说不定妙彤会正眼看你。”

  “你找死!”上官敏达有杀了叶楚的心,谭妙彤绝对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这家伙是借着杜撰来骂他。

  叶楚吃惊的看着上官敏达:“你都知道谭妙彤喜欢我这种类型的?纯洁,善良,敦厚,老实,英俊。知道唯有杀了我,你才有一线机会?我隐藏的这么深的秉性都能被你看出来,看来你那双眼睛还是挺亮的。”

  上官敏达冷眼盯着叶楚,对着身边的随从点了点头,他不想和叶楚废话。先把这家伙给废掉再说,至于认为谭妙彤会喜欢上叶楚,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一个人渣败类而已,怎么能上谭妙彤的眼。在他看来,谭妙彤最终选择的还是他。上官敏达气不过的是,叶楚居然骗他许久没有在谭妙彤身边了。

  一群人向着叶楚扑了过来,这一群人中有几个先天境。上官敏达在尧城就知道叶楚是先天境人物,这一次带来的修行者不弱,在他看来对付叶楚是足够了。

  “废掉他!”上官敏达对着随从喊道,他身份尊贵,杀一个人算什么。在晴文婷面前要收敛一些,但只要晴文婷不出来干扰,这皇城中又有多少人他不敢动的?

  “你未免太看不起我了!”叶楚突然笑了起来,这些人对付没有融合元灵真源的他确实够了,可此刻他实力暴涨,这些人有怎么够。

  叶楚挥动着手臂,躲过其中一人手中的兵器,猛然的挡住一个先天境兵器,这一击挡住,钢铁交碰,震荡出火光。

  这个先天境被震打倒退数步之遥,面露惊惧的看着叶楚。

  叶楚没有理会对方,长刀再次扫了出去,挡住砍过来的两人,直接把两人震飞,长刀劈砍出现了缺口。

  一众人面容凝重,互相对望了一眼,举刀同时向着叶楚斩了过去,这一刀刀劈砍而来,叶楚不闪不避。以长刀同样迎了上去。

  “铛铛……”

  在钢铁交碰声中。火光飚射,叶楚和众人同时倒退。叶楚手臂发麻,可其他人却震的虎口流淌着血液。

  “你居然又有长进!”上官敏达惊讶的看着叶楚,心中带着不敢置信之色。能以一人之力挡住他这么多随从,长进可不是一点两点,起码翻了数倍。

  “我说过,你们奈何不了我。”叶楚看着上官敏达说道,“让路!”

  “上!”上官敏达吼叫,他喝了一声,尽管知道叶楚强悍。但不认为叶楚真是他们的对手。

  上官敏达亲自提起一把长刀,向着叶楚出手而去。

  叶楚侧身避开,长刀从他手臂擦着而过,凶险至极,叶楚避开这一击,对方随从同时攻击而来,要把叶楚的退路给逼死。

  叶楚哼了一声,长刀横挡而去,震的几个人的长刀脱手,虎口震裂,忍不住一个个惨叫起来,身体后退。

  “滚开!”叶楚没兴趣和他们玩下去,他要赶在叶元望之前达到将军墓。

  “想走!你是做梦!”上官敏达不是庸手,提刀向着叶楚劈砍而去。

  叶楚见状,手中的长刀猛的一掷而出,划破空间,有着破空之声,直射上官敏达的喉咙而去。

  上官敏达尽管实力不弱,可看着自己的要害要被攻中,也只能回手抵挡。长刀扫出,震飞叶楚的长刀,强大的力量让他都忍不住后退两步。

  上官敏达心中惊异,他虽然实力 比不得叶元望,可也快到先天境五重。可叶楚一击还是能让他感觉威胁,显然叶楚力量有三四重的境界。

  他在不久前也才刚达到先天境,可此刻就有这样的实力,未免太快了吧。

  看着叶楚要闪身离开,上官敏达对着随从大喊道:“挡住他!”

  数个随从向着叶楚追逐而去,妄想挡住叶楚。叶楚信手抓过一个修行者,力量涌到到对方身上,狠狠的丢了出去。

  追逐而来的众人,被这具身体一砸,步子顿下来,叶楚借着这个机会,跳跃几步,身影闪动没入到巷子中消失不见。

  “我不愿和你们玩,可你们也不要招惹我。”

  叶楚的声音传出来,人已经不见。

  上官敏达看着这样都让叶楚逃走,面色阴沉的难看,狠狠的一踹脚下的巨石,哼了一声道:“本公子从来没被别人玩过,你是第一个,不杀你难消我心头之恨。”

  上官敏达阴沉的扯过一个随从:“回去告诉我父亲,我要进将军墓,叫他派几个强者过来。”

  “少爷,这……”几个随从面色变了变。上官敏达平常带着一群随从作威作福也就罢了,可此刻居然想要闯将军墓,他知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

  “怎么?有意见?”上官敏达冷眼盯着对方。

  随从使劲摇摇头:“不敢!只是,将军墓非同小可,凶险万分,少爷进去怕。何况,以少爷的家底,把少爷培养成一个大修行者也不是多难,何必冒这个险。”

  “让你去就去,这么多废话干什么?”上官敏达有些不耐烦的喝斥道,“告诉我父亲,他派遣的人要是不强,我死在里面,我也不怨他。”

  随从苦笑,心想上官敏达这是逼宫。可看着一意孤行的上官敏达,他只能答应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