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晚上可以?
  第一百二十七章

  叶楚将白萱的身体抱起来,拖着她娇圆的臋部,叶楚有些用力的吸着白萱的香津嫩舌。白萱身子微微的仰起来,好似主动的迎向叶楚的嘴唇,有些生涩但又热烈。

  白萱坐在叶楚身上,俏脸烫轰,如同桃花绽放,呼吸微热,眸子迷离,娇躯有着轻微的颤抖。

  叶楚抱着白萱,因为呼吸不顺松开炽热的嘴唇,叶楚看把这白萱熟媚而又娇艳的脸。叶楚的那颗声色犬马习惯的心忍不住出动,心跳泛起波澜,在情欲中有着温柔之感。

  白萱见叶楚漆黑深邃的眸子盯着她,脸上浮现无端的娇媚,眸子中有些意乱情迷,在理智和迷离中,都把持不住自己的想法。叶楚温热的鼻息打在她脸上,白萱的呼吸都因此而紊乱起来,靠着叶楚的胸膛,能清楚感觉到叶楚强有力的心跳。

  拦住白萱熟媚的身体,她的曲线十分的完美诱惑,丰腴的娇躯有着丝滑之感,手触碰在肌肤上,都能清楚的感觉到肉软腻滑。叶楚手在白萱纤细的腰肢游走触摸,尽管是隔着衣服,依旧感觉到它的坚韧。

  “叶楚姐!”叶楚忍不住喊了一声。

  “嗯!”白萱嗯了一声,有些羞涩,她坐在叶楚身上被抱着,能感觉到叶楚男人的反应。

  白萱看着叶楚,刚刚的举动让长发有些乱,遮住她熟媚的眸子,露出迷人的眼眸和红润的嘴唇。

  “你真的很色!”白萱抓着叶楚要穿过她衣服的手,白了叶楚一眼道。

  叶楚搂着白萱,头压着白萱的肩膀,呼吸着白萱身上传来的阵阵馨香,又有些感叹道:“我曾经想过,我那样糜烂,纵情风月到紫醉金迷,每天早上起来都是新人在旁,这就是好色的代价,难以把心沉淀下来。曾经看过一段话:‘人一辈子都在找个能轻易让自己沉淀下心去的女人,但太多人紫醉金迷一路过来,最终大彻大悟还是选择游戏人间,不敢轻言动感情这东西。’我想这也将是我的结果。”

  白萱听到叶楚的话,都忍不住想要笑出来:“你才多大,说的自己好像不知道经历过多少女人似的。”

  叶楚笑了笑,眸子中灼灼发光:“或许因为向来糜烂惯了,对于美丽的女人根本就没有什么抵抗力,如同白萱阶说的那样,我异常的好色。”

  “你还有脸承认!”白萱轻轻的掐了一下叶楚,“快放开我,我现在突然觉得,男人都虚伪的可怕,看到漂亮的女人都想扑上去。你有花花公子的潜力,都担心女人被你祸害后,再也不看她一眼。”

  叶楚抱着白萱,感受着她身体的丰腴:“我生来抵挡不住诱惑,从没有否认过对白萱姐的有情欲。但我也从来不觉得对白萱姐仅仅是情欲,我声色犬马不少,可白萱姐却是难得的可以让我心沉淀下来。或许我对白萱姐身体有着贪婪,可对你的感情也没有一分的假。”

  白萱听着叶楚的感慨,盯着叶楚深邃着有些看不透的眸子,当真有种感觉叶楚经历无数风月看透一般。

  听着叶楚毫无掩饰的话语,白萱心想要是别人,这样的话语足以让他扇一个耳光过去,可看着叶楚深邃的黑色眸子,白萱却异常的触动。

  “你真的是一个坏蛋!很会骗女孩子!”白萱轻轻的在叶楚的嘴唇上要上一口。

  叶楚只当白萱这是暗示,手顺着白萱的衣服进入,毫无阻拦的贴着白萱的小腹,手抚在她嫩软的雪丘上,白萱都忍不住要叫出来,压着叶楚的手不准叶楚乱动,可叶楚挣扎了一下,白萱又无力的放开。

  叶楚有些用力的捏搓着软肉,动作之间,白萱呼吸有些紊乱,温热的鼻息不断喷出,那双眸子偶尔睁开,都有迷离的水迹。

  叶楚有些不满足,手从后背而下,落在白萱的臋上,用力的压了压,充满弹性。

  白萱被叶楚几下逗弄,都忍不住扭了几下,叶楚的手指顺着臋而下,触碰到大腿,白萱异常敏感。

  白萱身体都绷紧,忍不住抱着叶楚的头,嘴唇贴上叶楚,舌没入叶楚的口中,叶楚用着牙齿咬住、

  叶楚在裤中的手贴着大.腿,在那里最柔软的肉上碰触,距离那一处最敏感的地方也极近。白萱扭动身体,不让叶楚接触到那里。

  “不要!”白萱摇摇头,张来那双眸子,媚眼中有着水要滴出来似的,有着无端的娇媚。

  俏脸晕红的可怕,身躯娇软滚烫,叶楚在白萱压着他一只手的时候,手指忍不住探进了一分,出手一片湿滑。白萱的身体在此刻,都猛的绷紧,显然最敏感的地方被碰触,她受不了这种刺激。

  白萱紧紧的抱住叶楚,不让叶楚退去她的裤子,她呼吸急剧娇喘,身躯颤动,脸色娇红的难看,雪丘压在叶楚身上,叶楚都能清楚的感觉到其中的弹性。

  见叶楚手还在用力,白萱紧紧的抱着叶楚,不让叶楚褪下:“不要!真的不要!”

  白萱强自保持着一分理智,指了指外面说道:“现在还是白天!”

  叶楚顺着白萱的手指看向窗外,窗外的阳光确实刺眼。

  “现在不要好吗?”白萱面色烫红的厉害,她感觉的到自己哪里流淌出来的液体都要把亵裤染湿了,都没有勇气看叶楚。

  叶楚看着显然是动了情欲的白萱,又看了看窗外。都恨不得把太阳给打下来,心想后羿你这个时候在那里?不会来射太阳吗?

  被白萱紧紧的压着手,叶楚知道想要白萱抹开脸白日宣淫是不可能的。他能让自主做到这样,已经是最大的限度了。

  “白萱姐的意思是不是晚上可以?”叶楚看着白萱说道。

  “出去出去!”白萱都没有勇气答叶楚的话,用着手指掐了掐叶楚,娇羞忍不住涌上脸颊。

  “白萱姐先回答我,是不是晚上就行?”叶楚看着白萱有些倔强的问道。

  白萱彻底被叶楚打败,看着较真的叶楚,终究咬着牙齿红着脸,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