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一百章 男女之情
  白萱察觉到叶楚呼吸有些粗重,自然知道叶楚想要什么,面色娇红至极,都没有勇气面对叶楚。即使她喜欢依偎叶楚身上的感觉,这时候都忍不住挣扎起来。

  “叶楚,我们不能!”白萱声音有些颤动,面色烫红的厉害,但终究还是开口说道。

  叶楚伸手揽住白萱,让她靠在自己的怀中:“我曾经听过描述男女感情的一种境界。超过了友情,还不到爱情,游走在爱情和友情之间,却用亲情做掩饰。这种暧昧的感觉,有着缠绕在指尖的淡淡甜腻,有盘旋在心中的愁绪。这是一种没有恋人痴恋的炽热,却又格外的温情。”

  听着叶楚的话,白萱被叶楚环抱的身体软下来,凝视叶楚棱角分明的脸说道:“这样不是挺好吗?”

  “男女之事,又岂是用好与不好能说的透彻的。世间的感情,不是渐渐深厚,就是分道扬镳。温情而让人痴迷的暧昧,走到最后总有一方丢盔弃甲,败的一塌糊涂,走到人比黄花瘦的境地。而后要不选择离去,要不两人在一起!”叶楚说到这,面色平静,看着白萱说道,“曾经听过一句话说:‘暧昧是背负着心中的羞涩或罪恶。我一直认为,人生在世。所做所为何必瞻前顾后,人无非就是及时行乐而已。人生得意须尽欢就是说的生活。”

  白萱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哪有人只劝人行乐的,难怪你声名臭到那种地步了。你还真是一个花花公子,都不知道用这套言辞骗了多少女人。”

  “只要自己内心平静而愉悦,又岂会在乎那些骂名。”叶楚摇摇头道,“曾经有人告诉过我:她享受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奇妙感觉,即使将来有一天,真的分道扬镳。她说到那时候,离开也是美丽的。”

  白萱盯着叶楚深邃的目光,不知道这句话是谁对他说过,安静的依偎在叶楚的肩膀上,等待着叶楚的话。

  “那时候我在想,当真走到尽头。真走到分道扬镳那条路上,真的能这么洒脱吗?人和动物的区别,在于人拥有动物没有的情感世界。如果有一天真的因为不能在一起而分道扬镳,以后成为陌生人,甚至仇人。当真可以一笑而过吗?”叶楚看着白萱灼灼的说道,“我前世定然是一个声色犬马到糜烂的人,更愿意躺倒女人床上去,都不愿意和人玩暧昧。有时候自己怕,因为我怕如果有一天,当真到了‘人比黄花瘦’的感情境界,应该何去何从?”

  “怎么会分道扬镳呢,怎么会呢!”白萱看着叶楚那双深邃的看破一切的眼神,心微微的刺痛,觉得叶楚到底承受了什么,会觉得前世都是一个糜烂的人。

  白萱对叶楚的感情是复杂的,正如叶楚说的那样,游走在友情和爱情之间,用亲情做掩护。但是,真的只有两种选择吗?

  白萱沉默了起来,感情无非深厚和浅薄。白萱想想将来和叶楚的感情淡漠了下来,她都觉得自己要疯掉。

  白萱手攀上叶楚的脸颊,看着叶楚这个年轻的有些过分的样子,又忍不住难以理解叶楚有着如此成熟的心。

  “都不晓得你到底用这套言辞骗了多少女人。”白萱抬起来,眼睫毛颤动,有着无端的羞涩,

  叶楚伸手抓住白萱在他脸上的软棉纤细的小手:“我说过不少骗女人的言辞。但这一套,是第一次说。”

  “噗嗤!”白萱都忍不住笑起来,心想他当真承认这套言辞是骗女人的了。

  “我现在相信,你前世真的是一个高深的花花公子了。一般的人,说不出这样欺骗女孩子的话。”白萱的眼眸灼灼生辉,似水美眸迷离,很是醉人心弦。

  “白萱姐都不知道你到底有多诱人,我总不能说出‘不痛!不痛!那种感觉很美妙’没品的谎言骗你吧。”叶楚搂着白萱丰腴的身体,扳正白萱的脸,望着她红润诱人的红唇,俯身吻下去。

  白萱侧脸避开,伸手挡住叶楚压下来的脸,白了叶楚一眼道:“我并没有承认,对你的感情在友情和爱情之间,更没有用亲情做掩饰。”

  望着白萱眨动着她那双似水美眸,玩味的望着他。红唇就在眼前,叶楚那里还忍得住,俯身快速的吻过去,被白萱的手挡住,叶楚的舌头在白萱手心微微的点了点,白萱受惊‘啊’的一声移开手。

  叶楚的嘴唇落在娇艳的红唇上,温热的馨香让叶楚痴迷,有些贪婪的微微咬了咬。

  或许放开的心中的心怀,也或许是真被叶楚骗了。一直都抗拒的白萱,这时候反手抱着叶楚,有些情不自禁的迎了上来。

  叶楚混迹各大夜场,他都忘记和多少人有过不清不楚的关系,但他从未觉感觉过此刻的感觉,这种美妙的感觉,让叶楚都觉得自己是初哥一样。

  叶楚的手有些不安分的往上移动,手要落在白萱饱满而弹腻的胸脯上,被白萱伸手抓住,不让叶楚乱来。

  依靠被叶楚轻咬着的红唇,白了叶楚一眼道:“我可没有你‘人生得意须尽欢’的境界。不准乱想,也不准乱作。”

  “啊……”叶楚怔怔的看着白萱。

  白萱望着叶楚这番错愕的姿态,羞涩的笑了起来,拉起叶楚把叶楚推出房间,把门反锁起来,白萱后背靠着门。粉面娇艳,粉嫩滑腻的脸蛋抹着醉酒似的酡红,迷人至极。

  酥胸因滂心跳湃的而急剧起伏,更显峰峦迭起,波涛滚滚。白萱轻轻的摸了一下嘴唇,都觉得自己心都要跳出来。

  “真是一个坏蛋,骗女人的手段一套一套。”白萱轻声嘀咕了起来,又无端的娇羞起来,就算明知道如此,可偏偏自己傻的跳进去。

  ……

  叶楚并不知道白萱想什么,被白萱推出门外的他愣愣的看着被紧闭的大门,错愕的站在那里一阵,但也只能迈步离开。

  白萱听着叶楚的脚步声,这才松了一口气。心想叶楚要是死缠烂打要进来,自己都不知道忍不忍得住拦住他,想到腿间有着的潮湿感觉,白萱觉得脸更加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