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九十五章 有没有想我
  刘伯一众人居然也被游经纶带走,刘伯他们对游经纶也厌恶至极,开口在叶楚旁边安慰道:“你们不用担心,游经纶父亲和我们是旧交,到时候我们为你说几句话,他不会为难你的。”

  “是啊!想不到游兄生出这样一个纨绔子弟,也是家门不幸啊。”

  听着旁边的安慰,叶楚笑了笑,也不在意。依旧逗着瑶瑶玩,唯有白萱看着游经纶说道:“和几年前的你很相似,都喜欢欺软怕硬。”

  叶楚翻了翻白眼:“白萱姐不要侮辱我好不好?作恶也是分等级好不好,如果说我是宗师级别的,他最多算小屁孩,都不好意思和他相提并论。何况,你说我欺软我也不否认,但也没有怕过硬啊!”

  白萱见叶楚还有心思说笑,就知道叶楚不把对方放在心上。虽然不明白叶楚的信心来自那里,但一直以来叶楚都让她很安心,白萱也不再担心,美眸白了叶楚一眼,风情万种:“哪有你这样的,把行恶当做荣誉的。我现在怀疑,那城墙上的字,就是说的是你。”

  叶楚嘿然一笑,也不解释。

  绕过了老城区,游经纶压着叶楚一群人到了一个地方,这里就是游府,到了自己的地盘,游经纶更是得意的笑了起来:“我会告诉你们,应该怎么样夹起尾巴做人。”

  没有过多久,游经纶父亲游火文就走出来,看着浩浩荡荡一群人被游经纶带进来,他皱了皱眉头喊道:“经纶,你又做什么?”

  “父亲,孩儿被人打了!”游经纶扑到在游火文的脚下,鼻涕眼泪一大把,让叶楚暗自咋舌,心想在这点演技上他还是超过自己的。

  “怎么回事?”游火文中年得子,对这个孩子异常的宠爱,见有人打了他,心中也有些怒火。目光忍不住看向叶楚一众人,目光落在白萱身上,也被白萱的熟媚诱惑惊艳的有些失神。

  “游爷!这是一个误会!”刘伯几个人赶紧站出来,走出来打哈哈道,“令公子是游爷的公子,我们几人就算再不懂事,也不可能打你的公子啊。”

  “刘军!胡同!你们怎么也在?”游火文惊讶不已,目光不由射向游经纶,他自然不信这几人会动手欺负游经纶。

  被自己父亲盯着,游经纶缩了缩脖子:“他们倒是没有动手打我,可却站在别人那一边欺负我,父亲让我如何忍的下这口气。”

  “胡闹!”游火文喝斥道,“这都是你的叔伯,你居然也敢乱来,还不过去道歉。”

  游经纶对自己父亲还是有几分敬畏,只能走向前道歉。

  “到底是怎么回事?”游火文看向游经纶问道,倒也不舍得真责怪他。

  游经纶手指指向白萱:“孩儿看上一个女人,想要娶她。可有人总和孩儿为难,甚至打伤孩儿伙计,更是威胁孩儿。”

  “你终于愿意成亲了?”游火文大喜过望,他老年得子,更想儿孙满堂。只不过,游经纶一向抗拒成亲,这时候居然能主动提起。

  游火文目光落在白萱身上,心想这个女子倒是绝美,配自己儿子是足够了。

  “呵呵!愿意成亲是好事。”游火文说道,目光看向白萱说道,“小姐可否考虑一下。我游家虽然不是什么大世家,可也不差。老夫更是身为先天境六重天,你嫁过来也不算辱没了你。最重要的是,老夫和许侯爷还是亲家。”

  “许侯,你说的是皇城那位突破了先天境达到元灵境,曾经在边疆杀敌一万而成名的许侯。”叶楚倒是有些惊讶,许侯有个儿媳确实姓游,只是没有想到是这老家伙的女儿,他那女儿倒是有几分姿色,叶楚有过一面之缘,还调笑过两句。

  许侯在皇城确实是一个人物,能突破先天境达到元灵境,本身就是一个很有天赋的人。在皇城无数侯爷中,排名在上等。

  刘伯等人虽然和游火文熟知,却并不知道他和许侯亲家。这让他们面前变了变,他们这样的商人虽然比起普通民众地位高多了,可在许侯那样的人物面前,不过是一些蝼蚁而已。

  刘伯倒是明白,为什么游经纶会养出这样嚣张跋扈的脾性了,有许侯做靠山,他在皇城不要欺负到那些上层人物,根本就不怕什么。

  “一个小王国之人,居然知道许侯?”游火文惊讶的看了叶楚一眼,“不过你打了我家族伙计,这件事情要算一算吧。”

  游经纶在说白萱的时候,也把叶楚身份等等一并告诉了游火文,游火文心中惊讶这个少年居然能达到先天境。不过,他也不在意。先天境而已,和他相比差得远。

  “你想怎么算?”叶楚盯着游火文说道,“就怕你算不起!”

  “你放肆!”游经纶有自己父亲撑腰,顿时就暴怒了起来,死死的盯着叶楚吼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对我父亲如此说话。”

  游火文笑了起来:“你当你还在尧国那样的小王国吗?一个先天境就是国师般的存在!哼,真是小人物没见过大世面,把以前的嚣张带到皇城来了。”

  “你怎么知道我没见过大世面?说不定比你见的还多!”叶楚看着游火文说道,“你要识趣,就马上放我走,或许我不会和你计较。要不然,我看你这府邸会不够砸,你信不信?”

  游火文没有听叶楚的大话,对着游伯喊道:“把他擒拿下来,断了他四肢丢出去。这位白萱小姐,你就留在我游家好好的做少夫人。”

  看着游伯突然对他出手,叶楚突然笑了起来。目光忍不住看到了一个方向,见那里有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里屋走出来。

  “再次警告你一声,放我们走。要不然,后果自负。”叶楚笑着看着游火文。

  “你嚣张什么!”游经纶哼道,“游伯,干掉他。”

  叶楚摇了摇头叹息道:“信不信我喊一句,就会有人站出来抽你耳光?”

  “你当这是你家吗?”游经纶呸了一声,嗤笑不已。

  叶楚摇摇头,心想自己说话怎么就没人信呢,叶楚看着从游家内院走出的一行人,出口大声喊道:“游小姐,好久不见啊,有没有想我?”

  叶楚这一句话,让游经纶一愣,随即面色都气炸了。这混蛋是做什么?在这个时候,居然还敢调戏自家姐姐,当真是不知死活。

  连刘伯等人都摇头叹息,心想叶楚平时表现挺聪明啊,怎么这一次还火上浇油,他们这次想在游火文面前说好话都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