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九十三章 送神难!
  游经纶目光看向白萱,对着白萱说道:“白萱小姐走的未免太快了吧,吃完就抹嘴走人吗?”

  白萱被游经纶阴沉的盯着,心中也有些不喜:“游公子邀请我们过来,我们过来了。现在我有些累了,想回马车休息难道不行吗?游公子的待客之道太霸道了一些吧。”

  游经纶被白萱那双似水美眸盯着,有些慌乱的避开,居然不敢直视白萱的眸子。

  “我从来没有被人如此戏弄过,今天要是放你走了!别人还以为我人善好欺!”游经纶目光转到叶楚身上。

  “欺负你我还没兴趣!”叶楚笑道,“好了!要是没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

  说完,叶楚也不管游经纶,抱起瑶瑶准备和白萱一起离开。叶楚自然不愿意和这样的人纠缠,吃饱喝足,正适合好好睡一觉。

  “拦住他!”游经纶喝了一声,四周顿时涌现不少商队的伙计,这些伙计把叶楚包围的牢牢稳稳,封住了叶楚的道路。

  望着冲突升到这种地步,商队其他人忍不住对望了一眼。相比于霸道的游经纶,叶楚更让他们喜欢,这一路走来,瑶瑶是他们的开心果,叶楚偶尔也会做一些帮他们搬下东西之类的小忙。他们都知道游经纶这人阴沉,行事向来不达到目的誓不罢休。

  这些人怕叶楚和白萱吃亏,其中几个在商队有些身份的人站出来打和场:“呵呵!一些小事而已,不要闹的大家都不愉快,在外面行商,最重要的是和气生财。游公子,算了!”

  “对啊!走在一起都是缘分,何必闹的如此僵呢。游公子,算了!”

  游经纶在气头上,那里会听这些人的话,听着耳边叽叽喳喳的劝阻声,向来狂妄的他怒吼道:“都给我滚开,本少行事还容不得你们来插嘴。”

  这一句话也彻底的惹怒了这些劝道的人,心想你游经纶有身份,难道我们就没有身份吗?说起来,我们还是你叔伯辈的人物。居然这样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对他们大吼大叫。

  “游经纶,要不是你父亲让我们带着你行商,你认为我们会让你这个生手来吗?请记得你自己的身份,就算你父亲对我们都留有几分薄面,你有什么资格对我们大吼大叫。”商队的一个中年男子阴沉着脸,哼了一声。

  游经纶被人当众顶撞,那张脸气的铁青。他在商队自然不敢对这些叔伯辈的人出手,但怒火却彻底的转移到叶楚身上:“打死勿论!”

  “你敢!”刘伯是商队的领头人之一,见游经纶如此无视他们,他也暴怒了起来,死死的瞪着游经纶。

  “我有什么不敢的?”游经纶哼了一声,盯着刘伯几人,“你们要是再管我,不要怪我不认各位。”

  “你……”刘伯几人气疯了,早就听说游经纶混账,却没有想到混账到这种地步。刘伯刚想说什么,却被叶楚的笑声打断。

  “游公子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就这样几个酒囊饭袋,也妄想对付我?”叶楚笑了起来,看着游经纶好笑,又是一个嚣张狂妄的家伙。叶楚觉得有些亲切,心想数年前他也就这样一番模样,甚至有过而无不及。

  见叶楚还笑的出来,游经纶哼了一声,对着一众伙计喊道:“打!给我狠狠的打!”

  望着一群伙计扑上来,叶楚笑了笑,信手夺过其中一人砸过来的木棍,落在他们中间速度迅猛的抽了起来,叶楚的速度很快,没有花几分钟,这围攻他的一众伙计都抱着手惨叫连连。

  “连化意境也才三四个,还妄想揍我?”叶楚笑了起来,把木棍随意丢到一处,对着游经纶笑道,“多谢你的午餐了,再见!”

  包括游经纶在内的所有人,见叶楚扬长而去,一个个目瞪口呆。特别是刘伯一群人,觉得口干舌燥。他们原本以为叶楚只是一个平常的少年,可那里想到对方这么强,从对方的话中可以听出叶楚实力可能达到先天境。

  先天境啊,这是让他们这些普通人仰望的存在。游经纶的家族以前甚至比不上他们,可在游经纶父亲十年前达到先天境后,就远远的抛下他们。

  刘伯兴奋了起来,要是能得到叶楚的帮助,那岂不是说自己家族能上一个台阶?

  游经纶面露惊惧,那里想到叶楚会是如此一个人物,吞了吞唾沫也不敢再惹叶楚。这可不是在他家,没有父亲和游伯撑腰,他不敢对强悍的修行者做什么。

  但游经纶心中却忍不下这口气,低声在身边的一个伙计面前说了几句话,阴沉的看着叶楚离开的背影。

  ……

  揍了游经纶的伙计一顿,游经纶终于老实了不少。之后再也没有来骚扰白萱,这样的日子一直维持到皇城。

  一众人达到皇城,众人走的方向正好是老城区位置。所以刚到老城区脚下,白萱抬头就看到老城区城墙上刻着的一行大字‘叶楚始乱终弃,抛妻弃子’,这和几个大字极为惹眼,让白萱错愕,不由把目光看向叶楚。

  叶楚心中一跳,在心中问候了一声晴文婷,随即耸耸肩很无辜的说道:“白萱姐不会认为说的叶楚是我吧?”

  “咯咯……”白萱咯咯的笑了起来,“我可没说,不过你这么急着解释干嘛?”

  “……”叶楚闭嘴。而在一旁的刘伯这时候却笑着解释道,“这是一年多前突然出现的,当初有着一群女子在城楼下哭诉,说叶楚如何欺骗抛弃她们,如何败类人渣,闹的老城区沸沸扬扬,几乎老城区没有一个人不知道叶楚了,女人更是视叶楚为过街老鼠。不过,他是够很败类的,能让女人恨他到这种地步。”

  “刘伯,我觉得这绝对是污蔑。事实上这个叫叶楚的主人大度,善良,诚实,帅气。”叶楚终于忍不住插嘴道。

  “你认识?”刘伯疑惑的看着叶楚。

  “当然不认识了!”叶楚见白萱那双美眸转过来,赶紧说道,“世上叫叶楚的人这么多,我怎么知道就和自己重名了!”

  在叶楚和白萱说笑的时候,在老城区突然涌出一群人,把叶楚等人包围的牢牢稳稳。

  “少爷!谁惹怒你了?”为首的中年男子走到游经纶面前,恭敬的说道。游经纶让人带话给他,让他带人守在这,他不得不来。

  这一路上低调的游经纶再次恢复了他的张狂,指着叶楚和白豹喊道:“就是他们,游伯,把他们带走。”

  刘伯看着要冲向叶楚的一群人,有些急了,开口说道:“游伯,这是误会!”

  可是他的话还没说话,游经纶就哼了一声道:“这几个老家伙也不安分,游伯一起带走。”

  “你……”

  刘伯的话还没说完,游经纶就带着人围住众人,目光落在叶楚身上:“你就算达到先天境又如何?尧城小地方的人物,居然敢在我面前耀武扬威。哼,今天就让你知道本少爷的厉害。带走……”

  叶楚笑,看着游经纶说道:“你当真要带我走?”

  “哪来这么多废话!我会好好招待你的。”游经纶阴沉的看着叶楚,目光落在白萱身上,转而为炽热贪婪。

  “也罢!既然你要我去,那就去吧。”叶楚笑道,“不过有句话要告诉你‘请神容易送神难’。”

  白萱洁白嫩滑的手抓了抓叶楚,有些担心。可叶楚却对着白萱笑了笑,心中忍不住好笑。当自己是皇城没有根基的人吗?

  叶楚倒想要看看,他们请自己过去,能不能压得住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