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七十一章 淡薄名利
  “也不过如此嘛!”叶楚把对方淬炼了煞气的手套扯下来,煞气从手套蔓延上他手臂,进入到他的身体中,叶楚没有炼化驱除,反倒是动用灵气涌动而去,他想尝试一下心中的想法,验证一下红煞孤本中的话。

  沙国国师看着叶楚踩着沙田云,面色变的十分难看。心中同样有着惊天波涛翻腾,任谁都无法相信面前看到的这一幕,一个先天境居然被一个化意境灭了。

  “好!好!”尧国王上大喜,脸色涨红,激动无比。

  尧城王上的兴奋也彻底影响了尧国群众,都为之呼喊了起来,看着叶楚满是火热之色。

  张素儿和苏蓉看着叶楚,同样神情激动,眸中噙着泪水:她们原本以为此次自己和王上必死,尧国王宫挡不住这一次的危机,可没有想到叶楚如天神般站出,一举把先天境的国师给灭杀了。

  “尧国万岁!叶楚万岁!”

  尧国群众激动无比,呼喊声一波冲击一波,他们都有劫后重生的感觉,这时候要把心中的激动全部发泄出来似的,声波震天,让人为之感染。

  苏蓉望着面前依旧宠辱不惊的少年,望着懒散的站在那里的叶楚,听着耳边充斥着满载的盛誉,苏蓉神情有些恍惚,在这一刻,叶楚和她幻想中的英雄重合一般,苏蓉觉得异常的不真实。

  “怎么了?”张素儿见苏蓉恍惚的盯着叶楚,忍不住侧目看向苏蓉,抓着苏蓉的手感叹道,“从未想过,叶楚也能被人盛赞到如此疯狂的地步。”

  这一句话让苏蓉的手猛的用力,抓了张素儿有些疼痛。甚至呼吸都有些紊乱起来,张素儿转头看过去,分明看到了苏蓉咬着嘴唇。

  张素儿一愣,这才想起在苏蓉曾经和他说过。她希望自己的另一半是一个英雄,被万民爱戴,实力强悍,能文能武的年少俊才。此刻的叶楚,和她曾经期望的目标何其相似。

  可是,就在不久前,苏蓉生生的拒绝了叶楚!

  “她这是后悔了吗?”张素儿看向苏蓉,见苏蓉咬着嘴唇,双目有些雾气涌出。只是仰着头,倔强的让自己的泪水不流出来。

  张素儿拍了拍苏蓉的手,一句话都没有说,目光落在叶楚身上。

  叶楚此刻已经废掉了沙田云,目光落在另一位先天境武者身上。沙国国师面色剧变,忍不住想要逃。可威远侯早就把他锁定,他根本不可能逃走。

  以他一人要面对威远侯和可战先天境的叶楚。他没有一点胜算,望着越来越多的士兵把他包围,沙国国师都忍不住面色苍白了起来。

  叶楚和威远侯都没有对他出手,叶楚的目光落在威远侯身上,看着这个曾经宠爱他的老人苍老了不少,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心想,三年前的决定对他的打击不小吧。

  威远侯眼中同样噙着泪水,尽管把这个伤透他心的少年驱除出威远侯府,断绝了关系。可看着他有着如此成就,忍不住老泪纵横。

  没有人不希望自己的子顺有不凡的成就,而很显然叶楚用他的举动证明给他了。听着四周激动的呼喊声,威远侯觉得这个以前只会有骂名的纨绔子弟长大了。

  威远侯收敛住心中的情绪,把头扭到一边,故作没有看到叶楚,对着赶过来的军士大喊道:“布军阵!”

  御林军不少人是当初威远侯亲自带出来的,此刻听到威远侯下令,尽管他已经没有兵权,但这些人还是条件反射似的按照他说的做。

  叶楚看着威远侯布下军阵把沙国国师层层包围,就知道对方翻不起什么大浪了。威远侯的实力本就超过他,再配合军阵出击。这个人必死无疑。

  叶楚没有再出手,一脚踹飞脚下的沙田云,踢到了沙国王上的身边:“他已经被我废掉了,你们带下去吧。”

  “是!”侍卫长躬身说道,这个人虽然没有一点官职,可却足以让他尊敬!

  叶楚把手套带走,转身看了一眼威远侯的方向,转身准备离去。

  “叶楚!”尧国王上出声喊道。

  “嗯?”叶楚转头看向尧国王上,“有事吗?”

  尧国王上踏步走到叶楚面前,看着叶楚喝道:“你损坏了定武馆的御赐牌匾,可知罪?”

  这一句话让众人愣了愣,甚至他身边的侍卫都猛的绷紧身体,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们王上。心想他们一向聪明的王上是怎么了?这个时候还问罪这样的小事。

  苏蓉和张素儿也急了,知道叶楚这人虽然看起来懒散的不成样子,可依旧桀骜不驯,这时候问罪他惹得他反感,鬼知道他会做什么。

  “那你想如何?”叶楚眯着眼睛看着尧国王上,神情不变,笑容依旧。

  “有罪就得罚!罚你做尧国国师如何?”

  一句话让众人四周集体安静了片刻,但马上众人就欢呼了起来:“国师万岁……”

  苏蓉等人也松了一口气,美眸忍不住落在叶楚身上。以化意境拥有国师的地位,尧国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吧。不过,虽然坏了规矩,但想来没有人会不服。

  “没兴趣!”叶楚不大的声音却让四周的呼喊戛然而止,一个个愣愣的盯着叶楚。

  “没什么事,那我就先走了。”叶楚对着尧国王上拱拱手,转身离开。叶楚来挡住一个先天境,一是为了威远侯,二是不想尧城这一处好地方被战火侵染。对于什么国师,叶楚一点兴趣都没有。

  看着转头迈着步子离开,只剩下背影的叶楚。众人互相对望了一眼,都觉得不可思议。

  “这就是读书人常说的淡薄名利。”张素儿眼睛都要闪现光芒了,“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此刻叶楚真有几分这样的洒脱!”

  张素儿说完,转头看向苏蓉,见苏蓉愣愣的看着叶楚的背影发呆,一双秀拳紧紧的握着。

  尧国王上看着叶楚不断被拉长的背影,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不过心中却不能平静,任谁都无法想象。这个曾经尧国的败类,有着这样的气度和实力。

  “王上!”见叶楚离开,侍卫长提醒了一下发呆的尧国王上。

  “哦!”尧国王上收回复杂的情绪,目光落在威远侯身上,想了想对着侍卫长说道,“拟诏:晋威远侯为外姓亲王,复兵权,尧国兵权都受其节制。另,拟出宫廷内库宝物详单,送其中一部分到威远侯府去。修行丹药,送给威远侯府两位公子。”

  “是!”侍卫长心中咋舌,没有想到王上的赏赐这么丰厚,更是封尧城近百年来的第一个外姓亲王。但谁都知道,以威远侯府此次的功劳,这些赏赐并不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