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二十七章 叶楚怒火
  这样散漫轻松的日子直到梁善找到他后,才彻底的结束。

  叶楚见到梁善的时候,他鼻青脸肿,连手臂都被绷带绑着,显然是手臂被折伤了。看着站在宅子门前伤痕累累的梁善,叶楚疑惑的同时忍不住询问道:“你这是怎么了?谁打你了?还有,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叶楚记得自己并没有告诉梁善自己住这里啊!

  “叶楚!终于找到你了,你快走!”梁善见到叶楚,忍不住扑倒在叶楚身上,眼泪鼻涕全部冒出来,要说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叶楚赶紧闪身避开,怕梁善的鼻涕抹到自己身上,询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方心远一群人都在找你,扬言要你好看!可是他们找不到你,就拿我出气!我被他打成这样子了,一只手都被他们折断了!”梁善哭了起来,这些天他被对方揍了不下十顿,要不是正好碰到庞绍,得知叶楚在这里,这样的日子怕要一直维持下去!

  叶楚皱着眉头,询问梁善到底怎么回事,梁善带着哭腔断断续续的给叶楚解释清楚,叶楚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来是上次叶楚扇了方心远兄弟和参加青阳侯府宴会一群人的耳光,这些人心怀不满,想要找叶楚报复。可叶楚这些天一直在白萱这边,他们没有找到。怒火就发泄到梁善身上,对着梁善拳打脚踢!同时询问叶楚在那里,扬言不说出叶楚在那里,就要揍死梁善!

  梁善如何知道叶楚到那里去了,自然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所以直接被对方折断了手臂,没有三四个月怕是恢复不了!

  听着梁善断断续续的叙述,叶楚轻呼了一口气,心中涌出了一股怒火。这群家伙要找自己麻烦,自己接着就是!可是因为自己的缘故,让梁善承受这样的创伤,叶楚就受不了了!

  “他们说我不出现,就要打死你?”叶楚问着梁善!

  “嗯!他们是这么说,可是你也别当真!我毕竟是一个侯府的世子,他们还不至于大胆敢杀了我!不过,看他们气势汹汹的模样,这次是铁定心要收拾你!你快离开尧城!”梁善提醒叶楚道。

  “我走了你怎么办?”叶楚看着梁善说道,心想自己和梁善虽然是酒肉相识的,但这家伙还是很讲义气。

  “不要紧!大不了再被他们揍几顿而已,死不了人!”梁善说道,说话间牵动伤口,忍不住龇牙咧嘴起来。

  看着梁善身上没有一处是完好的,叶楚深吸了一口气,对着梁善说道:“方心远一群人在哪里?”

  “他们在定武馆!”梁善说道,“现在不是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你快走,方心远联合一众人,把他们家族中的护院首领都集合起来,是下定决心要收拾你。”

  叶楚笑了笑,看了一眼梁善。拍了拍梁善的肩膀:“跟我来!”

  “嗯?!去哪里?”梁善疑惑。

  “去见识见识定武馆!”梁善还想着他的安危,受伤也是为了自己,梁善讲义气,他就不能坐视不管!

  何况叶楚向来护短,此刻见梁善被打成这样,心中早就怒火中烧了。

  “啊!”梁善听到叶楚的话,吓了一跳,“你疯了吗?自己还送上门去!而且,你还不知道定武馆是什么地方吧!”

  “是什么地方不重要!大不了砸了!”叶楚淡淡的说道,率先向着前面走去。

  “……”

  “叶楚……叶楚……”梁善吓了一跳,想要拉住叶楚,却发现叶楚的步子很快,根本拉不住。急的他直跺脚,只能快步跟上去!

  ……

  定武馆!修建在尧城寒湖旁边,山光水色,加上其中汇聚了尧城大半的青年修行者,所以十分有名气!

  而此刻,在这个定武馆面前,站着两个人,一个神情淡然,一个神情急怕!

  “叶楚!别做傻事!定武馆集中了尧城大半的修行者,而且他们的馆主是丁凯威!丁凯威这个人你应该不会不记得,三年前你没被赶出叶家都不敢招惹他,这家伙这些年更是成长的恐怖,是尧城年轻一辈前三的人物!王上都授予他勇士的称号,他对你厌恶至极,要是你送上门去,不打断你的脚才怪!”梁善着急的提醒道。

  叶楚对着梁善笑了笑,不说什么,踏步继续往前走去。

  “混蛋!”梁善后悔了起来,没有想到叶楚还是这般冲动,早知道就不告诉叶楚自己被打了,“定武馆有着王室的影子,传言有皇子也参与其中,叶楚你千万别乱来啊。”

  叶楚对梁善的话视若未闻,踏步走上了定武馆的台阶。

  从定武馆正好走出两个个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张素儿和苏蓉。她们见到叶楚也微微一愣,随即看到身后的梁善,似乎有些明白什么!

  “叶楚!不要冲动!离开尧城!”张素儿提醒叶楚。

  “让开!”叶楚看着挡在他面前的两女,淡淡的说道。

  “你要为梁善出头,也要找别的地方,定武馆是尧城年轻一辈集中修行的地方,你去是自寻死路。”张素儿喝道,心中很是不满,这家伙当真不要命了!

  叶楚盯着张素儿,面色虽然平静,口中却一字一句道:“定武馆敢管我的事,那就砸了它!”

  一句话让苏蓉和张素儿都定在那里,她们没有想到叶楚说出如此张狂的话语!

  叶楚越过他们,走到定武馆门外,门外有着两个守卫伸手挡住叶楚:“请出示金卡方能进入!”

  “滚开!”叶楚盯着两人说道。

  两人一愣,从来没有被如此喝斥过的他们在短暂失神之后,反应过来怒火涌喷发:“那里来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定武馆也是你能来闹事的,识相点可以快滚!”

  叶楚没有再说一句话,一巴掌直接抽了过去,耳光之声在整个空间都回响起来,这一个耳光抽出去,震荡着众人的人。

  梁善面色苍白毫无血色,整个人都要瘫坐下来,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完了!”

  苏蓉和张素儿同样张着小嘴,眸子中露出不敢置信之色,直直的看着叶楚再次抽出去的巴掌。

  叶楚的耳光声,也惊动了四周的路人,他们同样为这一幕失神。随即见鬼一般的看着叶楚:“有人敢来定武馆闹事?这谁啊!活腻了吗?”

  他们觉得不可思议,定武馆可是被标为尧城不可招惹的地方之一。

  “叶楚!还不快逃!”苏蓉都忍不住喝道,她终究不愿意看着叶楚被打死,提醒叶楚道。

  但结果却出乎她预料,叶楚扇飞两人之后,踏步向着定武馆其中走去,让三人对望了一眼,惊惧的同时,只能快步的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