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御天娇 > 第十七章 凝煞成丹
  三百年的灵芝也不是能一下就能拿过来,叶楚还得帮助白豹把煞气暂时压制,要不然就真活不过今晚!

  让白萱抱着瑶瑶站远一些,手再次探上白豹的身体上,手法娴熟,在叶楚手指点动下,白豹身上的黑点开始缓缓的淡起来,而从他身上也射出股股煞气,向着叶楚激射而去。

  如此多煞气涌向叶楚,让白萱心惊肉跳。但让白萱惊奇的是,叶楚手臂舞动间,画出一个个圆圈弧度,煞气居然都被困在他周围。灰蒙蒙的煞气不断渗透到叶楚的身体中,叶楚额头因此渐渐的黯淡下来。

  和白萱惶恐不同,庞绍却闪动着奇异的光芒。他还是第一次如此清楚的看叶楚对抗煞气,叶楚居然能让煞气入体而无惧,他到底凭借的是什么手段?还是说,叶楚的实力已经强悍到无惧如此煞气了?

  但马上庞绍就排除了后面的猜想,叶楚再怎么强悍。也不至于短短一年之内,修炼到可以抵挡大将军墓煞气的境界!

  “难道叶楚是那种变.态的职业?”庞绍心猛的跳了跳,不由想到这世上某一小撮逆天而行的人物。他们确实对煞气有着特殊的手段,可也没有听说谁能不炼化煞气,就直接吸纳进体的啊!

  何况,庞绍也不觉得叶楚能成为那样的人物!世人皆知那一小撮人的圈子太难进入了,叶楚虽然强悍,但也不至于强悍到能进入那个圈子中!

  花了不少时间,叶楚才收回了点动的手指,此刻他的额头也有汗水流淌出来,面色多了几分苍白。只不过,煞气停止涌入他的身体后,他额头的黯淡也消失不见。这让庞绍啧啧称奇,心想这家伙果真与众不同,居然能把煞气迁入自身而无损。

  “好了!几天内,你父亲不会有什么大事!”叶楚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对着白萱笑了笑,伸手抱起跑到身边亲近他的瑶瑶。用着手指轻轻的刮了刮她娇小的鼻子,惹的她咯咯直笑。

  小女孩长的唇红齿白,阳光有活力,最重要的是她能发现自己的帅气和魅力,所以叶楚很喜欢!

  见父亲身上的黑点已经消失了很多,呼吸平稳,面上有着几分血色。白萱松了一口气,心中这才相信叶楚确实有办法救治自己父亲。

  尽管事实就在面前,但白萱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连宫廷丹师都无法解决的煞气入体,叶楚居然能解决。这还是尧城那个被称为人渣败类的存在吗?白萱觉得有些看不透叶楚了!

  但是有一点很清楚的是,叶楚绝不是被众人大骂的废物。

  “看着我干吗?”叶楚笑道,拍了拍瑶瑶扯着他头发的手,但马上他就恍然大悟道,“哦!我想起来了!你是要履行承诺对不对?”

  想到这点,叶楚忍不住打量白萱,衣衫之下的娇躯丰腴玲珑,犹如那成.熟的蜜桃一般,渗透出淡淡的媚气,一头青丝,从香肩披散而下,迷人地曲线,即使是有着衣衫遮掩,依然是显得极为诱人,这是让男人为之疯狂的娇.躯。

  叶楚的话让白萱刚刚因为父亲好转的喜悦瞬间消散,咬着牙齿站在那里不发一言。

  “我知道自己很有魅力,也很多女人乐意投怀送抱。可我都不急,你急着兑现承诺干嘛!”叶楚笑道。

  庞绍听不下去了,觉得叶楚太过混蛋,得了便宜还卖乖!即使一向都不怜花惜玉的庞绍都忍不住疼惜白萱,心想碰上这个一个无耻的败类,也算你运气不好!

  白萱面色苍白的站在那里,面如死灰,被叶楚盯着,感觉自己被一只恶狼注视,如同刀割般的不自在,娇躯忍不住缩了缩,想要避开叶楚目光。

  见白萱如此,叶楚笑了笑,心想自己这败类名声还真够吓人的,随便一句话都能吓的别人花容失色。

  “得!这种事情我还是喜欢你情我愿!条件也不是不可以换,我在这尧城没地方住,看你这宅子也挺大的,要是不算我房租,还包吃喝的话,或许可以考虑不做那回事!”叶楚图穷匕见,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白萱虽然诱惑,叶楚也不是一个多么正统的人,但强逼女人陪睡的事情,还真没做过。

  前世混迹各大夜场,讲究的也是你情我愿。从来没有学一些败类,下药什么的来祸害女人!对于这种行为,叶楚是十分鄙夷的,一个男人龌龊到用这种手段勾搭女人,这到底无能到一种什么地步啊?!

  叶楚故意吓白萱,不过是想要找一个地方住而已。他总不能一直住在花船客栈啊,叶楚身无分文,要不是在庞绍那里打劫了一些,连吃饭都成问题,此刻能有机会解决吃住问题,怎么会放过。最重要的是,主人还这么漂亮,打着灯笼也找不到这样的好地方!

  “啊!”白萱有些反应不过来,声名狼藉欺男霸女惯了的叶楚,真的会放过自己?她知道自己对男人有多大的诱.惑力!

  “不答应就算了!那按照前面那个要求来吧!”叶楚笑道。

  “我答应!”白萱赶紧说道,没有丝毫的犹豫。

  白萱答应的这么爽快在叶楚意料之中,毕竟两者之前做选择,白萱肯定选择后面。这也是为什么叶楚要吓白萱的原因,要是自己一开始提这个要求,怕白萱还是不情愿!

  放下瑶瑶,叶楚拍了拍她的小脑袋让她去白萱身边,拖着懒散的步子和庞绍一起出了宅子。

  “真的舍得放过这样的尤.物?”一出宅门,庞绍忍不住看向叶楚,心中叹息不已,这样的美人居然叶楚真的舍得放过。

  “早就说过,我追求更高境界。谁像你一样,无能到只能用威逼利诱这一种手段勾搭女人。”叶楚鄙夷的看着庞绍。

  庞绍嘿然一笑,不和叶楚争辩:“你刚刚在他身上找了一遍,发现了什么吗?”

  “他身上没有什么东西,有可能没有在将军墓得到什么,也有可能他在昏迷之前藏起来了。”叶楚摇摇头道。

  “有没有可能他交给白萱了?”庞绍问道。

  叶楚翻了翻白眼道:“我怎么知道?”

  “得!我也不管了,那你救醒他自己问吧!”庞绍也不愿意管,有叶楚接手最好了,“不过你对抗煞气到底用的是什么手段?居然不怕煞气入体!”

  “凝煞成丹!”叶楚笑道。

  “什么狗屁东西!”庞绍皱了皱眉头,不明白凝煞成丹是什么,听不懂的他也不再询问,耸了耸肩道,“你找到地方吃住,本少就不管你了,丫的,这几天都用本少的钱,到时候都记得还给我!”

  庞绍抱怨了几句,转身就离开,又不知道去哪座花楼找女人去了!

  在庞绍走后,叶楚笑了笑,手掌一翻,在他的手心出现了一颗灰蒙蒙的圆润药丸。要是庞绍看到这颗药丸的话,定然会惊骇万分,因为这颗药丸上流露出的气息和将军墓煞气极为相似,唯独没有的是那种狂暴和腐蚀生机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