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179章 玻璃房子
  作者写作不易, 请支持正版。  那东西离他已经不过隔着五步远,迟筵甚至能闻到水的腥气和恶臭, 感受到那股潮湿阴冷的气息。他将小瓷瓶捂在自己胸口, 脑子里已经紧张得没有任何想法。时间仿佛静止,湖景、人群、徐江, 全都变成了黑白的影像;他感觉徐江似乎在对自己说话,却看不见他的嘴动, 也听不见他的声音。

  如果这下躲不过, 那么趁着天没黑,他就得赶快去西青山求救,也不知道对于这叶三公子的骨灰都镇压不了的东西, 张道长还有没有其他办法。

  就在这时,那东西突然在迟筵眼前消失了,没有任何征兆, 仿佛之前看到的一切都不过是他产生的错觉。

  迟筵左右回头看看, 这片刻功夫, 警车和救护车已经都离开了,原本摆在中间地上的尸体也不见了,有尚未散去的围观群众依然对着湖水议论纷纷,一个中年大叔一边吆喝着一边推着糖炒栗子的车经过, 马路上还可以看到嬉笑着成群结队骑着自行车经过的学生——一切都很正常。

  迟筵拿出瓷瓶贴在唇上摩挲了一下,就像信徒亲吻十字架一般,有着一种劫后余生般的轻松,然后将瓷瓶放回。那小瓷瓶一直被他贴身挂着, 沾染了他的体温,带着淡淡的暖意,这下突然被拿出来秋风一吹,再放回去就变得寒凉无比,仿佛有一只寒冷的手在抚摸他,凉得迟筵打了个哆嗦。

  他依然看不见,在那水鬼消失的时候,他的身后出现了一个黑色的人影。黑影无声地搂着他,左手从前往后环住他的腰,右手从胸前环过,搂住他的脖子,彷如将他整个人纳入怀中。

  徐江伸手在迟筵面前晃晃:“尺子、尺子,你没事吧?刚才怎么了?中邪了?”

  迟筵一巴掌把他手打开:“橡皮你别瞎说。走,去你们学校附近咖啡店坐坐,这也太冷了。”说罢跺跺脚。

  徐江迎着风一把扯开大衣:“一点都不冷!就你虚!”

  离苏民大学不远处有一家“绿咖啡”,里面的所有咖啡咖啡果汁等饮品全部寡淡无比,索然无味,但是他们家胡萝卜蛋糕很好吃,不大的店铺分为上下两层,布置得很是雅致温馨,又开在学校附近,整天生意都很不错。

  徐江是这家的常客,办有会员卡,他领着迟筵进去,推开门便有一股暖意迎面而来,还有咖啡与奶油的香味。店面布置得很好,空间感和私密感都很强,通过花架、报刊栏等装饰和巧妙的沙发座椅摆放使得每桌的客人都看不见其他桌的情况,似乎置身于独立空间之中。

  店里养了两只猫,一只姜黄色一只黑白花,徐江熟稔地凑近蹲下把猫扑在怀里撸着:“大花、二花,想我没?”

  迟筵站在他身边:“这猫叫大花二花?”

  徐江:“没,一只叫monday一只叫friday,名字一点儿都不亲民,跟鲁宾逊漂流似的。大花二花是我起的,是不是好很多?”

  迟筵心疼地蹲下,想去摸摸圆滚滚的惨被命名为二花的星期五,谁想到看起来很胖的黑白□□咪竟灵巧地迅速蹿了出去,一直跑上了楼,蹲在楼梯拐角处两眼圆睁十分戒备地盯着迟筵。

  被徐江搂在怀里的星期一在迟筵靠近后也变得极为不安,拼命挣动着逃出他的怀抱跳到地上,直接跑到另一边躲在布艺沙发后面,一双猫眼同样幽幽地盯着迟筵瞧。

  徐江转过脸看向迟筵,哀叹:“我的大花!尺子你现在怎么变成这么猫嫌狗不待见的,大花二花很亲人的都被你吓跑了。”

  迟筵一脸无辜:“我不知道啊。”

  他本身气质温和,并不受小动物讨厌。但是这样小猫小狗见他就跑的情景也曾发生过——都是在他被脏东西缠上的时候。

  这个念头只出现了一瞬,就被他抛开了。

  现在四周并没有那种窥伺感,他也感受不到那种阴冷的恶意,自从带上叶三公子的骨灰之后,他的身边就变得前所未有的干净。

  这个时间店里人不多,徐江和迟筵上了二楼,在花架旁一个四人座的米色沙发处坐下。黑白色的星期五在迟筵迈步上楼的瞬间犹如受惊般迅速跑得不见踪影。

  徐江做主点了一壶咖啡,两块胡萝卜蛋糕。咖啡一如既往的寡淡无味,胡萝卜蛋糕是用碎而细小的胡萝卜合着核桃等干果做成,上面铺着一层厚厚的橘子味奶酪,口感酸甜软糯。

  徐江伸手给自己和迟筵都倒了咖啡,他不知道,好友旁边的空位上还端正地坐着一个“人”。

  他也没看到,早跑上来的星期五把自己藏在另一个角落的花架底下,一直死死瞧着他们这面。

  人有时候的确不如动物敏锐。

  迟筵喝了口咖啡,用店家配备的银色小匙挖了一点蛋糕上面丰厚的奶酪,澳门赌博网站:似是无意识地伸出舌尖舔了舔——这是他从小吃这类东西时养成的习惯,据说是因为缺乏安全感。那个“人”一直专注地看着他,突然愣了一下,人性化地偏了下头。

  徐江半块蛋糕已经进肚了,百忙之中抬头瞥了迟筵一眼:“尺子你快吃。”

  迟筵心说本来就是来聊天的,不着急吃啊,于是又不慌不忙地挖了一勺奶酪,用舌头舔着卷进嘴里。

  那个东西彻底凑过来,手按住他的后脑,轻轻舔着他的舌头。

  迟筵放下银匙,喝了口咖啡:“怎么今天的奶酪有点凉?”

  徐江的蛋糕已经吃完了,他一脸茫然抬起头:“我没觉得啊。”

  叶迎之拿走他手中的遥控器:“关了就关了,也该睡觉了。”

  迟筵当然没有突然提出“我睡沙发”的勇气。他同往日无异地上床脱衣拉过被子准备睡觉,却大起胆子推了推想要将他拉过去的叶迎之,紧紧抓住被子小声道:“迎之,昨天已经太累了,今天想休息。”

  今天他真的怕自己会装不下去直接崩溃地跑掉……然后,被发现一切的叶迎之抓回去。

  他不知道届时迎接自己的会是什么,又正因为未知只能暗暗独自猜测而更为恐惧。

  先竭力维持这样的表象,至少他知道这样是安全的。

  叶迎之卷着被子把他卷成一团,不乐意地隔着被子戳他肚子:“说好晚上还债的,又赖账。”却也就这样又拉开被子一角,熄了灯挨着他睡下,只依然不肯罢休地紧搂住他,时不时吻吻眉眼和耳垂,过了许久才消停。

  迟筵默不作声地闭着眼睛任他施为,耳畔依然能听到叶迎之吻他逗弄他时的轻笑声和喘息声。他耷拉着眉毛,暗暗想着有谁家的讨债鬼是这么个讨债法,但还是觉得松了一口气。

  如果这一切不是作伪,叶迎之真是千万里挑一,一生也难求的好伴侣。可是他从小就知道,鬼的言行,一点一滴都不要信。它们只会吓唬你、胁迫你、诱惑你、欺骗你……最终将你引入地狱。

  透过窗帘缝隙正好可以看见一轮圆月,迟筵默默整好了被子,闭眼睡觉。

  月色苍白,与鬼同眠。

  第二天迟筵很早就醒了,轻手轻脚地下床去穿衣服。

  叶迎之从床上坐起来:“怎么?又要去加班?”

  “嗯,”迟筵含糊应了一句,“昨天的问题还没有解决。”

  叶迎之点点头:“阿筵,你给我拿身衣服过来。”

  迟筵说了句好,打开了左边的衣柜,他记得里面装的就是叶迎之的衣服,以前他还替他穿过。

  打开柜子的那刻他却愣住了——衣柜上层收着他的被褥,下面挂衣服的地方却散乱地堆着他的杂物和几件旧衣服,哪里有叶迎之的衣服?

  他突然意识过来,叶迎之的衣服怕都是冥间的祭品,他一个活人,在正常清醒情况下,又怎么能看到触碰到他人的祭品?

  他维持着打开柜子的姿态僵在那里,甚至不敢回头去看身后的男人。

  他感到叶迎之缓缓靠近,一手搂住他的腰,一手从肩头绕过搂住他的胸膛,和他紧密相贴。

  一个个或轻或重的吮吻落在他的后颈处,犹如情人亲密的**,又似兽类挑/逗着自己的猎物。

  他听到叶迎之那犹带笑意的低沉声音——

  “宝贝,你前天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吧?”

  迟筵刹那间甚至忘了呼吸。

  衣柜内嵌的穿衣镜清晰地倒映出两人此时的姿势,也让迟筵清楚地看见自己此时僵硬的身躯和苍白的脸。

  他静了一秒,突然灵光乍现般想到唐光远昨日给他的那两张保命符咒,以最快的速度从衣兜里掏了出来,没命般向叶迎之身上按去,并趁机挣脱了叶迎之的怀抱。

  他慌不择路地跑出卧室,手颤抖着两下才拧开门锁,临出门的时候想到胸前的瓷瓶,狠狠揪下向屋里扔去,如被恶鬼追赶般狂奔下楼。

  叶迎之随手揉掉了迟筵按在他身上的符咒,面沉如水地走到客厅看见大敞的屋门,喃喃了一句“什么时候添的不关门的毛病”,上前把自家屋门防盗门全部关好,低头的时候正好看见被扔在地上的小瓷瓶。

  那瓷瓶很结实,可能是受力原因,被这么扔进来也完好无损。

  叶迎之沉着脸弯腰把它捡起来握在手里,那上面传来淡淡的温度,仿佛还带着那人的体温。

  ——————————

  迟筵跑出单元门后也不敢开车,他现在过于慌乱恐惧,即使在车里不撞见各路鬼神,也担心心神恍惚之下出交通事故。他直接跑出了小区门,站到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才舒出一口气。

  叶迎之他发现了……当天他就发现了……

  他突然发现叶迎之比他过去遇到过的所有鬼怪都可怖,他不同于那些出现在他左右,充满恶意和怨毒地要谋害他、拉他做替身的鬼物,因为他还保留着为人时的智慧、狡诈和不动声色——而即便是做人时,他也是出类拔萃的。

  迟筵住的地方算是一个中心商务区,交通便利。他记得有两辆公交车都可以直接到离唐光远家不远处,摸摸裤兜,好在里面还有昨天买菜剩下的零钱,坐公交是足够了。周日这个时间的公交并不算拥挤,好处是人多,充斥着满满的人的生气。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疏影清浅_icy、一朵蘑菇、临渊、kristin、零0lin、里拉、安琪莉可柯蕾特、清辰、bota、尤里卡、l陌陌陌陌陌、九言的诗、清酒一杯、落英、loveless、盘盘、珑俊世界第一甜、- regnator。、垮b、辰星浅繁、卷卷小果、染汐小仙女、地瓜酱、一靥、段段段段段烛淅、不二、黎小檬的羊小咩姑娘们的地雷,一个冷不防、今天叶老三掉马了吗、我老公叫陈信宏姑娘们的两个地雷,jiujiu、花花花姑娘的手榴弹,某番茄一只姑娘的四个地雷和手榴弹,gsanfen姑娘的火箭炮和dorasakura姑娘的地雷手榴弹和火箭炮~

  这两天忙毕业的事,实在比较累,抱歉姑娘们久等了。本来打算直接写完这个番外,但现在看来应该还得一章才能完结~争取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