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176章 坦白
  叶迎之暗自动了动喉咙, 没有动。

  就见迟筵一点一点小心翼翼地俯下身来,最后趴伏他胸膛处, 扒着肩头小心地舔了舔, 又放开,抬起头想了想, 再次低下头,一口咬住叶迎之肩膀上被他舔过的那块肉, 含在嘴里含来含去, 就是不舍得吐出来,似乎很是爱惜不舍得吃一样。

  叶迎之骨肉匀称,身上并无赘肉, 迟筵为了咬那块肉整个贴着叶迎之趴在了他身上,下巴都搭在了爱人肩头处,费力地张开嘴轻轻咬着。

  尖锐的小齿抵在肩头肉上有微微的刺痛, 叶迎之却觉得身体瞬间沸腾起来, 几乎抑制不住唇边餍足的低吟, 同时心里化成一片,只想把半夜捣乱的爱人圈在怀里再不让他出去。

  看你还敢不敢再半夜不睡觉跟老公胡闹!

  叶迎之闭了闭眼又睁开,迟筵此时已经不满足叼着肩膀那块肉了,他万分不舍地把嘴里的肉吐出去, 一路顺着肩线若有似无地舔上叶迎之脖颈,最后心虚又克制不住地咬上了叶迎之喉结下面的部分。

  他变换着角度轻轻咬了一会儿,叶迎之实在忍不下去,抬手将他牢牢搂在怀里, 同时坐了起来,用另一只手拧开了床头灯。

  橘色灯光下,迟筵正跪坐在他身侧,脸上带着些微突然被抓包的不知所措和惶惑不安。他一时适应不了亮起的灯光,下意识闭上了眼睛,睫毛微微颤抖着——他背后两只骨翼也随着睫毛轻微颤动着,头上两只深蓝色的角在灯光映照下似乎泛着深海般的幽光,黑蓝色恶魔尾巴习惯性地向上翘起。

  他毕竟刚刚转变为恶魔,对法术掌握并不到位,高级恶魔的血肉气息本就刺激着他的恶魔本性,忽然被叶迎之发现的惊吓之下竟直接露出了恶魔本相。

  叶迎之专注地看着他的样子,喉咙有些发干。

  迟筵这时适应了屋内的光线,缓缓睁开了眼睛,他的面前是面色幽深、仿佛愣住了一般的叶迎之。

  从爱人的反应里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不安地、等待宣判一样偏过头向身后看去——果然,翅膀、尾巴都已经冒出来了。

  他一把推开叶迎之,赤着脚迅速窜到房间进门处,背抵着门,犹豫地试探着看向叶迎之,小声道:“迎之,你不要害怕……”那样子活像他才是发现伴侣变成恶魔的那个人。

  “我不会吃你的。”他缩在角落里抬起头小心翼翼地看着爱人,眼里蒙着淡淡的惊怯。

  叶迎之看他反应又想笑又无奈,又满是心疼,连忙张开双臂慢慢向爱人的方向走去:“宝贝,怎么了?别怕,我不怕,你什么样我都爱你。”

  他想了想,张开了身后的骨翼,露出恶魔模样:“你看,我也是恶魔,我不害怕。”

  迟筵看着叶迎之的反应,慢慢放松了身子。虽然他一直在内心里坚信着即使爱人发现自己已经不是人之后也不会放下自己,但这一刻真的来临时他还是无比担心自己会吓到叶迎之。

  叶迎之走到他身边,他趁势靠近了叶迎之怀里,依赖地搂住了爱人的腰:“迎之,我不会吃你的,我刚才就是忍不住……想舔舔尝尝味道。”

  “我知道。”叶迎之笑着低头亲亲他发顶的魔角,随后感觉到迟筵贴在他胸膛发出一声闷哼,愈发软软向他依靠过来。

  恶魔的角有多敏感,他比迟筵更清楚。

  迟筵勉强从对魔角的爱抚中缓过神,强撑着抬起头,摸了摸爱人身后华美的骨翼,成为恶魔之后,他对这些恶魔力量的象征有了本能的喜爱,这样一对强悍的骨翼自然会受到所有恶魔的崇敬,更不要说他长在自己伴侣的身上。

  他伸手轻轻将叶迎之推开一些:“迎之,虽然你现在有很多点数,但是金豆子是魔药产品,服用后还是对人类身体不好,你不用为了安慰我特意伪装成恶魔。”

  叶迎之正装作浑不知情的样子时轻时重地舔吻含吮着迟筵深蓝色的小魔角,享受着迟筵意识迷乱地贴着他拥着他轻轻挣动着难受又可怜地看着他的模样,趁机把人抱起来,正向床的方向走去,闻言不由得脚步一顿。

  “宝贝,你在瞎想什么?”他把迟筵放到床上,站定在他面前,倾身轻吻了一下对方鼻尖,“我真的是恶魔,大恶魔。”

  “我知道,”迟筵笑着伸手捧起他的脸,亲上下颌,凝视着爱人的模样低声喃喃道,“我的大恶魔。”

  叶迎之拉着他的手去摸自己的魔角,骨翼,试图向他证明这些的确都是真的。迟筵顺着他的意弯着眉眼笑着从头到尾摸了一遍,学着他的样子轻轻亲吻他的魔角,最终被忍受不住的叶迎之裹进翅膀里。

  在地狱过夜的那晚叶迎之因为之前吃过金豆子所以晚上突然变成恶魔,那时候迟筵就细细观察过摸过从他体内长出的翅膀和骨翼,此时所见的外观和所触的手感都和那时别无二致,迟筵当然只当爱人是在哄他,只笑着顺着对方来。

  疲倦得意识昏沉将要睡着之前迟筵还不忘轻轻扒着叶迎之骨翼小声道:“……迎之,你记得不要吃金豆子了,对身体不好。”

  叶迎之终是无奈地搂紧他,轻声应道:“好,都听你的。你说我是人我就是人,你最厉害。”

  第二天醒来后迟筵就老实地向叶迎之坦白了一切,并且特别老实地坐在床边上悄悄瞅着他的反应。

  叶迎之坐在床对面的椅子上,左手搭在椅背上拄着脸,微笑着看着他道:“乖,过来把角、翅膀和尾巴都露出来让我摸摸就原谅你。”

  如果哪天阿筵发现自己真的是恶魔也没关系,自己就把角和翅膀也送给阿筵摸求原谅。

  非常公平,我才不会欺负我家阿筵呢。叶迎之满意地想着,眯起了眼睛。

  迟筵想了想,老实地显出恶魔模样仰起脸看向叶迎之,慢慢站起身靠了过去。

  叶迎之心满意足地把人揽进怀里,心里满满的——他的傻宝贝,傻阿筵,对他一点都不设防,可怜成这样,让他真想……把人直接吃下去。

  叶迎之此时也自然明白过来迟筵昨天为什么忍不住想咬他。不过他也不在乎,自然没打算给迟筵使用魔法屏蔽这种吸引,反而一边圈着爱人的恶魔尾巴打转一边主动把手腕伸出去伸到迟筵嘴边:“想吃就吃吧,手腕血比较好喝。”

  迟筵看了看,抱住他的手臂放进嘴里轻轻含咬着,也不敢用力,被叶迎之摸着尾巴根吻着魔角弄得浑身发颤,咬了半天松开也只留下两排浅浅的牙印,格外深的两点是恶魔齿留下的。

  叶迎之索性放开他尾巴伸手进他嘴里摸上他后长出的两颗恶魔尖牙,一边摸他尖牙一边笑道:“小笨蛋,肉都送到嘴边了,天天也就会叼着磨牙。”

  在上古时期地狱还处于蛮荒时代,那时候恶魔们不得不亲自靠身体力量捕捉地狱魔兽甚至更为弱小的魔兽为食。叶迎之忍不住想他要是和阿筵生活在那个年代,他可能要带阿筵出去手把手亲自教对方捕猎,阿筵这个样子,可能他把猎物伤到半死赶到他面前他也能被猎物吓哭,小尖牙小魔角对魔兽没有半点威慑力,最后只能可怜巴巴地四处找自己……

  ……真是想想就可爱,让人想一直一直不撒手地圈在自己身边养着。

  反正不管阿筵怎么样他都喜欢。

  然而叶迎之明白迟筵并不如他想象中那般幼弱,或者说,阿筵把所有的、最笨拙最弱气的一面都展现在了自己面前,他对自己是全心全意的依赖和信赖,就像小猫如果有大猫陪在身边的话就永远不愿意长大。

  傍晚的时候两人离开恶魔旅馆,迟筵准备把叶迎之介绍给自己的恶魔朋友们,顺便感谢他们一直帮助自己寻找叶迎之。

  恶魔爱上人类的例子虽然少但也不是没有,地狱法也允许恶魔和人类通婚,何况迟筵的情况更为特殊,恶魔们也都能理解。和人类不会去吃邻居家宠物类似,恶魔也是有操守的,澳门赌博网站:对于和恶魔结为伴侣的人类,他们也不会再下手,反而也会当做同类来对待,所以迟筵还是比较放心带叶迎之去见别的恶魔。

  恰好莉莉发消息告诉他今晚亚伦为了招待他表哥决定在家中举办一个小型聚会,她和小丑先生亚瑟也都会过去,也邀请迟筵带叶迎之过去和大家认识。

  亚伦的表哥在亚伦的口中可是一名“大人物”,是亚伦日常吹嘘的话题,连迟筵都对这位表哥的事迹耳熟能详。据说他是地狱第一晨报《地狱晨报》的主编之一,主管政治版面,是地狱中著名的新闻人,现场见证过地狱联合统治政府的成立,参加过劳伦斯陛下的新闻发布会并提问,和地狱中无数真正的大人物说过话。

  亚伦心里打了追求莉莉带她回地狱生活的主意,所以想拜托表哥帮他在地狱谋一份好差事,以后好回地狱发展,这次特意找机会请表哥来恶魔镇玩。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今天叶老三掉马了吗、ltx、砂糖、okita、临渊、喜欢六爷、黑糖麦子、ichi最可爱、地瓜酱、诱骨、零0lin、obliviate、某番茄一只、一朵蘑菇、呆呆、想坐戎南suv豪华车、虞溪、nilexym姑娘们的地雷,安琪莉可柯蕾特、我老公叫陈信宏、宗天姑娘们的两个地雷,九年十年姑娘的手榴弹和九言的诗姑娘的两个火箭炮~

  一天掉一个马,强壮中国圆。

  目标是写到60w字时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