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邪祟 > 第171章 雪山艺术馆
  叶迎之简单告诉迟筵说自己方才情急之下又变成了恶魔模样, 所以能把他救出来带他直接飞到西翠蓝,但更多的、那些自己也解释不清的细节却没有提。

  迟筵不假思索地接受了这一解释, 却还是心疼不已, 踮起脚伸出手摸了摸叶迎之的头顶,轻轻问:“难受吗?”

  叶迎之抱住他吻了一下, 笑道:“你赶紧好起来,我们离开恶魔镇, 一切就都好起来了, 不用担心。”

  压缩戒指里衣物等日常用品都是迟筵收拾的,他意识到自己身上的窘境,对着叶迎之也不舍得发脾气, 最后只瞪了对方半晌,和叶迎之要自己放在戒指里的那套备用衣服找有遮蔽物的背阴处换好。之后两人还是用黑色斗篷将全身裹好,一同向西翠蓝走去。

  西翠蓝是地狱三大都城之一, 更因为毗邻东部雪山和地狱深渊所以城中极为繁华, 各色人等都有, 不仅有恶魔、普通堕落者、还有样貌千奇百态的地狱异族。尼亚布斯的堕落者不能离开自己所在的街道,但其他堕落到地狱的普通堕落者却不受此约束。也因此,全身紧裹黑色斗篷的迟筵两人显得毫不起眼,并没有引起额外的注意。

  亚伦在第一天的时候曾经说过这三天的全部行程, 最后一天会去西翠蓝的死亡乐园和雪山艺术馆,死亡乐园是这三天所有项目中最为危险的一项,而雪山艺术馆则是最为平和的一项,基本毫无危险, 也就是说只要能活着从死亡乐园回来,便大概率可以平安返回恶魔镇。

  叶迎之算了一下时间,他们现在赶去死亡乐园可能会和旅行团错过,不如直接到雪山艺术馆同旅行团会和。

  整个地狱东部最为方便快捷且廉价的交通方式便是地狱隧车,这和人间的地铁十分类似,是在地狱地下建造行车隧道,隧车就在隧道中穿行。只要不出城,在城中乘坐隧车往来就都是免费的。

  叶迎之同街上等车的恶魔询问了大致的方向,和迟筵一起走到最近的地下隧车站,站在行车路线图前仔细研究了起来他们的搭车路线和方向。

  迟筵站在旁边看着他,有些疑惑:“迎之,你能看懂这上面的字?”

  对于他自己来说,这上面的字就像俄罗斯文一样,完全就是不知所云的东西。恶魔镇的所有文字标识都施加了魔法会自动转变为母语,但地狱里的地狱文却并没有这样的魔法,他自然看不懂。不过在来旅游之前他们每人都被发了一瓶魔药,服用后这三天里就可以和地狱中的原住民自如交流,不会感到异样。

  叶迎之点点头,反问道:“你看不懂吗?”叶迎之一直没想过这个问题,他很自然地就能看懂地狱中所有文字,他以为和恶魔镇时情况一样,却没想到迟筵看不懂。

  迟筵如实点了点头。

  阿筵没必要也不可能骗自己。叶迎之微垂下眼,心中的疑窦越来越大。

  不过他还是对着迟筵笑了笑:“这不是很好很方便,我猜可能也是那金豆子的功效。”虽然他自己心中明知道不可能仅仅是如此。

  这时隧车到站,迟筵和叶迎之随着恶魔们一同上了车,一时忘了自己想说的话。

  隧车在地底的轨道上快速行驶着,有时透过窗外还可以看到赤红色的地狱岩溶海和黑色的地狱火山,在岩溶海中有翻滚嘶吼着的地狱魔兽,景象壮丽雄奇,在人间难得一见。但周围的恶魔或异族都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还有恶魔坐在地铁里翻着晨报,迟筵尽量不让自己露出过于惊异的表情。

  迟筵和叶迎之坐在一个双人座位上,他小声对叶迎之道:“地狱的福利还挺好的。”

  叶迎之还没答话,站在他们旁边的一位中年恶魔便道:“这都是艾默尔陛下的功劳。你们是来西翠蓝旅游的异族吗?你们有看到早晨刚出的艾默尔陛下在尼亚布斯出现的新闻吗?”

  迟筵不知道该如何接话,又怕露出破绽,只好轻轻摇了摇头。

  好在中年恶魔并没有期望他做出什么反应,只是滔滔不绝地自顾自说了下去,给他们讲了地狱东部在艾默尔陛下带领下崛起的历史,又向他们盛赞了西翠蓝是多么多么美丽繁华的都市,他们一定会不虚此行的,得知他们是要去雪山艺术馆后还热情地向他们介绍了雪山艺术馆的著名藏品。

  “雪山艺术馆是艾默尔陛下的一座行宫改建的,里面有很多地狱艺术大师的真迹,定期也会举办一些这些年崭露头角的年轻艺术家的作品展。很多人类的艺术家死后来地狱做客时也留下了不少作品,大部分是以地狱为主题的,他们说地狱的风貌给他们提供了更多的创作灵感。人类推崇的莫奈、梵高、毕加索……都可以从这里找到。不过对于我来说,雪山艺术馆最值得一看的地方还在于艾默尔陛下曾经在这里短暂生活过,所以留下了许多陛下的生活痕迹。”

  中年恶魔为他们讲了一路,直到自己到站之后才意犹未尽地向两人告别,并祝他们玩得愉快。可能是他很少能遇到如此配合的听众。

  雪山艺术馆是建在靠近西翠蓝雪山的山地上的一座小宫殿,整体建筑面积并不非常大,但设计得很是精巧别致,远远看去犹如点缀在黑色山间的一枚冰果。

  上山提供三种方式,步行爬上山或是悬浮车都是免费的;此外还有一种收费项目,主要针对普通恶魔和异族,会提供一种魔药,这种魔药可以让你在短时间内长出翅膀,体验上位恶魔飞上山的感觉。

  地狱中通行地狱币,身无分文的迟筵和叶迎之两人自然是选择了免费的悬浮车。悬浮车特意选用了贴近宫殿外观的设计,整体看起来犹如一块飘在天上的冰,坐在车内就像坐在一块冰里在天上飞,四面及上下都是透明的,只凝结着一层淡淡的雾气。迟筵猜地狱居民们应该都不恐高。

  上山后两人果然在艺术馆门外找到了熟悉的老式车厢,车厢里是空的,亚伦正站在车外同另一个恶魔说话,看见两人后瞪大了眼珠子,脸上是掩不住的惊诧。他望着两人小声喃喃着,特别看了叶迎之一眼,脸色有些奇怪:“……你们居然还能活下来,还能找到这里……”

  不过很快他就自我安慰着找到了合理的解释——传言都说昨天晚上艾默尔陛下莅临失落之城,降下了地狱审判,说不定这两个人类运气就是这么好,趁机从尼亚布斯跑了出来。

  “去吧,”啧啧称奇的恶魔导游指了指艺术馆侧门的方向,“和其他人规则一样,旅行社提前在里面藏了七个黑色星星,只要成功拿到黑色星星回来就可以返回恶魔镇了。这里原本是艾默尔陛下的行宫,西翠蓝的著名地标之一,没有恶魔敢在这里放肆,所以你们只要竞争过其他人类就可以了。我提醒你们一下,星星只有七个,但活到这里的人类算上你们还有十个。”

  其实这一关就限定了最终能回到恶魔镇的人类的最多人数,这一切早在旅行团出发的时候就已经设计好了——从恶魔镇踏上开往地狱的车厢的人类共有四十九人,而在那时其实已经明确,这一次回来的人最多只能有七个,不管他们中途多么努力地想要活命,多么惊险得死里逃生,这结果都已经注定——最多只有七个人可以活着回到恶魔镇。

  作为地狱统治者之前的行宫,为表示尊敬,雪山艺术馆的正门只有在接待重要的贵宾时才会打开,平时只开放侧门。艺术馆内环境相对安全且两人时间有限,因为到达时间晚本就落到了下风,为提高效率决定一西一东分头行动,兵分两路去找黑色星星。

  叶迎之很快就察觉到走廊中一尊装饰用的雕像有些违和,仔细观察之下发现雕像的衣襟处挂着一枚黑色星星,星星和其他装饰融为一体,并不容易被发觉,所以虽然就在靠近入口处但也一直没被其他人发现。

  叶迎之把星星拿到手里,决定再找到一枚星星后再去找迟筵会和。

  可那之后他就再没有开头时的顺利,始终没有发现第二颗星星。他也无心观赏馆内的藏品,不知不觉间已经离主要的展览区越来越远。

  走到最后叶迎之的面前出现一道向上的木质阶梯,阶梯的尽头有两扇黑色木门,在阶梯处用一道黑色绸带拦了起来,中间竖着用地狱文写成的“禁止入内”的牌子。

  这地方已经没有前来参观的恶魔游客,整体环境十分安静,也没有恶魔看守。有两个年幼的恶魔孩子嬉闹着从楼下跑上来,也不管拦在楼梯口的绸带和禁令,又追逐着跑上了木质阶梯。一个孩子试着推了推那扇黑色木门,没有推开,追着他上来的孩子也跟着推了推那扇门,但木门依然纹丝不动。

  见推不开门,当先的恶魔小孩又笑着嗒嗒嗒飞速跑下了楼,他的伙伴见状也连忙放弃了那扇奇怪的门追着他跑远。

  真是不管哪里的幼崽都很烦。叶迎之在心里想到,不过如果是阿筵,即使是小时候也一定很乖很讨人喜欢,让人恨不得抱在怀里时刻不离地宠着他。

  叶迎之望着楼上那扇黑色的木门,脑中天马行空地转着不着边际的奇怪念头。

  这里禁止入内,旅行社不是不明白规矩的孩子,应该不会在禁区内放信物。但为了微乎其微的可能性,叶迎之还是绕过禁行令,走上了楼梯,来到黑色大门之前。

  鬼使神差的,他的手仿佛有自我意识和记忆一般自然而习惯地贴上门把手,轻轻向内一推——“吱呀”一声,门应声而开。

  房间靠外的两面墙壁全都是透明的落地玻璃窗,窗前垂着白色的质地轻柔的纱质窗帘,玻璃窗顶上的小窗户没有关严,风从外面吹进来,白纱一层层扬起。

  靠窗的地方摆放着一张长方形的黑色木制办公桌,桌上摊着厚厚一层白纸,随着风吹过,许多纸张都被轻飘飘地吹落到地上,散了一地。

  可以猜到,大概从这间屋子的主人离开之后,这里就再没人能进来过。

  这时一张纸被垂落到叶迎之的脚边。他顿了一下,弯下身将那张纸捡起来,然后瞬间愣住——

  雪白的纸张上用黑色笔勾勒着一个人的模样,虽然简单,但也可以看出一笔一划中倾注着画者极大的心血,画者是非常认真地在描摹着画中人的样子。

  而画上的人,是他的阿筵。

  手中的纸无意识地飘落在地,叶迎之弯下身,又捡了左近的几张来看——一张一张,画上的主人公都是同一个人,一眸一笑,或嗔或喜,生动宛然,那都是阿筵在他心目中的模样。

  更让他感到惶惑难解的是,每一张画,都像是出自他的手笔,都像是他的笔迹。

  这里每一张画,都像是他自己画给阿筵的告白。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家有菊花来泡茶、阿诺-lancy、独步看花、黄油脆饼、汤汤、陆扬、小趴、珑俊世界第一甜、今天叶老三掉马了吗、海苔、黄色胶囊、obliviate、安琪莉可柯蕾特、里拉、ltx、可是橘子真的超好吃啊、阿呗、零0lin、bossioari、刺刺酱、呢喃、地瓜酱、loissuna、虹之彼方、okita、宅繁脑洞大如天、pcykhb、无边落木、一朵蘑菇、九年十年、pcykhb、我老公叫陈信宏、九年十年、黑糖麦子、爱凡凡姑娘们的地雷,一个冷不防、可缓缓归矣、南丁红叶姑娘们的两个地雷,花花花姑娘们的地雷和手榴弹,gooee姑娘的火箭炮~

  姑娘们久等了,抱抱抱,爱大家~